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8章 麵見太後(1/1)

秀鸞殿中,太後早已等待多時,行禮過後,蘇櫻跟皇甫英華一坐下,太後便欲執起蘇櫻的手,皇帝鳳眸微眯,先太後一步抓住蘇櫻的手,溫柔似水地對蘇櫻說道:“鳳可,你病了好些時日,母後日日向朕問起你,可連朕這親兒子都罔顧了。”

“皇兒你這是做什麼?鳳可成日與你一起,現在哀家想碰她一下都不得嗎?”太後斜睨了皇甫英華一眼,責備的口吻中滿是揶揄的笑意,握手不成,那隻好疼愛地揪了揪蘇櫻臉上的肉,“你瞧瞧,這孩子真是受苦了,臉上的肉都瘦了一大圈兒……”

蘇櫻還是不習慣被他抓著,笑容微微有些僵硬:“如此鳳可真是罪過,讓太後娘娘擔心了。”

太後已是年過半百的人,鬢發有些花白,麵無頹敗色,身無珠光氣,倒和尋常人家的婦人無甚區彆。

“唉,倘若沒發生那事兒……”

“母後,彆再說了。”皇甫英華眉頭一皺,出聲阻止道。

太後置若罔聞,雙眼直看著蘇櫻,半是憐憫半是可惜道:“孩子,你二哥失蹤的事哀家甚感心痛,滿朝文武皆是,宮中宮外的流言蜚語你大可不必在意,皇帝一定會查清楚此事,為你二哥證明清白的。”

這對話的發展有點出乎蘇櫻的意料,她本以為隻是一些家常話,隻要她表現乖巧就可以了,可是太後突然提起的這事兒從未有人跟她說過,她該做什麼表情?

她剛想抬頭請示皇甫英華,豈想電光石火間已被人扯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裡,她伏在他胸膛上,聽他對太後說道:“母後,鳳可為此事傷神已久,這回大病初愈,還是不要再提這事了。”

接著,母子二人又爭論了幾句,蘇櫻一句都沒聽清,她隻能聽到耳邊胸腔裡強而有力的心跳聲,還有貼著她的臉的那一份溫暖。她是第一次被男人抱在懷裡,就連陸玖都隻是輕輕拉一下她的手而已,她知道這是做戲,但是她慌了。

“好了好了,哀家不說便是,你這孩子這麼急乾什麼!來來,鳳可,哀家有件物什給你。”

到太後放話了,皇甫英華才把蘇櫻從懷裡放出來,蘇櫻還在猶自發怔,他暗推了她一把她才醒過來,便落得被太後抓住她的手,把一雙和田白玉鐲套在她手上,玉如凝脂,膚如白雪,十分相襯。

見著寶貝,這成色可不是一般市麵上可以買到的和田玉啊!蘇櫻的狼虎之氣一下又儘數回到身上,剛剛的慌張拋諸腦後,她驚喜得眉開眼笑,小臉泛得桃紅:“太後娘娘,這是給我的嗎!”

蘇櫻的反應頗大,縱是鎮定如皇甫英華,也不禁微微皺眉,站在一旁伺候的德福也有些訝異。好在太後並無疑他,僅僅也是稍微的意外:“怎麼歡喜成這個樣子?你這丫頭,從前不是不愛這些裝飾之物的嗎?”

不愛?糟了,蘇櫻控製不住自己一時露了本性,沒想到秦鳳可與她相反,對奇珍異寶無甚興趣,難怪剛剛德福公公這樣看著她……她偷偷瞅了皇甫英華一下,瞧他正在神色淡淡地喝茶,忽的抬起眼瞅了蘇櫻一下,那眼神仿佛在說,看我等下怎麼收拾你。

“這……太後娘娘,我雖不喜裝飾之物,但太後娘娘的賞賜當然不同尋常啊,鳳可高興的是得了娘娘的賞,若是英華……若是皇上賞賜,鳳可還未必看得上呢!”蘇櫻乖巧地伏在太後膝上,嗔怪地看著皇甫英華,說著一些連自己都要翻白眼的違心話。

這話落得滿堂大笑,皇甫英華放下茶碗,笑得也很是寵溺:“那倒是朕的疏忽,反叫愛妃受苦了。”

太後本想再繼續與蘇櫻多說幾句,皇甫英華卻上前扶住蘇櫻的肩膀,麵如冠玉,溫笑道:“母後,鳳可今日雜事繁多,想必已經疲倦了,可否讓兒臣送她回凝翠宮再過來陪您用膳?”

“罷了罷了,皇兒你就陪著鳳可一塊兒吧,十多年感情了還跟新婚燕爾一般,哀家就不擾著你們了。”太後揮揮手,著人送離這對恩愛的帝妃,隻讓人沒發覺的是,在她眼中一閃而過的疑光。

出了秀鸞殿,蘇櫻終於鬆了口氣,鬼門關前走一遭,她是越來越熱愛生命了!

隻是這回皇甫英華卻沒有再擁著她走,說實話,兩個人貼在一起走路真難受,步子邁大了扯著後頭的人,邁小了就被前頭的拖著,搞得蘇櫻都不知道該怎麼走。

她正自感輕鬆,皇甫英華冷不丁回頭,臉上又掛著那副假惺惺的微笑:“愛妃怎地走得這麼慢?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蘇櫻剛要否認,皇甫英華很適時地打斷她,自顧自說道:“看來是了,那朕隻好到凝翠宮,好好愛撫你一番。”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