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下,我的霸氣老公

第778章 半夜趕來敲門(1/1)

第778章半夜趕來敲門

看著他們兩人離開之後,北辰皓憤怒地拳頭緊握捶打著病床,“該死的,那個倒黴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到底誰說的話才是真的?”

倏然,他的腦袋疼痛,他抬起雙手緊緊地抱著自己的腦袋,“啊……”難受地喊著,在病床上來回翻騰著,很是難受。

……

回到酒店的安憶,氣憤地拿著一瓶酒還有一個杯子來到了沙發坐下,打開酒蓋,將酒倒入杯子中舉起放在嘴邊,下一秒,一飲而儘。

將門關上的白驍見她大杯的喝著紅酒,眉宇緊擰,深歎了口氣,來到她的身邊坐下,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她喝酒,等她喝了半瓶之後,他才抬手放在了她拿著酒瓶的手上,“彆喝了,你沒必要為了一個失憶的人而如此的生氣,更不該這樣過度飲酒來破壞你自己的身體,不值得。”

“拿開。”她大聲地喊著,眼睛更是憤懣地瞪著他。

白驍嚴肅地凝視著她,“我若是不拿開呢?”

“那你就給我滾,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麵前。”她不思考便回答,可見她對於這一刻的行為是不計任何的後果的。

她的腦海裡閃現的全部都是北辰皓那副賤賤地嘴臉,竟然敢讓她成為小三,這個該死的渣男,氣死她了!

聽到這話,白驍才鬆手,安憶冷了他一眼,“行了,你趕緊離開我這邊,我自己喝酒我有分寸,我還不至於為了一個失憶的混蛋而糟踐自己,到是你,趕緊走,省得我看見你心煩。”

“……”白驍心痛地看著她,尷尬地笑了笑,“我就住在你對麵,你若是有什麼需要隨時去找我。”

他起身欲離開,卻還是忍不住說了一句,“酒少喝點,無論你喝的是什麼酒。”

她不爽地翻了他一記白眼,“麻溜的,快點走。”

他無奈地離開,手碰到門把的時候,打開,看著外麵的走廊,心中充滿著對她這裡的不舍,可為了以後的長久,他隻能暫時離開,為將來的永遠做打算。

“嘭”門關起的聲音非常的輕,安憶無奈地搖了搖頭,繼續喝著酒,這個白驍,也真是的,她的話都說的那麼清楚了,還在這邊等待希望,反正她也趕他走好幾次,他卻不走,那不能賴她了。

到了深夜的時候,安憶已經睡下了,卻聽到了門鈴的聲音,她不耐煩地在床榻上抓狂,“麻蛋的,是哪個混蛋啊,半夜還來敲門,想死啊!”

她發牢騷地大罵著,卻也起床打開燈朝門口走去,憤懣地打開門,“誰啊!”

站在門外的北辰皓看著麵前頭發亂糟糟,穿著睡衣沒睡醒的安憶,他一臉嫌棄地瞅著她,“嘖嘖嘖,怎麼,今天我的話,就讓你如此的墮落了?”

聽到北辰皓的聲音,安憶的精神頓時好了起來,她冷著一張臉,冷視著他,“你來做什麼?”這個渣男大半夜的不睡覺來這邊做什麼,而且竟然還派人調查了她所在的地方,真是可惡。

他眉梢微挑,乘她不注意的時候,步伐快速的溜進了她的套房內,“我來,當然是來找你的。”雙臂交疊地放在前麵,身體靠在牆上,一副吊兒郎當,放蕩不羈的模樣,著實讓安憶看得非常的不爽。

這覺得這家夥真是越活越倒退,竟然又變成了那個當初讓她非常討厭的北辰皓了。

“請你,趕緊出去,否則我叫保安上來抓人了,到時候堂堂的北辰家少爺被人從酒店中轟出去,這個醜聞,指不定會上熱搜哦,你知道的,我是乾記者這一行業的,讓你上熱搜,分分鐘的事情。”安憶麵帶微笑地威脅著他。

北辰皓也表現出一副害怕的模樣,“哎呀,我好怕怕哦,小女人,來給我抱一個,我就不怕了。”張開雙臂等待她主動入懷的姿勢。

這該死得瑟的笑容,氣得安憶將門重重的關上,手緊握成拳,對著他狠狠地砸去。

他邪肆一笑,身體一轉,來到了她的身後張開雙臂將她抱住,來到她的耳邊,呼氣,“小丫頭,你還很是心狠,我這大半夜地來找你,你該感動才對,怎麼能對我動粗呢?”

她掙脫著他的懷抱,“該死,你給我鬆手,你聽到了沒有,你這個禽獸,渣男,我討厭死你了。”

“……”北辰皓眉宇輕擰,“你這丫頭,彆不知好歹,你不是說要幫我恢複記憶的嗎?我答應你,以後你讓我做什麼,我都做,這總行了吧。”

安憶聽到這話才安穩了一些,“真的什麼都聽我的?”這渣男腦袋瓜子沒壞掉吧?

“對,我什麼話都聽你的。”

“不行。”她突然冷哼了一聲,北辰皓皺眉無語道,“我都聽你的話了,你還有哪裡不滿意的呢?”這女人還真是難伺候。

他父親竟然還說他以前真的喜歡過她,這是在玩他的吧,他怎麼可能喜歡上一個如此野蠻的女人呢?

“你得和我道歉。”她哼了聲,滿滿的委屈。

他鬆開她,走到她的麵前,打量著她,“我為什麼要和你道歉,還有,彆一副委屈的模樣,搞得我有多欺負你一樣。”

“就是你欺負我了,而且這個欺負,讓我十分的憤怒,你要是道歉沒有一點兒誠意的話,我是絕對不會原諒你的,而且,你也必須馬上從我這裡麻溜的滾走。”她認真地說著,絕對退縮。

“你……”他手指向她,“行,算你厲害,但是你得先告訴我,我哪裡得罪你?”

“你說讓我成為你的小三,這嚴重的侮辱了我的人格和尊嚴,所以,你必須鄭重的和我道歉,我才會原諒你,然後再幫助你恢複記憶。”她一字一句地說著,帶著濃烈的怨氣。

北辰皓愣愣地瞅著她,“你的話說完了沒有?”

“說完了,你要是道歉的話,就趕緊。”她繞過他坐在了沙發上,打了個哈欠。

他轉身看著坐在沙發上,睡袍有些懶散,露出了一些不該露的麵積,他眼睛一眯,邪魅地笑著。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