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諜雲

第五十五章 走動 下(1/1)

“我沒打算為特務科舉行什麼公開的慶祝儀式,特務機關的性質與政府機構不一樣,格外注重隱蔽性,隱藏在黑暗裡的時間越長,越是不引人注意,越是對工作有利。”

“滬市的局勢不像關外,關東軍的特務機關,憲兵隊的特高課,滿洲國的警察和秘密警察,已經組成了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無論是哪一方的地下組織,隻要敢活動就一定會被發現。”

“我來到滬市才感覺到,工作是束手束腳,警察署的資料儲備太少,又有租界這樣的特殊產物,我們對軍統根本沒有什麼優勢,日本在租界的勢力,還不足以提供必要的條件。”許睿陽搖了搖頭說道。

從偽滿洲國來到滬市後,他的活動範圍非常小,儘可能加深給日本人的好印象,儘量消除在警察署或者是公開場合的痕跡,連特務科也是藏在一家貿易公司內部。

特務機關就要隱藏在黑暗中,這有利於情報工作,也是為了自身的安全,大張旗鼓的搞開張儀式,對許睿陽來說是極力避免的事情。

“事實也的確如此,日本人暫時不想和英美法三國翻臉,借助民國二十六年底的閱兵遇襲事件,插手了公共租界的治安管理,派赤木親之閣下到警務處擔任副總監,即便這樣,也無法幫助我們在租界內公開圍剿軍統分子。”丁墨村說道。

民國二十六年的年底,日軍在公共租界內閱兵,大肆“慶祝占領金陵”的時候,遭到了愛國誌士的襲擊,死傷很多日本人。

日本駐滬總領事三浦義秋,對公共租界工部局方麵施加壓力,在日軍實質性占領滬市的壓力下,公共租界工部局還是退讓了。

民國二十七年的一月份,原來擔任日本駐華參事的赤木親之,調入了工部局警務處擔任副總監,成為公共租界警務方麵的日方負責人。

“要不是丁隊長說起來,我還真是把這位工部局警務處的日本籍副總監給忽略了,抽個時間,得去拜會一下赤木親之閣下。”許睿陽說道。

“那你可有心理準備,這個人高傲的很,是日本的貴族,彆說是你我弟兄,就是影佐禎昭大佐看到他,也得畢恭畢敬。”丁墨村苦笑著說道。

許睿陽看到他的表情,聽到他的語氣,就知道丁墨村和李仕群在赤木親之麵前不怎麼受歡迎。

事實和他猜想的一樣,丁墨村簡單說了說赤木親之的身份,他就知道這個日本人的特殊之處了。

在日本這個等級分明的國家,貴族就是站在雲端上的一群人,赤木親之是從四位勳四等,高等二等官,從四位勳四等等於是貴族男爵,而高等二等官相當於是中將軍銜。

日本官員裡麵高層分為親任官和敕任官,親任官包括內閣首相和大將,需要日本天皇以詔書的形式頒布任命,而且是親自簽字,其次是敕任官,分為一等官和二等官,需要蓋天皇的玉璽。

赤木親之是外務省的外交官員,他以前的職務是大使館參事,級彆僅次於公使,這就是二等官。

說起來這個官職本身並不重要,男爵的貴族待遇,才是赤木親之的資本,隻要不是貴族身份,彆管你是多大的官職,在軍隊有多高的軍銜,天然就低他一等。

為了偵緝隊在租界內的行動,避免遭到警務處的乾預,丁墨村和李仕群,跟著影佐禎昭和晴氣慶胤拜見過赤木親之,但人家根本就無視他們,站了半個多小時,一句對話也沒有。

他們兩個連日語都不會說,想要得到赤木親之的青睞,那是不可能的。

“這種事情很正常,日本人是最現實的,隻要你有成績在手,他們就會高看一眼,如果你拿不出成績,翻臉比翻書還快,關外也是如此。”許睿陽笑著說道。

“汪先生就快回到滬市了,隻要新政府成立,我們的機會就來了,特務機關的操作隻不過是戰術動作,消滅再多的軍統特工又怎麼樣?”

“汪先生對山城政府的號召力我們心知肚明,隻要他登高一呼,有的是人過來投降,到時候我們就會有免費送上門的情報和人才!”李仕群微笑著說道。

這家夥看得夠深,也看的夠遠,將來必然是個大禍害!

許睿陽第一次對李仕群生出了忌憚之心,能在戰略方麵有眼光的人,未來才會做出一番事業,隻不過,結果對國家和人民來說,卻是負麵的。

告辭出來剛要上車,後麵卻有人喊他。

“許先生,你送了一圈紫貂皮,連佘艾珍都有,怎麼就偏偏忘記了我呢?是不是覺得我不夠分量啊?”柳妮娜麵帶笑容站在他身後。

“我可沒有這個意思,送你的紫貂皮就在車的後備箱裡,剛才的場合不對,我也沒拿出來,這樣,馬上也到午飯時間了,我請柳小姐吃頓飯怎麼樣?”許睿陽笑著說道。

柳妮娜的身份是丁墨村的秘書,如果他當眾給柳妮娜紫貂皮,未免會引起一些不好的聯想。

吃飯的地方是王寶和酒樓,以前吳婭清曾經帶著許睿陽來吃過一次大閘蟹,之所以在這裡邀請柳妮娜,表麵看起來是為了足夠的檔次,實際上呢,卻是因為明天晚上,他要和特高課的女特務南造雲子在這裡吃飯。

熟悉環境是特工的本能,也是警察的本能,而他是特工和警察集於一身,對這方麵的重視程度非常高。

四月份並不是吃螃蟹的季節,許睿陽點了幾道紹興菜,比如梅乾菜燜肉、西施豆腐、花雕醉黃魚、清湯越雞等,六菜一湯兩個人吃,簡直有點浪費。

“影佐禎昭大佐和晴氣中佐,已經決定把丁墨村和李仕群的特務組織,撥給未來汪先生的新政府,專門對付華中地區的山城政府特務和地下黨。”

“特務科的職能和未來新機構的職能重疊,按照李仕群的性格,他絕對不能容忍自己的地盤裡有彆的特務機構,等到新政府的新機構成立,他一定會向晴氣中佐提出兼並你的特務科。”

“但你和彆人不一樣,是影佐禎昭大佐從關外邀請來的,又有西義顯閣下的推薦,應該能在新機構擔任一個不錯的職務。”柳妮娜笑著說道。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