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第782章 趕緊回去,不說二遍(1/1)

第782章趕緊回去,不說二遍

“夠了。”北辰皓犀利的眸冷視著自己的母親,嚇得北辰夫人立刻閉上嘴巴,卻委屈地看向他。

他步步逼近安憶,弄的她一臉懵逼,她把手放下,身體站直,咽了下口水,“你……你要做什麼,該不會是想和你這個不講理的媽一起合夥欺負我吧,白驍……”她害怕地大聲地喊著。

“唔……”他快速地抬手把她的嘴巴堵住,“閉嘴。”

她睜大眼睛瞪著他,而此時對麵的門已經被打開了,白驍穿著休閒服裝站在門口,見安憶被北辰皓壓製著,白驍皺眉走到兩人麵前,用力地推開了北辰夫人,“趕緊把手放開,彆逼我和你動手。”

“你、你這人怎麼這麼沒禮貌。”北辰夫人埋怨地說著,但不敢動手,白驍不屑地冷哼了聲,懶得和她說話,“北辰皓,我說的話沒聽見嗎?彆特麼的裝耳聾。”

北辰皓無視了白驍,鎮定地看著安憶,“如果你非要打一巴掌的話,我不介意,我替我媽償還那一巴掌,而且還不用你道歉了。”說完,他把放在她嘴唇上的手拿開,執起她另外一隻手來到他的臉頰,“你打吧。”

安憶傻愣愣地看著無比認真的北辰皓,“你確定,你真的要替她還了那一巴掌?”

“當然。”他雖然不會偏袒自己的媽媽,但是他身為兒子,怎麼能看自己的母親被彆人打呢?

“……”她看著放在他臉上的手,一時也拿不定主意了,這要是真的打了他一巴掌,他是不是會特彆沒麵子啊,而且這白驍還在這邊呢。

“咳咳……那什麼……”她快速地把手拿下,冷漠地看向北辰夫人,“我大人有大量,就不和你一般計較了,如果再有下次,那麼抱歉,就彆怪我心狠了,我這邊不歡迎你,趕緊走,否則,我想,會有人出來把你從這邊扔出去的。”

“媽,你先回去吧,我在這邊很好,你不用擔心。”北辰皓順勢開口,氣得北辰夫人臉色通紅,“兒子,你……”

“媽,我不想說第二遍。”

北辰夫人歎了口氣,“好,媽聽你的,但是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彆辜負了輕語。”

話落,轉身憤懣地離去。

白驍看著兩人一怔尷尬,“小憶,現在還需要我的幫忙嗎?”

聽到這話,安憶更是心虛地搖頭,卻伸手將北辰皓推進了房裡,“沒有我的允許,你不準出來。”

“我……”北辰皓身體站穩了手指向已經被帶起的門,“真是的,兩人做什麼,是他不能看見,不能聽見的?”

這該死的女人,該不會是想腳踏兩隻船吧!

想到有這個可能性,他黑著臉冷哼了聲,卻沒去偷聽,而是鎮定地坐回餐桌上吃著他的午餐。

兩人站在走廊上,氣氛變得很是尷尬,白驍抬手撓了下後腦勺,“那個……”

“昨天我是在氣頭上,和你說了那些話,希望你能當做沒聽到,不要和我一般見識,行嗎?”安憶快速地開口,期待地看著他。

白驍心裡涼涼的,但臉上仍然帶著笑容,“我知道,所以我那時也就是應和你罷了,但是他隻要欺負你,你隨時喊我,我都會出現幫助你的。”

“好,謝謝。”安憶甚是尷尬,“那我先進裡麵去吃飯了。”

“嗯。”白驍麵帶微笑地看著她,看的安憶有些發毛,身體輕顫一下,不再多留,快速地走進房間把門關上,白驍放在身側的拳頭緊緊的握著,微笑轉變成冷笑。

北辰皓見她慌裡慌張地跑到餐桌上,眉宇輕蹙,“又沒有豺狼追你,你跑什麼,就算是有,也有我在這邊保護你呢。”

“你閉嘴。”她翻了他一記白眼,儘是鄙視,“你不傷害我,我就謝天謝地了。”

“……”他傻愣地瞅著她,挪著椅子靠近她,更是抬手抓著她的手腕,“你這女人給你一點兒麵子,你還蹬鼻子上臉了,是不是非得給你一點兒教訓,你才會老實,嗯?”

安憶黑著臉,惱怒地甩開了他的手,起身手指向大門,“你現在給我滾出去,果然有什麼樣的媽,就有什麼樣的兒子,都是一個德行。”

“你……”北辰皓同樣站起,“你真的要讓我走,不後悔?”

“後悔你妹,趕緊滾。”免得在這邊惹她生氣,真是得不償失,剛才被打一下,到現在臉上還有紅印子呢,她這氣還沒消呢,這家夥竟然又開始在她的麵前放肆了,真以為她安憶離了男人就活不了嗎?

笑話,她有足夠的經濟,足以養活自己一輩子,大不了到時候領養一個孩子不讓自己那麼孤單不就好了。

北辰皓震驚地看著她,雖然她的表情非常的堅強,可是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能讀懂她內心的脆弱,尤其是看著她臉頰上的紅印子,他的怒火一下氣全部消散了,歎了口氣,又坐了下來,抬頭笑道,“行了,我不和你吵了,趕緊吃飯吧,彆氣壞了你自己的身子。”

見她仍然站著不動,他握著她的手將她向下拉,“我錯了,對不起,好了,彆生氣了。”他嗓音輕柔地說著,而安憶的眼眶卻突然染紅,嚇得北辰皓離開起身抬手捧著她的臉,“你這是怎麼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你打我一巴掌吧,但是你千萬彆哭啊。”這女人一哭,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他的話剛說完,她忽然扭頭,“啊……”他的手被她尖銳的牙齒用力地咬著,痛的他大聲地喊著,也一咬就是一分鐘,北辰皓表情各異,中途有好多次他都想把她給甩開,免得自己的手再次遭殃,可他沒有,隻因怕她會哭的更加的厲害。

等她咬夠了後,他才把手拿開,看著這深深的壓印,冒著血絲,北辰皓抬頭瞅了眼憤怒的安憶,“現在氣消了,該吃飯了吧。”

她冷哼了聲,坐下拿著筷子埋頭吃飯,他搖了搖頭,忍著疼痛坐下,都這麼大了,竟然還像一個小孩子,真懷疑他父親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的,他真的非常的喜歡她嗎?

難道不是他把她當成玩得來的好朋友嗎?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