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葉蝶雙麵諜

第二章 細作(1/1)

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良王景瑞,正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白袍玉帶,玉樹臨風。在苦葉兒這個仰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景瑞下顎精致的下頜線。麵無表情的他,讓本來潮濕溫熱的空氣滲入了一絲森冷。同時,可以看到王妃方慕錦的臉上也蒙上了一絲尷尬與不知所措。

景瑞垂下的眼眸淡淡地掃過了摔在地上的苦葉兒,苦葉兒一抬頭,正好與他的目光撞了個滿懷。

苦葉兒不由自主地張了張口,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她不知道此刻該說些什麼,也不願自己在他的麵前這麼狼狽。

無言中,心裡偷偷地萌生了一個疑問:“看到這樣自己,他會心疼嗎?”

“送你家主子回木羨閣。”景瑞朝著身後唯唯諾諾的婢子織月吩咐道。

麵容冷冷,語氣淡淡,仿佛感受不出任何情緒。

婢子攙扶著苦葉兒回到木羨閣,一路上,她想著剛剛仰視著的冰冷的臉,一時覺得心口好疼……

苦葉兒離開後,玲瓏閣的空氣又驟冷了幾分。

“剛剛王爺也看到了,能禁得住親身的那一腳,恐怕這個苦葉兒內功深厚。”方慕錦先發製人地講道。

“所以呢?怎樣?”依舊是毫無波瀾的表情,毫無波瀾的語氣。

方慕錦一時心裡著急了,連忙道:“王爺還是不願意相信她就是越王派來的細作嗎?”

“王妃多慮了,苦葉兒從小在戲班長大,唱念做打都要練,還要天南地北地闖,會些功夫也是正常。”

“王爺,現在真是太子空懸的敏感時期,這個女人的突然出現太過蹊蹺,王爺不得不防啊。”方慕錦連忙說道。

“苦葉兒的為人本王知道,謝王妃提醒了。”景瑞的語氣依然冰冷。

“可是……”

“不用可是了,王妃早些休息吧。本王還有一些公務要處理。”說著,轉身離開。

景瑞的腳步匆忙,匆忙到不願去理會身後被踢翻的水桶的聲音,以及方慕錦捂著腳吃痛的呻吟。

“王妃,王爺往木羨閣方向走了。”秋雲回來稟報道。

方慕錦聽後,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的樣子:“王爺果然是被狐媚子迷了雙眼。正是太子之位空懸待補的敏感時期,竟然還上演了酒局遇故人的戲碼。越王這麼明顯的圈套,為什麼王爺就看不出來!”

身旁的秋雲眸光一轉,答道:“聽說這個苦葉兒是王爺十四歲時喜歡上了一個進宮唱戲的戲子,後來遭到了皇後娘娘的反對,被人秘密毒死送進了亂葬崗,這丫頭命大遇到高人,解了身上的毒救了下來。一晃三年,杳無音訊。不知怎地,在越王壽宴上突然作為王府藝妓的身份冒了出來,還被慷慨相贈。娘娘,這是越王在咱們府上埋的一枚火藥啊。”

“火藥!本宮也知道是火藥!可是王爺性子太過純良,終究是不相信本宮,本宮能怎麼辦?”

隻見秋雲莞爾一笑,嬌小的唇瓣湊到了方慕錦的耳旁:“王爺不信,那咱們就設個局,證明給他看……”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