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第784章 沒失憶,沒任何好感(1/1)

第784章沒失憶,沒任何好感

“……”安憶頭疼地扶額,她忍不住問了句,“你是不是沒失憶啊?”

北辰皓輕笑,“我要是真的沒失憶,那就好了,你還是好好的珍惜現在吧,指不定我恢複記憶了,你這輩子都不可能再見到我了。”

“你……你混蛋。”每次聽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她都得被氣得半死,說話真是一點兒也不中聽。

“嗯,是混蛋。”他的聲音開始變小,看樣子的確是有睡覺的意思。

她心中歎了口氣,這家夥什麼時候才能恢複記憶啊,真是的,沉死了!

……

接近下午四點鐘的時候,安憶被溫父約了出去,安憶小心翼翼的離開北辰皓不讓他醒來,隨意的化了淡容拿著包包便離開了酒店,在保鏢的陪同下來到了茶館。

來到包間前,一名保鏢仍然跟在她的身後,敲了門聽到裡麵的吩咐,安憶這才非常有禮貌地走進裡麵,溫父剛開始臉色冷淡,但看到她身後的保鏢之後,溫父臉上的笑容變的濃烈了,他起身笑著對她伸出了手,“安小姐,你好,來這裡這麼久了,沒接待你一下,實在抱歉。”

坐在墊子上的溫輕語撇了撇嘴,心底恨死了安憶,尤其是自己的父親還對這個該死的女人如此的客氣,溫輕語更會不開心,對安憶的憤怒更加的重。

麵對溫父如此客氣的話語,安憶輕笑,“溫總這麼說可折煞了我,溫總這次讓我過來,怕是有什麼事情和我說吧。”說完這句話,有意無意地瞅了眼正在煮茶的溫輕語。

溫父笑容滿麵,抬手做出一個請的動作,“安小姐,我們先坐下來再談也不遲。”

“好啊。”她沒有拒絕,非常淡定地脫下高跟鞋走到小桌子前優雅地坐著,保鏢同樣脫下鞋子站在安憶的身後,看的溫父心中有些不爽,卻也沒辦法,畢竟這保鏢是慕戰北的人,誰敢動啊!

“輕語,給安小姐倒茶。”溫父吩咐著,溫輕語淺淺一笑,“是,爸爸。”說完,對著安憶笑了一下,這才倒了一杯茶遞到安憶的麵前,“安小姐,請品嘗。”

“謝謝溫小姐。”安憶冷笑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溫總,這茶我也喝了,有什麼事情就趕緊說吧,我這待會兒還得回去工作呢,你知道的,我們這些做娛樂傳媒工作的人,時間都特彆的擠,沒多少時間在這邊閒聊。”

溫父尷尬地笑了笑,“我知道安小姐時間特彆的擠,隻是今天這事真的有些重要,輕語,你先出去,我和安小姐單獨聊一會兒。”

“是,爸爸。”溫輕語非常聽話地應著,起身更是對安憶淡淡地笑著,這才離開了包間。

等她離開之後,安憶無語地冷笑,“說吧。”反正對於溫家,她是一點兒好感都沒有。

“那個,安小姐應該也知道,我家的輕語和北辰家的北辰皓原本就是有婚約在身的,可誰知道這個北辰皓喜歡的人是你,想要和我家輕語解除婚約,但是我家輕語真的太愛北辰皓那個小子了,和我說,非他不嫁,我也是萬般的無奈,唉……”溫父沉重地歎了口氣,眉宇間充滿著糾結。

安憶諷刺地笑著,冷瞅著他,“溫總,我不喜歡彆人和我說話兜圈子,你還是把重點說出來吧。”

“安小姐果然是一個爽快的人,我想讓安小姐離開這裡,回到帝都去重新生活,把北辰皓讓給我的女兒,你看,行嗎?”溫父麵上帶著濃烈的笑容,一點兒都不覺得自己說的有些過分。

安憶笑著,“嗬嗬……溫總的話說完了?”

“說完了,現在隻差安小姐一個回複了。”溫父淡定地說。

安憶眉梢微挑,再次喝了口茶,“嘖嘖嘖,看來這茶還真是越喝越苦啊,溫總果然如外界那樣傳媒,將女兒寵上了天,隻是我更想知道溫總是想讓我做出什麼樣的回答呢?”

“當然是希望安小姐退出了,這樣大家以後都好各自生活,免得出現不必要的麻煩,你說對吧。”溫父從始至終臉上都帶著笑容。

“嗬,溫總這是在威脅我嗎?”安憶倏然說了這麼一句話,溫父準備拿茶杯喝茶的手愣住,輕笑,“安小姐真會說笑話,我怎麼會威脅安小姐呢,而且我也不敢啊!”

“行了,今天這茶我也喝夠了,這北辰皓到現在還在我那邊呢,對了,我的男人,誰也彆想覬覦。”霸氣地說完,快速地起身離去。

溫父坐在那邊沉冷著臉色不動一下,外麵的溫輕語見安憶離開冷了她一眼後立即來到包間,坐在了自己父親的身邊,“爸爸,你和她說的到底怎麼樣啊,看她臉色似乎不太好,是不是沒有成功啊?”

“嗯,輕語,爸爸該做的已經為你做了,你若是還想和北辰皓在一起的話,那隻能靠你自己,你必須得要親自出馬,讓北辰皓愛上你,你就照著那個姓安的女人來學,她是什麼樣的性格,什麼習慣,你就在北辰皓麵前擺出什麼樣的姿態來,或許你的機會會非常的大。”

“什麼,你的意思是想讓我成為那個女人的替身嗎?”溫輕語大聲地說著,她的不可置信,還有不情願,溫父看著搖了搖頭,“輕語,這是你唯一的翻身機會,否則,就算北辰皓失憶了,你也得不到他,畢竟他現在人成天都在那個女人那邊,慕首長還有厲家的勢力,我們一個都比不上,所以,你不能蠻橫無理,要收斂,知道嗎?”

“我……”被自己的父親這麼說,溫輕語這心中彆提有多麼的苦澀心酸了,“知道了,爸爸。”

“嗯,那爸爸先去公司了。”溫父起身,不想再管這些事情。

“好。”

看著自己的父親離開,溫輕語深深地歎了口氣,手更是緊握成拳頭,一想起安憶得瑟的笑容,她就想把安憶那張臉給撕碎了,“嘭”她的手重重地捶在桌子上,“安憶,你給我等著,我絕對會把你趕回帝都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