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11章 盟友總比敵人好(1/1)

蘇櫻心裡大驚,用手帕隨意擦乾那灘血水,她急急忙忙打開瓷瓶想再倒一顆藥丸出來,卻不料從瓶子裡滾出來一個小紙團,她趕緊攤開來看,上麵寫了兩個字,裝病。

平地起驚雷!蘇櫻頓時就想通了皇甫蓮那前後矛盾的話,又是見麵禮又是多年情誼的,那見麵禮是送給初次見麵的人,可他又分明告訴她他跟秦鳳可是有多年情誼的!

十三王爺,他知道她不是秦鳳可!

那麼錦瑞呢?太後設宴,她身為太後身邊的高級女官,卻特意走一趟凝翠宮,表麵是過來通知的,可話裡卻叮囑她宴上有她愛吃的菜,讓她多吃點。她可是蘇櫻啊,真正的秦鳳可愛吃什麼菜她又如何得知?錦瑞擔心她再次在太後麵前出錯引太後起疑,都親自跑來告訴她了!

蘇櫻愣怔地回想著在屋外聽見二人的對話,錦瑞說是皇上派十三王爺來監視她,那意思就是說十三王爺是皇甫英華那夥的,他知道她的身份也許是皇甫英華所說。可錦瑞是太後身邊的人,她究竟是敵是友?

“在想什麼?”皇甫英華突然出聲,嚇得蘇櫻整個人謔得站起來,椅子都被掀翻在地。

蘇櫻橫眉怒目:“嚇死我了,你進來怎麼都沒人通報一聲?”

皇甫英華挑了挑眉:“朕就是不愛讓人通報。”他很自動自覺地在榻上坐下,倒了杯茶,輕輕吹散杯裡的熱氣,“朕翻了你的牌子,今天就在你這兒歇下了。”

嗯?翻牌子,就是那個……侍寢?蘇櫻的臉色一下子刷白,想到一些少兒不宜的畫麵,又忽的刷紅,一陣紅一陣白的,讓皇甫英華一陣好笑,忍不住撩撥她一下:“你還愣著乾什麼?朕累了,你去命人準備熱水,等下伺候朕沐浴。”

說到這,蘇櫻臉色大變,整張臉紅到脖子根,看到皇甫英華好笑地看著她,她又羞又惱:“憑、憑什麼!你自己沒有手嗎?洗澡還要彆人幫你洗……”

皇甫英華抬起下巴:“就憑你這尊貴的身份,這座宮殿,無數財寶,都是朕給的,還不夠你伺候朕一晚嗎?”

天啊,這個妖孽!蘇櫻羞得氣血上湧,腦袋都有些暈,她翻了個白眼,伸出五個手指頭:“這些個都是賣命才得來的,你要我伺候你沐浴,還得另算:洗頭五百兩,洗澡……一千兩!”她咬咬牙,皇甫英華讓她伺候,可沒說她不準隨便應付,到時候她隨便扒拉兩下,他也不能說什麼。

“成交。”皇甫英華勾勾唇角,將杯中的溫茶一飲而儘。

蘇櫻又喜又悲,喜的是時隔幾日又有大筆進賬了,悲的是,明明看好了前邊有個坑,居然還當著彆人的麵跳了下去……她無淚掩麵,最終還是出去讓蝴蝶給備了洗澡水。

出門回來時,原本榻上的皇甫英華不見了,她回頭一看,發現他正站在她剛剛所坐的桌前,拿著皇甫蓮給她的瓷瓶。

“這是誰給你的?”皇甫英華沒有看她,語氣淡淡,聽不出情緒。

蘇櫻一頓,如實回應道:“是十三王爺。”現在皇甫英華才是她唯一信任的盟友,他需要她,所以不會害她。

皇甫英華竟輕輕笑了出來,幾絲無奈,喃喃自語:“居然是十三,平常總是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看來他早就明了。”他又把瓶子放下,說道:“這東西你就留著吧,也是他一片好意。”

蘇櫻應下,把瓷瓶仔細收好,複又問道:“十三王爺是可信之人了麼?”

皇甫英華答道:“我們三人自小一起長大,鳳可之事我本不想他牽扯進來,不曾想他早已看出倪端,朕瞞過所有人,卻瞞不住他。”

聽聞十三王爺與皇上情深義重,蘇櫻也悄悄鬆了口氣,多個盟友也比多個敵人好,她脫口便道:“還有秀鸞殿的錦瑞姑姑也來了,她說——”

不等蘇櫻把錦瑞的來意表明,皇甫英華先一步打斷她,語氣裡有些驚急:“錦瑞?她來這裡做什麼?你們有沒有單獨相處?”

蘇櫻第一次見皇甫英華急躁的樣子,本想調侃他幾句,卻見他眉間凝著戾氣,看起來不是調侃的好時候:“十三王爺跟她一起來的……她來告訴我,過幾日太後設宴,宴請我和秦夫人她們。”

“以後儘量避開錦瑞,更不要與她單獨相處。”皇甫英華叮嚀幾句,便沉吟起來,陷入自己的思慮之中。

儘管蘇櫻也不想打擾這個心機深重、此時又不知道在算計誰的皇帝,但是她覺得她的事情更加重要一些,分分鐘危及她的小命。她跑到皇甫英華麵前,在他眼前甩甩手,喚道:“皇甫英華,你看……你是不是該跟我說說秦家的事?不然我一竅不通,連戲都不知該怎麼演啊。”

皇甫英華微微回神,看了蘇櫻一臉急切,歎了口氣,道:“鳳可的事,個中複雜,本不想與你多說,讓你深陷進去,此時看來也是無奈。不過當務之急……”他俯下身至她耳邊,呼出的氣息撲在她的脖頸上有些微癢,說出的話更是讓她麵紅耳赤:“是伺候朕沐浴更衣。”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