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諜雲

第五十六章 背後的故事(1/1)

“你說的我也想到了,但關內和關外不一樣,警察係統是憲兵隊的勢力範圍,李仕群想要插手特務科,隻能是名義上監管,實質性的權力還得由憲兵隊說了算。”

“聽你的意思,在這個特務機關裡麵,李仕群這個副隊長的分量,比丁墨村這個隊長還要高一些,副職居然壓倒了正職,這倒有意思了。”許睿陽微笑著說道。

“許先生剛來滬市沒幾天,當然不知道這裡麵的門道,你也不用套我的話,這麼和你說吧,如果不是李仕群主動躲在後麵,丁墨村當不上這個隊長。”

“隻是李仕群以前在中統局,最高也就是個特務室的主任,根本鎮不住特務機關的中統局叛徒,所以目前隻能讓丁墨村做老大,人家才是曾經做過大佬的人物。”

“但新機構成立以後,他是不會讓這種局麵維持太久的,一山不容二虎,許先生站隊的時候可要小心點哦!”柳妮娜笑了笑說道。

經過她的一番話,許睿陽也了解到了一些內幕,對丁墨村和李仕群,有了相對清晰的認識。

最早是李仕群首先當了漢奸,他早年參加過地下黨,還到蘇聯培訓過,民國二十一年的時候,被山城政府中黨部滬市區調查科逮捕,隨即變節投靠中黨部,被任命為直屬情報員,在滬市的公共租界,受丁墨村和唐惠民的領導,編輯一本中黨部的刊物。

李仕群為了得到地下黨的情報,就隱瞞組織自己叛變的事情,地下黨組織為了考驗他,就要他刺殺丁墨村,這也是個地下黨叛徒,民國十三年在滬市加入山城政府中黨部。

李仕群和丁墨村商議後決定做個假象,把中黨部調查科滬市區的區長馬紹武給刺殺了,丁墨村佯裝受傷。

中黨部調查科經過調查,把丁墨村和李仕群扣了起來,丁墨村有中黨部大佬滬市社會局長的關係保著,李仕群就倒黴了,被押到了金陵總部受審。

李仕群的老婆葉寄卿,為了救他,就變賣家產帶著金銀珠寶來到金陵,收買了調查股長馬曉天和行動股長蘇成德,並且見到了調查科長俆恩增,也不知道是怎麼談的,這次見麵後,李仕群隨後就被調到馬曉天的手下做情報員。

七七事變以後滬市淪陷,李仕群、石林森和夏中明等特務奉命潛伏,還當了株萍鐵路特務室主任,李仕群認為日本人必然會取得最後勝利,就偷著跑到了港城,投靠日本駐港城總領事中村豐一,而後被介紹給日本大使館在滬市的書記官清水董三。

接受日本大使館的任務後,李仕群繼續回到株萍鐵路特彆黨部特務室潛伏,在這段期間認識了搜集情報的大特務川島芳子,首次進入到土肥圓的視線。

江城會戰結束後,他秘密來到滬市,被清水董三推薦給了土肥圓,繼而認識了晴氣慶胤,然後掛靠在滬西憲兵隊下麵成了偵緝隊長。

“創業”開始,李仕群就帶著幾個中統局叛徒,日本人也沒有給他太多的幫助,根本就吃不開。

他靠著滬西憲兵隊的關係,首先拜了滬市的青幫大漢奸季雲卿做老頭子,加入了青幫,然後季雲卿介紹了一批地痞流氓給他,這裡麵就有乾女兒佘艾珍和乾女婿吳四保。

李仕群覺得自己在中統局的資曆太淺號召力不行,就把以前的老上級丁墨村請出來,作為偵緝隊的老大。人家當年是和戴立、俆恩增平起平坐的人物,山城政府的少將,影響力自然要大得多。

丁墨村原本是山城政府情報係統重要的人物,可是因為內部傾軋,中統局和軍統局分家的時候,他卻一點好處也沒有撈到,掛著一個少將參議的職務,連日常生活開銷都有些艱難。

更重要的是,他對山城政府的未來很悲觀,早就有投靠日本人的意思了,接到李仕群的邀請,很痛快的答應來偵緝隊,兩人這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我不是要套你的話,而是對丁墨村和李仕群的偵緝隊一無所知,丁墨村的老婆並沒有在偵緝隊,而李仕群的老婆葉寄卿卻在,這是怎麼回事?”許睿陽笑著問道。

“丁墨村的老婆就是家庭婦女,老老實實的在家裡當太太,並不摻和偵緝隊的事情,但葉寄卿不一樣,她是李仕群的智囊,也是唯一能夠影響到李仕群的人,論心腸的毒辣陰狠,李仕群還不如她!”

“有人說,葉寄卿之所以變成這樣,可能和當初救李仕群的時候,陪了俆恩增一晚上有關,所以李仕群對她是疼愛備至百依百順,你在偵緝隊得罪了李仕群都沒關係,但千萬不能得罪葉寄卿。”柳妮娜說道。

許睿陽還真是不知道這個事情,堂堂中統局的副局長,以前叫做黨務調查科長,山城政府兩大特務機關的領導之一,居然把下屬的老婆給睡了,這種德性的人當領導,難怪中統局沒有什麼作為。

“剛才我到重光堂,聽晴氣中佐說,影佐大佐已經到河內去接汪先生了,這樣看起來,新政府成立的時間,估計也不會太遠了。”許睿陽笑著說道。

這次才是真正的套話,他要利用晴氣慶胤的泄露的一點消息,試探一下柳妮娜,他總覺得這個女人的身份不簡單。

在稽查隊,丁墨村沒有支使她端茶倒水,李仕群也沒有,這樣看起來,柳妮娜絕對不是一個秘書。

“晴氣慶胤對你還真是信任,連這麼重要的機密他也告訴你,的確是這樣的,影佐禎昭大佐是四號出發去的日本,彙合了海軍、外務省和興亞院的人,從三池港出發到河內接汪先生回來。”

“十六號的時候,他利用日本駐越南大使館的電台,給晴氣慶胤通報了行程,回到滬市的時間,大概是在月底之前吧。”柳妮娜說道。

她也沒有想到,許睿陽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隻不過是在試探她,就毫無顧忌的把機密說了出來。

許睿陽也搞明白了,柳妮娜和影佐禎昭肯定是一夥的,她在偵緝隊,或許是在監視丁墨村和李仕群。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