暗影諜雲

第五十九章 技術指導(1/1)

將近一個月時間,特務科的九個在編警察,來駐地報到完畢,就到公共租界和法租界進行秘密活動,與巡捕房的那些巡捕們,抽煙喝酒拉關係,秘密商談合作事宜。

手裡有錢就是好辦事,聽到特務科願意給可觀的情報費,巡捕們自然不會拒絕這份收入。

在巡捕房也是分等級的,公共租界和法租界裡麵,英美僑民和法國僑民出任巡捕,工資是最高的,其次是印度巡捕,再就是華人巡捕,最低的是越南巡捕,也就是勉強能夠糊口,勝在工作相對穩定。

現在的華人巡捕的工資是每月三十二塊七毛法幣,越南巡捕的工資是三十一塊五毛法幣,大家相差不多。

特務科說的很明白,提供相關嫌疑人的線索,協助進行監視,為抓捕行動提供便利,但是可以選擇不參加抓捕行動,而且特務科會嚴密保護情報來源。

“我們給的報酬很可觀,巡捕們提供的線索倒是不少,弟兄們分成了四個組,在他們的幫助下日夜輪流監視,目前還沒有發現有價值的嫌疑人,我們的人手還是不足啊!”常偉剛說道。

“隻靠著特務科的人,想要在公共租界和法租界鎖定目標,那就等於是大海撈針,你們的思維就有問題!”

“這樣吧,你把人都喊過來,我給你們做個技術層麵的指導,要學會利用手裡的資源,還是沒明白我製定的策略。”許睿陽說道。

日本人倒是不著急,畢竟才一個月的時間,可是他自己心急!

眼看著汪經衛就要組建漢奸政權了,再不搞出點名堂,丁墨村和李仕群肯定會攫取最大的資源,這對將來的工作非常不利。

特務科是他一手創辦的機構,也是亂局賦予他的機會,務必要做到吃著碗裡,手伸到鍋裡。

趁著偵緝隊還沒有出成績,他必須要有所突破,軍統局雖然一直想要刺殺汪經衛,許睿陽卻認為這件事很難做到。

想要長期潛伏在淪陷區,為組織和軍統局取得重要情報,就得進入到偽政府的核心層,而這一切的前提就是成績!

一個小時後,特務科第一次專業技能培訓開始了。

“不要指望你們自己能在人口數百萬的租界,發現要找尋的目標,我們特務科需要的是擴大情報來源,這件事隻能借助於巡捕的力量,他們對自己管區的人員變化,是最為熟悉的。”

“有些老資格已經在巡捕房工作了十幾年甚至半輩子,每天都在和管區內的人打交道,經驗非常豐富,嗅覺也格外靈敏,尤其是在辨彆身份方麵。他們如果認為一個人有問題,那這個人十有八九是真的有問題。”

“為了鼓勵他們的積極性,從下個月的一號開始,對於那些提供線索多而且主動配合的巡捕,特務科每月發給固定補助,月薪三十塊錢起步,如果表現出色,那就再往上加。”

“要通過一些跡象來推斷懷疑的合理性。不管掩飾的身份有多少,總有一些共同點,觀察的時候要梳理出這些共性。”

“比如,外出或者回家的時候,行為躲躲閃閃很注意觀察周圍情況,比如,不工作待在家裡卻能夠支撐租界的高消費,比如,總是固定出現在一些公共場合,自身卻和這些地方沒有直接或者間接的聯係。”

“特工們在租界都有自己的掩飾身份,有些甚至偽裝成車夫、水果攤販,你們記住,他們的掩飾身份必須是流動性的,固定場所的工作,不利於行動集結,會引起彆人的懷疑。”

“把巡捕們提供的人員做個合集,暗中拍下他們的照片,記錄他們每天接觸的人,每天到的地方,看看有沒有重合的點,特彆是固定時間出現在固定的場所,接觸固定的人,彼此之間卻是表麵上毫無關聯......”

這些重要技能,是許睿陽在警察學校和保安局總結的經驗,之所以傾囊相授,是因為他的定位不一樣。

身為特務科長,除非是特彆的人物,已經不需要親自出馬了,他的責任是徹底掌握特務科,在這塊地盤,就是他的一言堂。

傍晚回到家剛停下車,就看到吳婭清從客廳裡走出來,臉上還帶著笑容。

“睿陽,你看看誰來了?”吳婭清笑著說道。

許睿陽進門一瞧,坐在沙發上喝茶的竟然是宋海峰,他的心也變得格外激動,終於和組織接上頭了。

“老師,您什麼時候來的?”許睿陽放下公文包,坐在了宋海峰的對麵。

“昨天到的滬市,還去警察署找過你,他們告訴我說你在靜安寺附近辦公,成了特務科長。”宋海峰笑著說道。

晚飯是在家裡吃的,師生三個簡簡單單的吃了頓家常菜,吳婭清主動打電話給家裡,要司機來接她。

“婭清可是中央大學的一朵鮮花,沒想到最終還是落在了你的手裡,她現在什麼情況?”宋海峰笑著說道。

作為兩人的老師,他自然知道許睿陽和吳婭清談戀愛的事情,吳婭清雖然出身鹽商家庭,卻是出淤泥而不染,是個很不錯的女孩子,沒有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脾氣,心地很善良,思想是進步的。

“她加入了三青團的外圍組織,以前經常到租界搞募捐活動,我借助美國駐滬總領事館的關係,把她安排到了工部局上班,基本上不參加這些活動了。”許睿陽說道。

“你什麼時候和美國駐滬總領事館扯上關係了?難道你在關外幫助了美國間諜,這種合作關係又轉到滬市了?”宋海峰大為驚訝。

他對吳婭清參加三青團並不奇怪,對方宣揚的抗日救國口號,很容易得到大學生和青年人的擁護,隻是參加外圍組織,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沒有什麼好挑剔的。

“是啊,他們主動來找的我,把關外的合作關係續上了,我現在成了人家的秘密情報員,專門負責調查日本和汪經衛的陰謀。”

“由於聯係不到組織,我不舍得放棄這種合作,而且向美國人透露日本侵略者的情報,也不存在出賣國家和人民利益的可能,我就先答應了,而提供情報的前提條件,自然是得到組織上的批準。”許睿陽說道。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