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10章 是敵是友?(1/1)

最終蘇櫻還是沒能跟皇甫英華好好算上一賬,她被她老爹賣了的事對她打擊甚大,不過聽說他下了好大一筆聘禮,她才稍稍釋懷。

近幾日來,聽說這時候正是武舉考試的時期,皇甫英華很是看重,已經好幾天沒來凝翠宮了,蘇櫻也是樂得清閒,並趁此機會在宮裡辟了一間陰涼通風的屋子專門用作藏寶,命人做了一支輕軟的鵝絨撣子,每日比三餐還準時地去到藏寶閣親自清理她那些寶貝,一個指印都不能有,一點灰塵都不能留。

是日,她剛疼愛完她一屋子的寶貝,她的貼身宮女蝴蝶就匆匆跑了進來,一臉興奮:“娘娘娘娘,有客人!您猜猜誰來了!”這幾日蘇櫻不拘禮數的性子感染了凝翠宮眾人,是以宮人們也不大拘束了,跟她十分合得來。

蘇櫻一把揪住幾乎是飛撲進來的蝴蝶,見她一臉潮紅,喘著粗氣,抬手就在她的額頭上彈了個爆栗:“你這急急燥燥的性子,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要是弄壞了這裡一丁點兒東西,天皇老子來了我都不饒你。”

蝴蝶吃痛地捂著額頭,眼角掛著小水珠,可憐巴巴地說:“娘娘,是十三王爺和秀鸞殿的錦瑞姑姑來了,他們正在正殿裡等著您過去呢。”

十三王爺和錦瑞姑姑?蘇櫻狐疑地看了蝴蝶一眼,她現在隻想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宮裡的人物關係她一概不知,更不想跟他們扯上什麼關係,而且她什麼都不懂,萬一在人前露餡了怎麼辦?

她正想讓蝴蝶去拒絕見客,蝴蝶卻說:“錦瑞姑姑說,她有重要事要跟您說,請您務必見她一麵。”

那位錦瑞姑姑都這樣說了,她若是再拒絕,似乎於禮不和,儘管表麵上皇甫英華很寵她,但是給太後宮裡的人甩臉子……不符合可持續發展的戰略計劃。蘇櫻頷首,讓蝴蝶隨她一同去會會那位姑姑。

來到正殿,蘇櫻準備進門,忽聞屋裡傳出一把清冷的女聲,說道:“十三王爺也來了,是陛下命您來監視我的麼?”不聽內容,語氣裡的疏遠和冷漠滿溢而出。

回應她的那男聲裡卻笑意如春:“你多想了,我隻不過是在路上見著你,想跟你一起而已。”

“王爺莫要說笑,您讓陛下放心吧,錦瑞從未想過要害昭儀娘娘。”

見他們還要再爭下去,蘇櫻回頭甩了個眼神給蝴蝶,蝴蝶會意,扯著嗓子就喊了起來:“娘娘這邊請,王爺和姑姑正在殿裡等著您呢!”

屋內頓時禁聲,蘇櫻整理好情緒,也緩緩從門外走入,和兩位打起招呼:“十三王爺,錦瑞姑姑。”

映入眼簾的是一位清冷秀麗的女子,眼角一顆淚痣,眉間凝著少許淡漠的愁緒。蘇櫻見過她,那日去秀鸞殿給太後請安的時候,正是她在一旁候茶。

而隔壁這位十三王爺蘇櫻就真的沒見過了,他氣質脫俗,粗略一看,五官與皇甫英華有幾分相似,隻是他那一對桃花眼,太撓人。

“昭儀娘娘。”錦瑞給蘇櫻行了一禮,便說明來意:“秦夫人和大少奶奶多次念及您的病情,太後娘娘念在二位與您許久未見,過幾日在秀鸞殿設宴,讓您與家人相聚……”她目光複雜,緊看著蘇櫻,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宴上會準備幾道您從小愛吃的菜,有蟹黃鮮菇,酥炸鯽魚,一品官燕,紅爐烘雪衣,您……大病初愈,多吃點。”

說及此,十三王爺皇甫蓮饒有興味地看了錦瑞一眼,錦瑞咬唇,沒有理會他。

蘇櫻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姑姑是什麼意思?”難道錦瑞就是特意來告訴她,太後設宴上都有什麼菜吃嗎?

“娘娘按錦瑞說的做便好,若無他事,奴婢告辭了。”她給蘇櫻再行一禮,便告辭離去。蘇櫻望著錦瑞離去的背影,心中暗暗記住這幾道菜名。

“秦昭儀?”皇甫蓮在她背後叫了她一聲,聲音太近,嚇了蘇櫻一跳,她回過頭來看他,皇甫蓮已從袖裡摸出一個瓷瓶,遞了過來:“昭儀娘娘已封妃多日,本王恰好外出巡城,一直沒能來賀喜娘娘,實在失禮。這是本王從友人處獲得的補品,特意送來給你作為見麵禮,望鳳可妹妹念在你我多年情誼,不要怪罪是好。”

蘇櫻一愣,把那瓷瓶接了過來,笑道:“十三王爺多慮,你有事在身,本宮又怎會怪罪你……”

皇甫蓮微微一笑,春意從眼裡滿溢出來,看得蝴蝶芳心暗動,而蘇櫻卻覺得他的話圈圈繞繞,高深莫測,另有懸念。

“錦瑞姑姑走遠了,本王得過去送送她,就不打擾娘娘了,告辭。”說罷,皇甫蓮也匆匆離去。

兩人來去匆匆,對她說了些打啞謎似的話,實在令人捉摸不清。蘇櫻思索著,隨意從瓷瓶裡倒出一顆藥丸,鮮紅的藥丸很是軟糯,她本想捏著玩玩,沒想到稍一用力,那藥丸竟破了開來,濺了一手猩紅血水!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