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諜雲

第五十四章 走動 中(1/1)

許睿陽補貼特務科經費肯定是真的,但他利用這樣的生意中飽私囊,那也是真的,可這件事誰也不會說破。

全心全意為帝國賣命,有這樣的傻子嗎?哪怕是日本人自己,也不會那麼的清廉,尤其是特務機關和憲兵隊這樣的部門。

崗村適三並不是不喜歡錢,但特高課因為自身工作的特殊性,經費比較充足,不會隨意收受賄賂,這指的是光明正大的索賄,實際上也沒有多少人敢向特高課行賄,躲還躲不及呢!

但許睿陽的錢,那是可以收的,這屬於下屬機構向上級領導送禮,收禮也能說是加深聯係增進感情的必要方式。

拜訪完了特高課,許睿陽來到三浦三郎的辦公室,這可是他巴結的重要人物,但他沒再送人參鹿茸,而是直接給了一個信封,給出的“理由”是,感謝憲兵司令部對特務科的支持。

“許君,你的能力讓我感到驚訝,這麼短的時間就為特務科籌集到了一大筆經費,這也減少了帝國的投入,歸攏了戰略物資的渠道,你做的很好!”

“我會通知各區的憲兵分隊,以後遇到特務科的貨物進出,無需進行檢查,隻要你為帝國效力,未來的前途可以預期。”三浦三郎笑著說道。

而以貪婪聞名的他,收了三千美元的“孝敬”後,當即給了許睿陽承諾,憲兵司令部會給特務科的買賣特殊照顧,在滬市範圍內免於檢查。

換個憲兵隊的司令官,都不像三浦三郎這家夥那麼的見錢眼開,他是日本陸軍憲兵裡的異類,極度的貪財,對付他的最好辦法就是送錢!

重光堂特務機關駐地。

“你有這份心意是好的,這次我就收下了,但下不為例,隻要你把特務科的工作做好,比送我這些東西強得多。”晴氣慶胤笑著說道。

兩盒人參一包鹿茸,外加三千美元,這樣的厚禮他不舍得不收,再說,特務科能做買賣,他是出了大力的,等於是一分報酬,不收白不收!

“這份是給影佐大佐的,不知道我有沒有這樣的榮幸?”許睿陽問道。

他肯定不會把“下不為例”當成是真的,有第一次,肯定就有第二次,到時候連“下不為例”都聽不到,直接就收了,習慣是最為可怕的。

“大佐閣下奉軍部的命令外出執行公務,並沒有在滬市,你送來的禮物,我會轉交給他的。特務科的工作開展得怎麼樣?”晴氣慶胤笑著說道。

許睿陽很懂分寸,給影佐禎昭的禮物,並沒有夾帶著信奉,想要用錢收買影佐禎昭這樣的人物,那會起到反效果。

“屬下慚愧,還沒有收集到什麼有用的線索,特務科現在人手很少,我是寧缺毋濫,這段時間忙著經費和駐地改造的事情,還沒有開始招募新人進行培訓。”

“主要是特警總隊原來對軍統局和中統局方麵,搜集到的資料太少了,兩大租界加起來幾百萬人口,想要靠著常規辦法肯定不行,我現在要求他們每天到租界發展眼線。”許睿陽說道。

他心裡卻在分析晴氣慶胤給出的信息,影佐禎昭不在滬市,去執行軍部的命令了,按照正常的邏輯來說,他的任務是來扶持汪經衛這個大漢奸的新政府,那麼他離開的最好解釋,就是要到河內把汪經衛接到日本。

當然,這隻是他的一種推理,或許日本軍部有彆的指令呢?

光靠著自己想不行,還得有彆的證據來支持這個推斷,要不然沒法彙報,情報工作不能僅憑猜測,差之毫厘謬之千裡!

“你和李仕群他們不一樣,他們原本就在滬市長期潛伏,方方麵麵認識的人很多,加上投靠過來的那些人,各自都有關係,對軍統局的事情相對熟悉,想要找到目標就容易很多。”

“你初來乍到,對滬市租界的情況不熟悉,特務工作千萬不能心急,要循序漸進的來操作,至少要半年甚至一年,才能收到效果。”

“我和影佐大佐都明白你的處境,你不用擔心我們給特務科施加太多的壓力,你這等於是從頭開始,還需要一個過程。”晴氣慶胤說道。

從重光堂出來,許睿陽開車到了憶定盤路九十五弄十號,人參鹿茸隻給了丁墨村和李仕群,吳四保還不夠資格。

這次給葉寄卿和佘艾珍都準備了一包紫貂皮,丁墨村自然也有一份,不過他老婆平時在家裡待著,隻能交給他帶回去。

正所謂是禮多人不怪,接下來自然是喝茶抽煙閒聊天,吳四保雖然沒得到東西,可佘艾珍得到了,他也沒覺得丟麵子,他是個典型的妻管嚴。

“我聽說特務科現在買賣做的很熱鬨,鴻源貿易公司在滬市也是小有名氣了,老弟這些天撈了不少吧?”李仕群笑著說道。

他的確是對特務科的買賣眼紅了,要說貪婪成性,他也是佼佼者。

日本人從這個月開始,每月從江海關的關稅撥給偵緝隊三十萬日元經費,管錢的就是葉寄卿,但他也不敢貪的太多,有丁墨村盯著,有一百多特務盯著,到處都需要花錢。

跟著他混的人,不是叛徒就是地痞流氓,追求的“理想”也很簡單,升不升官是次要的,真金白銀才是主要的,沒錢就沒有權威沒有凝聚力,也彆說什麼戰鬥力。

如果能夠得到晴氣慶胤的支持,利用滬市的資源與國統區搞走私買賣,他相信在短時間內就能腰纏萬貫!

“特務科頂多算是小打小鬨吧,我的胃口其實也不大,隻攔截了一少部分走私商進入滬市的貨物,賺了點差價,那些真正有實力的走私商,我也不敢惹人家,比如青幫老大張驍林,日本人都要給點麵子。”

“即便是得到的一些利潤,特務科這座小廟也留不下多少,大部分都得花出去疏通關係,要不然這買賣做不長。”許睿陽說道。

一聽李仕群的語氣,他就知道對方心裡打的是什麼主意,這種事在滬市很常見,他是無所謂的,不眼紅才是活見鬼呢!

“你的特務科什麼時候開張掛牌?”丁墨村問道。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