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葉蝶雙麵諜

第十六章 殺人(1/1)

方知榮的唇瓣在苦葉兒的脖頸間遊離,雙手不安分的撕扯著衣帶。

身下的苦葉兒目光呆滯的樣子,眼睛裡卻不自覺地模糊了起來,她悄悄地抬起了手臂,拔出了枯葉蝶發簪,看向天花板的目光一凝,手裡的簪子瞬間穿透了方知榮的脖頸。

血是熱的,噴灑在苦葉的麵頰與胸前。

苦葉兒動作乾淨利索,三年在諜營中的訓練,今日第一次得到最好的發揮。動作快到方知榮絲毫未察覺,連喊一聲都沒來的及,隻是瞪著一雙不可置信的眼睛,死不瞑目。

苦葉兒深吸了幾口氣,血腥味意外地讓她感到精神。她稍稍一用力,掀起了壓在自己身上的屍體。

接著,她拿起了茶案上的茶壺,往地上猛地一擲。

“嘭”的一聲,門外的守衛聽到了陶瓷摔在地上碎裂的聲音,麵麵相覷後剛闖進門,可是還沒來得及看看屋內是什麼情況,迎麵就飛來了兩篇茶壺的碎片,直接插進兩個門衛的喉嚨。

半個時辰後,方慕錦聽聞兄長去了苦葉兒的房間,心裡一驚。連忙由秋雲攙扶著起身趕來,因為害怕被人看到不該看的,她命令郎中及護衛們在自己的守著,不得跟過來。

一進門便是迎來兩片飛來的瓷片,一片直接射入秋雲的脖頸,血流噴湧,一片射中的方慕雲的穴位,瞬間讓她動彈不得。方慕錦立在原地,看著血泊中的兄長和一身血的苦葉兒,頓時憤怒與恐懼一齊湧上來。

“你若是殺了我,王爺不會放過你,我肚子裡可還懷著他的骨肉。”方慕錦看著殺紅了眼的苦葉兒,想著苦葉兒可能並不知道孩子已經沒了,便借著這個由頭威脅道。

“嗬嗬嗬,苦葉兒冷笑:“你覺得你的骨肉能順利降生下來嗎?”

方慕錦聞言一驚,“你什麼意思?”難道消息已經傳到她耳朵裡了?

“王妃,妾身自入府以來可是本本分分啊,每天伺候您洗腳,每天親自摘的玫瑰花瓣多香甜,但是您沒覺得,妾身調製的精油更加香甜嗎?”隻見苦葉兒起身,繞著不能動彈的方慕錦,緩緩地道。

方慕錦猛地瞪大了雙眼,詫異地看著苦葉兒。

“沒錯,我在精油裡摻雜了紅花,常年累月下來,足可以讓您懷胎必死腹中。當然,還多虧了您的配合,在苦葉兒禁足期間,依然讓我為您摘花燒水,要不然,妾身還真是保證不了藥效……對了,還有那日,我在您的玲瓏閣內燒洗腳水。燒出的水蒸氣王妃沒少吸入吧?這不,藥效會更明顯呢……”

聽了苦葉兒的話,方慕錦頓時覺得肚子一陣疼痛,也不知道是方才的驚嚇,還是滑胎後的正常反應,亦或是被苦葉兒言語刺激產生的心理作用。

方慕錦汗如雨下,咬著牙,卻絲毫動彈不得。她看著苦葉兒咬牙切齒地道:“你果然是越王的細作。”

苦葉兒依舊冷笑地答:“你說的對,但也不對。我是越王派來的細作不假,但是在你的洗腳水裡下毒,並不是越王的安排,而是我自己……”

苦葉慢慢地走到了方慕錦的麵前,看得汗如雨下,痛的猙獰麵容蒼白的臉,狠厲地道:“給你下毒,是因為我恨,我恨為什麼我與景瑞兩情相悅,卻因為出身卑微不能相守。我恨為什麼當我再一次回到他身邊時卻要被你不斷地折辱!我恨為什麼你能為景瑞生兒育女,而我卻陰差陽錯成為了間諜不被允許生育!所以,我怎麼可能會讓你有孩子?哈哈哈……”說著,苦葉兒笑了起來,明明是在笑,臉上卻淚水連連,瘦削的麵頰變得猙獰嚇人。

“你……你不得好死!”方慕錦顫抖地說道。

苦葉兒深吸了一口氣,又換了一副淡然的模樣,幽幽地道:“也許吧。也許這次你說對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