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葉蝶雙麵諜

第十四章 審問(1/1)

另一個房間的方慕錦在郎中的救治下睜開了眼。醒來的她隻覺得渾身發冷,腹部陣痛。她惶恐地看著四周的人,兄長親切地上前來“錦錦,你醒了。”

而身旁的郎中卻低著頭,秋雲也在一旁抽泣著,哭紅了眼睛。

“孩子……?”方慕錦虛弱地張開了口,好像拚儘了所有的力氣才從嗓子裡擠出這兩個字。

“妹妹,孩子將來還會有的。”方知榮安慰道。

刹那間,五雷轟頂!

隻見方慕錦淚水已決堤,但是好像已經失去了發泄咆哮的力氣,隻剩下了絕望的眼神和顫抖的身體。

“是她,一定是她。是那個苦葉兒把我推下去了,我要殺了她。”方慕錦每一個字都說的十分艱辛,一邊說著,一邊掙紮著起身。可是此刻的她哪有力氣。

秋雲和方知榮連忙上前穩住激動萬分的方慕錦。

方知榮道:“動手的不是苦葉兒,是她身旁的婢女,織月,我已經派人去追了,放心,跑不了。”

方慕錦聽後先是一驚,然後一聲冷笑道:“怎麼,兄長覺得此事與那苦葉兒沒關係嗎?看兄長的樣子莫非對那苦葉兒一見傾心?”

方知榮聽到妹妹的問話,不自主地躲閃了目光,嘴上還否認著:“妹妹莫要胡說,為兄隻是就事論事。”

“就事論事?哈哈哈……”方慕錦苦笑著,“這個苦葉兒真是好本事啊,把王爺迷得神魂顛倒不說,如今兄長您隻見了她一麵,就開始維護她,你心裡倒是有沒有我這個妹妹?咳咳……”說著,方慕錦的情緒越來越激動,乾咳了起來,秋雲連忙上前,摸著她的胸脯為她順氣。

見方知榮不說話,方慕錦繼續質問道:“兄長,慕錦曾與您知會過,苦葉兒的酒裡要下蒙汗藥,今日兄長為何沒有下手?”

對啊,為什麼在方慕錦一再眼神示意下,方知榮都沒有下手呢?方知榮自己也一時給不出一個正解。

是因為看到苦葉兒清瘦秀氣的臉被一眾人灌得通紅時心生不忍嗎?是在剛見到這個女子就覺得氣質不俗而不自主的傾心嗎?還是因為自己從心底就覺得這種手法是一種極其低級下三濫的手段,而不願采用呢?

方知榮一時思緒紛飛,不知如何作答。

看到兄長的反應,方慕錦全當時默認,隨即閉上了眼睛,認淚珠滑下,不願意在看方知榮一眼。

這時候,門口有人輕聲進來,對著方知榮悄悄說了幾句話。方知榮點頭示意,那人便小心翼翼地退了出去。

方知榮看著閉著眼渾身顫抖的妹妹,心裡泛起陣陣心疼。“妹妹,推你下水的織月已經被抓到了,為兄這就去審問她,為你討回一個公道。”說著,轉身離開了房間。

隔著一個回廊的另一個房間,織月渾身濕透,頭發淩亂地滴著水,被五花大綁地禁錮在了一把椅子上。

此時的織月已經是一副筋疲力儘的樣子,仔細一看還可以看到肮臟臉上有著大片的淤青。最最不同的是,她的目光一改往日的怯懦,變得淩厲萬分,盯久了不禁讓人心生畏懼。

“說,是誰指示你的?”方知榮抑製住心中的火氣問道。

“嗬,沒人指使。是奴婢自己想這麼乾的。”麵對方知榮,織月無論是表情還是語氣,都顯得無限輕蔑。這讓本就震怒的方知榮更加怒火中燒。

隻見他一個健步上前,一抬手,“啪!”的,一個響亮的耳光,織月本就淤青的臉上又漸漸腫了起來,嘴角也慢慢流出了一絲鮮血。

“你最好老老實實交代,免得受皮肉之苦!”方知榮威脅道。

織月扯了扯帶血的嘴角,道:“怎麼,方大人不信?方大人也不想想,我們家主兒天天被王妃欺負,做奴婢的,能不心疼嗎?忠仆護住,就憑這一點,大人不覺得該稱讚我一下嗎?哈哈哈……”

“滿嘴胡言!”方知榮怒道。“來人!”

一聲令下,門外一護衛進入,遞進來一柄鋼刀。

治月見狀,看著一臉怒氣的方知榮笑了笑,笑得一臉釋然……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