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葉蝶雙麵諜

第十一章 釋毒靈藥(1/1)

路上,苦葉兒慢悠悠地走著,一邊走一邊籌劃著。方慕錦絕不會無緣無故的請她赴什麼宴。事情恐怕會有蹊蹺。她看著身旁的織月,隻覺得這丫頭真的是越來越膽小了,平日裡都不怎麼抬頭,不知道的以為小小年紀便駝背了呢。

想到明日萬一有什麼變數,這丫頭恐怕也幫不上什麼忙,弄不好還會拖自己後腿。便和她說:“明日你稱病告假吧,不要跟我去了。”

織月一聽立馬慌了,忙道:“主兒,您可不能丟下奴婢。明天極有可能是王妃的鴻門宴。這個時候奴婢不能不在您身邊。”

隻見織月難得抬起頭,語氣決絕。一雙杏眼目光怯懦卻堅定。

苦葉兒見狀,心想也罷。織月雖膽小,但好在一直也算忠心。自己若是出事了,她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不如共同麵對吧。

到了木羨閣,守門的小丫頭便輕聲提示,王爺在裡麵等候多時了。

三個月未見景瑞,苦葉兒微微有些緊張。一進門,便看見景瑞坐在茶案旁,一隻手握著茶盞送到了嘴邊,另一隻手握著一個寶藍色的小藥瓶。

“王爺今日好興致,來看妾身了?”苦葉兒走上前來語氣冰冷地問道。

“葉兒,王妃說,明天想邀你去赴宴遊湖。這個是我從江湖郎中那得來的靈藥,名喚釋毒。據說服下可養身,若是中毒,無論何種毒,都會在體內被稀釋到三成毒性。”說著,景瑞看著苦葉兒清瘦的小臉兒,目光中透著小心翼翼。繼續道:“明天臨行前服下吧。以你現在的武功,如果有人明著害你,你完全有能力逃脫。但是如若有人來暗的,這瓶藥多少能幫到你。”

苦葉兒看著景瑞擔憂又小心翼翼的目光,苦笑道:“既然王爺懷疑這是個鴻門宴,為什麼不直接阻止妾身不要去呢?”

景容一怔,垂下了眼眸,“設宴的人是方知榮,三個月前他來府上已經對你不滿,如今本王若是再明著護著你,這人若是狗急跳牆,本王沒有信心能護你周全。”

苦葉兒明白,景容當然沒有信心,他的信心,已經被三年前的變故磨沒了。生在帝王家,擁有著與生俱來的榮耀與富貴,但是偏偏在想要保護的人身上,往往是那麼無能為力。

曾經對她一心一意的景容做不到,如今將他的萬花筒轉送給彆人的景容,她憑什麼覺得自己可以指望他做到。送來釋毒靈藥,已經算是仁義了。

苦葉兒握著寶藍色的藥瓶,輕輕地應了一句“好。”

翌日,苦葉兒早早地梳洗打扮,穿了身水藍色長裙,頭上戴著那枚金葉發簪,金飾映著瑩白的膚色,顯得麵容更加清秀。服下了景瑞給的釋毒靈藥,便戴著織月一起出了門。

苦葉兒跟著方慕錦及一眾婢女坐著王府的馬車來到清月湖畔,湖中荷花開得正盛,荷葉間隱約還能看到蓮蓬。一下馬車,就有方家的家丁前來引路。方慕錦有孕在身,身子精貴。被一眾人攙扶著上了岸邊的烏篷船,苦葉兒與織月緊隨其後。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