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葉蝶雙麵諜

第十八章 零落成泥 落幕(1/1)

方適卓收起了槍,見景瑞緩緩走來,早就聽說這個女人跟良王的關係不尋常,問道:“怎麼。良王是來護短的嗎?”

隻見景瑞慢慢走上前來,麵容冷峻仿佛籠著千年冰霜。

“本王府上的人,做錯了事情,當然要本王處置。”景瑞冰冷鏗鏘的聲音,仿佛每個字都透著不可置疑的力量。

“做錯了事情,良王說的輕巧。這個人殺了我的一雙兒女!”方適卓仿佛用儘了全身的力量在咆哮,眼睛裡沁著的每一根血絲都好似逼到張狂的烈焰。

“本王知道。”依然是波瀾不驚卻又不可置疑的語氣。

此時的景瑞已經走到了方適卓麵前,背對著苦葉兒道:“如若方將軍想阻攔,那本王就真的要護短了。”

然而此刻的方適卓愣住了,讓他愣住的不是景瑞的話,而是他看見身後的苦葉兒悄悄地拔下了頭上的葉形金簪,正舉起向景瑞身後刺去!

“良王小心!”方適卓驚呼道。

景瑞一驚,猛地一回頭,隻見苦葉兒正拿著那枚簪子刺向他!

景瑞本能地一檔,回手一推,那枚簪子在眾人的注視下插入了苦葉兒的胸口……

小時候聽老人說,人死的時候,自己的一生中重要的片段會再次浮現在眼前。

此刻的苦葉兒,好像已經感受不到胸口的刺痛,惟有眼前的過往,在腦海裡越來越清晰。

景瑞曾說,她是他的枯葉蝶,蝶翼兩麵,不同的色彩。

如今她明白了,枯葉蝶,雙麵諜……

所以,景瑞給她的那瓶釋毒,就是引起這場殺戮,這場動蕩的火苗。

所以,織月並不是什麼越王的另一個細作,而是景瑞派來作為一個推波助瀾的工具。

所以,景瑞即便發現了苦葉兒在方慕錦的洗腳水裡動了手腳,卻沒有反應。

因為即便是景瑞奪嫡,方慕錦也不能有孩子。一朝天子有一朝臣,新帝登基之日,便不會允許這個先帝重臣依舊掌權。苦葉兒也算是無意中幫了他。

所以,那個萬花筒會在方慕錦的房間裡。

三年前苦葉兒生辰那日,她麵對他的情話曾問過他:“九皇子這話可是真心。隻恐葉兒還未等到張開蝶翼那一天,您的心就跑到彆的姑娘那去了。到時候,彆說您的心,恐怕著萬花筒都得到彆的姑娘手裡去。”

他答說“怎麼會,要是真有那麼一天,你就殺了那個女人,我絕無怨言!”

原來,這竟然是一個暗示。

曾經的懷疑如今已經有了明確的答案。今日,苦葉兒終於篤定了自己在景瑞心中的價值。就像苦葉兒曾在木羨閣同景瑞說的那句話:“你騙不了我,我也騙不了你。”明明心知肚明,卻到最後一刻才願意堅信。

所以說,景瑞啊景瑞,你到底是幾分真心幾分假意。又是怎麼確定苦葉兒會舍棄一切幫你把謀局謀劃得圓圓滿滿……

枯葉蝶最終還是沒有張開蝶翼,漏出繽紛的色彩。

她從頭到尾都是枯葉的樣子,最終也會像枯葉一樣;

零落成泥。

…………

落幕

大戲落幕,沒有人記得最後是誰收拾了滿地的殘局。

沒有人注意到,公務纏身的良王某日突然不知為何派了手下去抓了一個江湖郎中,眾目睽睽之下,王爺手裡摩挲著一個寶藍色的小藥瓶,命人將郎中杖斃。郎中惶恐地哭喊著,好像在喊:“小人無意隱瞞,隻是王爺沒問靈藥的其他功效啊!”

沒有人注意到,王爺書案的抽屜裡,一直放著一個帶著裂痕的萬花筒。府裡的老嬤嬤記得,這個萬花筒是王妃纏著王爺討了好久才討來的不值錢的小物件兒。如今不知為何,又回到了王爺這裡。

更沒有人注意到,王爺命人悄悄地每年都會給城郊的一家農婦一些錢,送錢的小廝對老人說,這是織月姑娘的月曆……

一年後,良王妃方慕錦因滑胎,憂思成疾,香消玉殞。

三年後,方適卓上書參奏越王景琪,樁樁件件,十惡不赦。越王被革去爵位,貶為庶人,畫地為牢,幽禁越王府。立良王景瑞為太子。

四年後,皇帝駕崩,太子繼位。

同年,方適卓交出兵權,告老還鄉。

新帝臨朝,體察民情,推行新政,輕賦稅,責庸臣。一時間百姓豐衣足食,國泰民安。

而近日,後宮卻顯得有些讓人心驚膽戰。

兩位位分稍低的嬪妃正在禦花園涼亭裡緊張兮兮地討論著什麼:

“聽說了嗎?昨日最受寵的婉貴妃在禦書房被皇上賞了一巴掌打入冷宮了。”

“可不嘛?要說盛寵不衰,她可算是咱們後宮第一人呢,咱們平時羨慕的要死。怎麼突然說倒就倒了?”

“聽禦書房的宮女說啊,是因為這個婉貴妃在禦書房看到一枚葉子形狀的金簪。這人受寵慣了,看著精致,就向皇上討賞。皇上不應,她就撒嬌,沒想到皇上突然暴怒,抬手就是一巴掌,然後命人把婉貴妃打入冷宮。這次,婉貴妃怎麼求饒皇上都沒心軟。”

“不會吧?因為一枚簪子……”

“是啊,沒進宮前,就聽聞說伴君如伴虎,如今,咱們算是見識到了。”

“可不嘛,以後啊,咱們發簪儘量挑著雕花兒的戴,可得避開什麼葉子……”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