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諜雲

第五十三章 走動 上(1/1)

“日本人能給多少錢?”

許睿陽雖然知道豬鬃的價值高昂,是各國爭搶的戰略物資,但具體情況還真是不大清楚。

“至少能給兩千六,如果品質好,甚至可能是兩千八,港城那邊是兩千九百元,人家說了,如果是美元,可以按照一比五的比例支付。”薛鳳才說道。

如果按照美元和法幣一對五的比例,兩千八百法幣實際上就是五百六十美元,要注意,現在是民國二十九年,法幣是民國二十四年的年底發行,也就是四年的時間,跌的幅度還不是很大。

“我來找買家,你拿著嶺南公司的運輸證明,幫著他把貨物運到特務科的倉庫裡,等你們來了,對方的錢也估計到了!”許睿陽說道。

他肯定不會賣給日本人的,這是明顯的資敵行為,他打算賣給美國人,對方財大氣粗出手爽快,而且這樣做還能增加彼此的關係。

特務科剛成立,而且鴻源貿易公司也沒開張,日本人還沒有反應過來,暫時不會盯著不放,這是賺錢的大好機會!

“一百擔大西南來的豬鬃?好,我全都要了,給你六百六十美元一擔,現金交易,我這就派人過去拿貨,以後有這樣的戰略物資,你隻管收,錢不是問題。”加文接到電話,立刻就同意了。

美國政府不但向山城政府大量采購,收購散貨也是重要的渠道,美國軍隊的需求量很大,有多少就會要多少,戰略物資不能用錢來衡量。

一筆買賣不過是兩個多小時的時間,順利完成了交易,許睿陽滿意,客商也滿意,薛鳳才更滿意。

以五百六十美元作為基礎來計算,需要支付給客商四百四十美元,許睿陽給薛鳳才的報價是利潤一百二十美元,他每擔能夠拿到兩成,就是二十四美元,隻是一筆交易得到的分成,就拿到了兩千四百美元。

而剩餘的每擔九十六美元,外加美國人增加的一百美元,將近兩萬美元,全部落到了他這個科長的手裡。

隻是,山城政府對豬鬃查的很嚴,想要走私這麼多貨物,實在是不太容易,這種機會太少了。

“記住,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準對第三個人泄露隻言片語,要被聽到什麼風聲,你知道後果!”許睿陽說道。

“科長您放心,您是我的老板和財神爺,這樣的事情我連老婆都不告訴,以後我覺得還是要弄點黃金,那玩意比美元還好使。”薛鳳才點頭哈腰的說道,他被這筆錢刺激壞了。

日軍對國統區實施封鎖策略,滬市的物資外運要遭到憲兵隊嚴格的檢查,但是特務機關的貨物,憲兵隊就不管了。

轉眼就是半個月時間。

許睿陽這家夥不擇食,隻要能夠賺錢的買賣,他就大魚小蝦一起撈,半個月下來,也在滬市的走私圈子裡打出了一點名氣,主動登門的客商也不少,零零散散的加起來,倒是賺了一大筆錢。

高價值的賣給美國人,體積大價值小的就給日本人,他總得給晴氣慶胤一個說法,拿著特彆通行證,不是讓自己和美國人做買賣的。

戰爭期間隻要有物資有運輸渠道,那和坐在家裡收錢沒什麼兩樣,可這些錢,是他用來搭建人脈關係的,大部分需要送出去,還要給組織留一部分作為經費,真正自己手裡花的很少,他也不缺錢。

“春風化雨!”

正打算睡覺的許睿陽,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對方張嘴就是四個字。

“潤物無聲!”許睿陽說道。

這是軍統局給自己的聯絡暗語,這就是說,軍統局派人來和自己接頭了!

“披荊斬棘!”對方說道。

“忠肝義膽!”許睿陽說道。

“電台和資金就在你家西北牆角,暫時不設上線,你用電台和局本部聯係,二十四小時有人值班,我走了!”對方說道。

許睿陽出門到了後院,在西北牆角發現兩個黑皮箱子,拎在手裡沉甸甸的,回到書房打開一瞧,是兩部電台,一本密碼本,兩千法幣的經費,還有一萬美元的現金,這是蔣總裁給他的獎勵。

而接到電台第二天的時候,馮啟東托人送來的人參、鹿茸和貂皮也到了滬市,先是送到警察署,接著送到了特務科。

手裡有了東西,許睿陽馬上就開始送禮拉關係,人參鹿茸送給男人,貂皮送給女人,這都是關外珍稀的特產,在識貨的人眼裡,分量的確不輕!

事實上哪怕是日本女特務,對貂皮這樣的東西也沒法抵抗,南造雲子就對許睿陽送的一包貂皮非常喜歡,迷人的笑容看的人眼暈,看起來愛美之心,鬼子也有啊!

“謝謝許君的珍貴饋贈,今天我還有事情,明天晚上請你吃飯作為答謝,七點鐘,就在王寶和酒樓吧,希望許君能夠賞光!”南造雲子笑著說道。

王寶和是滬市一家的著名酒樓,始建於清朝,以大閘蟹和老酒享譽百年,民國二十五年剛搬到四馬路。

“承蒙雲子小姐邀約,我當然要準時赴約!”許睿陽說道。

而崗村適三則是看著兩支野山參和一袋鹿茸,還有一千美元,感到非常的滿意,打算把這些珍貴的滋補品送回日本老家。

“許君,非常感謝,這可不是一筆小錢,聽說許君成立特務科後得到晴氣中佐的關照,在滬市開辦了一家貿易公司,似乎生意做得很不錯嘛!”崗村適三先是鞠了一躬,然後笑容滿麵的說道。

鴻源貿易公司的事情,肯定瞞不過他這個特高課長,但他覺得無所謂,要是不給投靠帝國的人一些好處,人家憑什麼為帝國賣命?

“我隻是靠著帝國的支持,利用那些從國統區來的走私商人,賺取一些差價而已,目的是補貼特務科的經費,新機構剛剛成立,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許睿陽說道。

“以後走貨的時候遇到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憲兵隊的關係我來幫你協調,即便你不做,這些錢也會落到那些走私商人手裡,還不如用來給特務科做補貼。”崗村適三點了點頭說道。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