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諜雲

第五十七章 帝國之花 上(1/1)

“局座,天狼星發來密電,日本陸軍省軍務課長影佐禎昭,乘船從日本三池港出發,已經於十六號抵達河內,按照時間判斷,汪經衛大約在月底抵達滬市!”毛仁鳳急匆匆的來到戴立的公館。

“我們的天狼星開始工作了,第一次發報就是重量級情報,你通知河內的行動小組撤回來吧,他們已經沒有機會對汪經衛下手了!”

“電告王天牟,立刻組織滬市區的精乾力量,準備隨時在滬市刺殺汪經衛,還要通知天狼星,密切關注汪經衛的到滬時間。”戴立說道。

刺殺汪經衛,鏟除這個華夏曆史上的頭號漢奸,是老頭子直接給軍統局的任務,做不到也得去做!

雖然都知道這件事的難度很大,可戴立和軍統局並沒有選擇的餘地,反過來說,這也是軍統局的價值所在,老頭子根本就不指望著中統局的特工能做到這件事!

“汪經衛在河內剛經曆過一次刺殺,日本人對他的安全防範措施,一定安排的非常嚴密,滬市區怕是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機會。”毛仁鳳說道。

現在的越南屬於法國人的地盤,日本方麵有勁使不上,所以才給了行動小組機會。但是到了滬市的淪陷區,日偽是壓倒性的優勢,憲兵隊和特務機關肯定要防範軍統局的刺殺。

可想而知,汪經衛在滬市的住處,必然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周圍還會密布各種化妝監視人員,想靠近都是大問題。

“找不到也得去找,我們這次做兩手準備,你等會把戴星秉找來,我打算讓他以特派員的身份到滬市進行潛伏,秘密投靠汪經衛。”

“他以前是改組派的,想必汪經衛對他不會有太大的疑心,隻要發現機會,就直接命令滬市區實施刺殺行動。”戴立想了想說道。

戴星秉,眼下是軍統局的少將,屬於力行社特務處的老資格。

所謂的改組派,是山城政府早期具有較大影響力的一個派係,由陳恭波等人創建,汪經衛和改組派的私下關係很是密切。

戴星秉以前也是改組派的人,借助這層關係,應該比較容易取得信任,因為改組派的創始人之一的陳恭波,是汪經衛的堅定支持者。

為了完成刺殺汪經衛的任務,居然要出動一個少將級的特工搞假投誠,可見戴立已經不惜代價了。軍統局的少將雖然不少,可少將畢竟不是少校,沒到滿大街都是的地步,還是有些含金量的。

“第二潛伏小組來電,許睿陽的女朋友吳婭清,目前是三青團滬市支部的外圍成員,隻負責慈善方麵的工作,比如捐款捐物救濟難民,並沒有涉及到機密事務。”毛仁鳳說道。

“她加入了三青團?說起來這也是我們山城政府的抗日組織,既然不涉及到特務工作,那就暫時不要采取什麼措施了。”

“以後還是要把她正式吸收到我們軍統局的大家庭,逐漸成為天狼星的助手,一個女孩在三青團,能有什麼前途?”戴立笑著說道。

三青團喊出的口號,能糊弄那些愛國的熱血青年,但是糊弄不了他這個軍統局的大老板。實際上,軍統和中統,都在三青團有自己的勢力,隻不過目前來說,做的還不是那麼明顯。

而在三青團的投入方麵,中統要比軍統更有優勢,畢竟中統局屬於中央黨部的情報機構,對青年人和學生格外重視,愛國團體、工廠和學校等,滲透的力度絕非軍統局能夠相提並論。

軍統局發展的主要方向是軍隊、憲兵和警察,屬於軍事性質的情報機構,發展的方向不一樣。

王寶和酒樓。

對於南造雲子的邀請,許睿陽自然不敢怠慢,對方是特高課的女特務軍官,職能又是專門負責對付山城政府特工和地下黨,說是七點,他六點半就到了。

人家請客不過是隨口那麼一說,能來就是給麵子,許睿陽要了個包間,提前點了幾道菜,大約十來分鐘後,南造雲子推開了房間門。

她穿著一件藍色的旗袍,上身還有件外套,進屋後,脫下外套掛在衣服架上,居然是無袖的旗袍,露出了雪白的胳膊,氣質高雅而華貴,也展現出她玲瓏誘人的身體曲線。

“雲子小姐,能和您這樣的帝國美女特工一起共進晚餐,這是我的榮幸!”許睿陽很紳士的為南造雲子拉開椅子。

“許科長太謙虛了,我最欣賞能夠為帝國做出貢獻的年輕才俊,能夠得到天皇陛下頒發的榮譽勳章,就衝這樣的成績,和你一起吃飯是我的榮幸!”

“你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我閱讀過你在滿洲國破案的結案報告,那麼讓人難以置信的情報方式,都被你給發現了,這樣的本事連帝國特工也要感覺到羞愧。”

“許君,我相信在滬市,你會為帝國立下更大的功勞,以後還請多多關照,特高課或許還得沾光呢!”南造雲子笑著說道。

唯成績論!

許睿陽一聽她的話,就知道該如何應對了,這個女人估計對風花雪月的事情沒興趣,是個狂熱的****分子。想要博取她的好感,唯一的辦法就是用能力來征服她,今天之所以能夠平等的坐在一起吃飯,靠的就是在偽滿洲國破獲的兩起間諜案。

“雲子小姐,對我而言,出成績不過是早晚的事情,但目前比出成績更重要的是熟悉環境,搭建自己的人脈關係,可能您會認為我是個俗人,可我認為這是生存之道。”許睿陽端起茶壺,給南造雲子倒了杯茶。

對方既然直白的表示了態度,他也就不謙虛了,想要謀取對方的好感,就得說話有底氣。

看著隻有七分滿的茶杯,南造雲子笑著點了點頭,她是個很注重細節的人,也是看重禮儀的人,自然欣賞許睿陽的舉止。

“其實隻有極少數人才知道,我不是出生在日本,而是出生在滬市,父母是日本僑民,之前在這裡已經生活了好多年,因此,我對滬市的一切都非常熟悉,日語的熟練程度,反倒不如華語更流利。”

“直到參加特務機關的特工訓練,我才有機會回到日本老家看了看,所以呢,對華夏的處世之道,也是深有體會的。”南造雲子說道。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