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諜雲

第五十八章 帝國之花 下(1/1)

南造雲子竟然是在華夏出生的,這倒是個小秘密,難怪執行任務的時候毫無破綻,被譽為是日本特務機構的間諜之花,語言和成長經曆占據了很大的優勢。

其實她的事情,許睿陽也隻是耳聞,據說南造雲子曾經長期潛伏在高官雲集的金陵湯山溫泉招待所,利用自己的姿色,迷倒了很多山城政府的高官,竊取了大量機密情報。

比如山城政府在滬市的軍事防禦機密,軍隊調動計劃等,導致山城政府損失慘重,而且還密謀轟炸了老頭子的汽車。

後來她的行為被察覺,法院判了她無期徒刑,關押在金陵的老虎橋監獄,但是她以美色和金錢,誘使看守幫她逃脫了,來到滬市出任特高課的特一課長。

至於這些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他也沒有任何消息來源,這麼大的醜聞,山城政府也不會嚷嚷的誰都知道。

可是南造雲子能被授予少佐軍銜,在特高課這樣的機構擔任領導職務,也能看出她的厲害,日本軍隊裡沒有女軍人,更彆說是女軍官了。

“要說對付山城政府的特務和地下黨,具有這樣職能的部門太多,陸軍的特務機關、憲兵隊的特高課和偵緝隊、警察署、海軍的情報處和兒玉機關,還有外務省的特高課和外事警察,還不算一些秘密組織,加起來十幾個。”

“如何讓特務科與各部門之間相處和諧,保持最大的獨立性,又能借助各方資源協同作戰,這個題目可不好做。特務科在滬市還是個新機構,處理好人際關係,我感覺要比處理案件更頭疼。”許睿陽說道。

服務員端上了酒菜,這裡的黃酒是非常出名的,兩人更多的是聊天,許睿陽也沒指望用灌酒的方式,從南造雲子這樣的資深特務嘴裡得到情報。

隻有長時間慢慢的接觸,逐步消除對方的戒心,然後從一次次的談話中,才有可能獲取一些信息。

“日本的環境其實也是如此,不但講究個人的表現和能力,還要講究關係和派係,地位尊卑更是重中之重。我為帝國立下那麼多的功勞,為什麼沒能得到天皇陛下授予的勳章?因為我是個女人!”

“皇軍的軍隊係統,除了部分醫護人員留在軍隊,是不允許有女人存在的,而且她們也不是真正的帝國軍人,也就是在特高課這種特殊的機構,才給了我為帝國效命的機會。”南造雲子有些不滿的說道。

這倒是她的心裡話,她自認為能力和智慧不輸給任何一個帝國特工,如果是個男人,這時候早就成為中佐了,憑著她取得的那些成績,肯定會得到天皇陛下頒發的榮譽勳章!

可惜,她是一個女人,能夠成為帝國的軍官,已經是格外破例了,也變相的對她以前的成績,做出了嘉獎。

“雲子小姐,偵緝隊丁墨村的秘書柳妮娜,我感覺到她絕不是尋常女人,也是帝國特工嗎?”許睿陽忽然問道。

這話看似有些唐突,實際上也不算過分,因為他這個特務科長,也是在為日本人效力,而且還顯出了他的專業性。

“許君,你的觀察力和分析力的確很強,沒有怎麼接觸,就憑著感覺,居然識破了她的身份,麵對這樣貌美如花的大美人,保持如此清醒的頭腦,難怪可以為帝國立下大功受到嘉獎。”

“就連丁墨村和李仕群,也被柳妮娜的身體和漂亮臉蛋迷倒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怕是現在還不一定明白。她並不是日本人,隻是被影佐禎昭大佐看重,受到了特務機關訓練的華夏特工。”南造雲子笑著說道。

她喜歡許睿陽這樣的男人,不被美色所迷,始終保持著敏銳的感覺和堅定的意誌力,哪怕是一般的帝國特工,也很難不被柳妮娜所吸引。

原來這個柳妮娜真是個混血兒,父親是商人,母親是俄國的一個風塵女人,她讀過大學,二十一歲的時候,父親因為生意失敗而自殺,母親跟著彆人跑了,她中斷了學業,自甘墮落成了一個青樓女子。

柳妮娜受過高等教育,天生麗質膚白似雪,身材高挑豐滿,特彆是胸部,給人極大的視覺衝擊力,因為在青樓迅速有了名氣,被譽為賽貴妃,也被稱之為花魁狀元!

民國二十四年的時候,影佐禎昭擔任陸軍省駐滬市武官,看中了她的條件,認為非常適合培養成特工,就送她到日本參加了一年的培訓,民國二十五年回到滬市,以高級舞女的身份在租界刺探情報。

她先是參加了土肥圓機關,作為獨立情報員活躍在租界,受到晴氣慶胤的指揮。而後影佐禎昭在民國二十七年的十一月來到滬市,她又繼續跟著影佐禎昭。

晴氣慶胤利用李仕群一夥叛徒,就把她送到滬西憲兵隊的偵緝隊,出任李仕群的秘書,緊接著又當了丁墨村的秘書,實際上是監督他們的行為。

“丁墨村和李仕群雖然貪圖美色,可柳妮娜想要控製這兩人,怕是難度太大,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占了個大便宜。”許睿陽笑著說道。

“你說的很對,晴氣中佐派她到偵緝隊,目的也是監視,隨時掌握他們的動態,要讓我說,這是在浪費資源,如果是我,就讓柳妮娜以潛伏身份待在偵緝隊,那樣還能有點作用。”南造雲子說道。

許睿陽的兩頓飯,吃的是真值,驗證了他的兩個判斷,這是花錢都買不到的絕密消息。

五月初,特務科長辦公室。

特務科駐地的基礎建設已經完成,許睿陽覺得在沒有取得“成績”之前,不易把辦公室裝修的太好,還是用了原來的裝修,連辦公家具也沒有更換。

“科長,我在法租界認識的一個巡捕偷偷告訴我,說福履理路五七零號的一棟住宅,突然出現了日本人和偵緝隊的人,周邊實施了警戒,警務處不讓巡捕靠近,裡麵肯定是住了什麼大人物。”萬學祥彙報說道。

“這些事情你們可以打聽,但是注意保密,趁著現在特務科的經費寬鬆,早點把情報網拉起來,固定自己的內線,是那種可以幫助我們辦事的內線,對了,有沒有找到什麼線索?”許睿陽問道。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