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諜雲

第一章 突發事件(1/1)

民國二十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傍晚,偽滿洲國新京。

大雪連續下了兩天還沒有停,路麵上的積雪達到了兩尺多深,而且北風呼嘯,空氣異常潮濕而寒冷!

新京警察廳下屬新區警署的巡警許睿陽,騎著一輛破舊的自行車,在雪地裡歪七扭八的行進著。

厚厚的警用棉大衣,根本抵禦不住吹來的寒風,雪花被風吹到臉上,居然有些隱隱作疼,視線受到了嚴重阻礙。

周圍是偽滿洲國官吏和日本職員,以及普通日本人的居住區,也被稱作是新區,屬於二級區。

這裡的生活設施非常完善,家家戶戶都鋪設了暖氣,提供了電力和煤氣,尋常華夏老百姓是沒資格在這裡住的。

平時大街上來往的人很多,但今天無論是酒館還是餐廳,又或者是商鋪,一個顧客的影子也看不到。

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溫呢,風雪沒有消停的跡象,如果不是實在沒有辦法,誰也不想在這種鬼天氣出門。

許睿陽雖然當了大半年的正式警察,可說起來還是新人,每天的任務就是在這一片巡邏。

警署裡麵有點資格和背景的警察,誰也不願意來這裡執勤,日本人打罵滿洲國警察是常有的事情,特彆是那些日本浪人。

這個警區隻有兩組人,上午一組下午一組,每組兩個人,今天湊巧同伴有事請假了,就是他自己值班。

他也沒那麼傻,下大雪刮大風的時候還工作,中午吃完飯來到自己的管區,就鑽到一處熟悉的雜貨鋪,與日本老板喝茶抽煙,閒聊了大半個下午。

估計因為他是警察,而且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所以才被高看一眼,換個普通的老百姓,想要買東西都不賣給你!

就算是這樣,管區內可以聊天的日本人也不多,做巡警一年多時間,許睿陽和同伴經常來這裡抽煙喝茶。

巡警偷懶那是常態,騎著破自行車到處轉,那不是犯二嘛!

快到下班的時間,許睿陽才慢悠悠的返回警署,還買了兩包日本煙,這是為遇到日本憲兵準備的,主動給這些傲慢的禽獸遞煙,可以少挨罵。

“啊......快放開我......你們這些帝國的敗類......”

忽然,隨著風聲,前麵傳來了女孩子的尖叫聲,隨後聽到她在用日語斥責什麼人。

找她麻煩的應該也是日本人,要不她怎麼說帝國敗類呢?

日本女人遇到麻煩,許睿陽立刻就不想理睬了。

新京的老百姓,天天遭受日本侵略者的壓榨荼毒,既然是日本人的事,自己跟著瞎摻和什麼?

更為重要的是,他的身份不僅僅是個巡警,還是日本人欲殺之而後快的地下黨成員!

他的任務是,利用特殊渠道以巡警身份在警署長期潛伏,通常這叫做休眠狀態,如果上線沒有主動喚醒他,他和彆的巡警沒有兩樣。

地下黨的情報工作,向來是單線聯係,他不能和新京任何的地下黨組織私自接觸。這將近一年的實際工作,多次參加圍剿地下黨的行動,眼睜睜的看著同誌們遭受屠戮,他的心在滴血!

隻不過,他來新京的時間還短,普通的巡警沒資格接觸絕密情報,也不能主動向當地的地下黨組織預警,一是紀律不容許,二是他沒有接觸的渠道,自從加入警署,上線就沒有和他聯係過。

騎著車繼續往前走,許睿陽看到一處院子的牆角邊,兩個喝醉的日本浪人正在糾纏一個姑娘,拖拽著要把她帶到什麼地方。

而旁邊的地麵上,還有一件名貴的貂皮大衣,還是紫貂皮的,從這點看,她的家境應該很不錯。

日本浪人在許睿陽的眼裡,就等於是徹頭徹尾的人渣禽獸,他們在華夏的土地上橫行霸道為非作歹,簡直把壞事都乾儘了!

仔細瞅了瞅女孩,他停下自行車,匆匆忙忙的跑了過去。

為什麼改變想法呢?

因為他發現這個日本女孩穿的西裝套裙,左胸口有個標誌,是臭名昭著的滿鐵,也就是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的標誌。

日本浪人估計是喝醉了酒色迷心竅,要是在正常的情況下,他們再作死,也不敢招惹滿鐵這個龐然大物。

而鑒於滿鐵在關外的特殊性,加上這個女孩的家境很好,就值得出手一次,他在新京沒有任何可以借助的力量,隻要有可能,他必須抓住機會。

“我是新區警察署的警察,你們馬上放開這個姑娘,否則我要喊憲兵了!”

許睿陽大聲叫著,很是“英勇”的衝到三人麵前,伸手把兩個人渣給扒拉到一邊。

在滿洲國混,特彆是警察這個職業,不會日語是混不開的,為此,他在警察學校接受訓練的時候,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現在如果不是穿著警服,連日本人交談的時候,也難以辨認他的身份。

日本人居住區,自然有日本憲兵的執勤崗哨,甚至還有關東軍的堡壘,一旦許睿陽吹響了警哨,很快就會趕到這裡來。

如果是日本人欺負華夏人,日本憲兵肯定不會管,但是日本人欺負日本人,憲兵是必然要管的。

“你這個下賤的支那人,敢管我們日本人的事情,趕緊滾的遠遠的,當心明天巡邏的時候殺了你!”一個日本浪人發出了恫嚇。

在他們的眼睛裡,一個華夏人,一個滿洲國的小警察,那屬於被踩在腳底下的類型,日本人才是關外這片土地的主宰!

“你不用怕他們,我是滿鐵總裁的記錄員井上晴香,隻要你救了我,明天我請總裁收拾他們!”日本女孩趕緊說道。

她緊緊抱著許睿陽的胳膊,臉色有些驚恐導致的蒼白,還真擔心許睿陽被兩個混蛋給嚇走了。

在她的意識裡,滿洲國的警察不敢得罪日本人,為了打消許睿陽的顧慮,直接就把自己的身份說了出來,滿鐵總裁在滿洲國也是實權人物。

“你先跑遠一點,我攔著他們,一會我就追上你了,他們喝醉了酒,跑不快的!”許睿陽推開她說道。

叫井上晴香的日本女孩倒是聽話的很,撿起自己的貂皮大衣,也顧不上穿,急忙向遠處跑去。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