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7章 初次對話(1/1)

而蘇櫻見到皇甫英華,也是瞬間便怔住了。他今日穿得一身墨綠,如竹之挺拔,又若寶玉之溫潤,鬢若刀裁,目如墨畫,他眉眼間笑意甚濃,眼中熠熠生輝,叫人不敢抬頭直視,深恐一念墜塵。

他向蘇櫻走來,笑生春意,迷得人幾乎睜不開眼:“愛妃何以盯著朕直看?梳洗好了麼?朕來接你去秀鸞殿。”他也毫不避諱眾人的目光,牽了蘇櫻的手就握在掌心裡,驚得蘇櫻立馬回過神來。

皇帝的笑對著她,可總覺得笑意穿透了她,延向遠方。頓時,她臉上一熱,猛地把手抽出,低下了頭,小心臟砰砰直跳,感到無所適從……不對不對,她隻是那個女人的替身而已,他怎麼……

可皇甫英華哪裡會放過她?他霸道地再次抓起蘇櫻的手,食指輕輕挑起她的下巴,在咫尺之間,四目相對,他笑道:“愛妃何以如此羞澀?”他目光灼灼,這次倒是緊盯著蘇櫻了,讓她更加不知所措,隻好避開那目光,壓抑著莫名的情緒,輕聲說道:“陛下,這裡……還有很多人呢……”

半晌沒聽皇甫英華有何回應,蘇櫻抬頭一看,發現他正上下打量著她,劍眉微蹙,似乎是在思慮著什麼。忽的,他的神情豁然開朗,轉身從她桌上的梳妝盒裡翻找,取出一枚石榴石項鏈,笑道:“還是這條項鏈更適合愛妃,朕替你戴上。”

於是,朝堂上驕傲威嚴的皇帝,在眾目睽睽之下俯身下來,雙手環繞到蘇櫻頸後,替她把項鏈係上。

周圍眾人俱驚!素聞皇上極寵這位秦昭儀,可凝翠宮從未有人服侍過,今日一見,眾人更加確定這秦昭儀就是盛寵的主了,可他們不知道的是,皇甫英華在俯身下去的那一刹,眉目含笑,口中卻以隻有兩人能聽見的音量,冷冰冰地對她說道:“你最好乖乖聽朕的話。”

蘇櫻更是感到惡寒,連後來怎麼被皇甫英華擁在懷裡帶上車輦的都不知道,她隻暗暗覺得皇上的笑,真是太恐怖了!

甫一上車,放下簾子,皇甫英華便立刻放開蘇櫻,是以她霸占了一個角落,另一個角落裡皇甫英華閉目養神。

果然!蘇櫻感到惡寒的原因,便是這皇帝根本不喜她,卻又要在眾人麵前扮演情深戲碼,雖然他俊美異常氣度超凡,但蘇櫻突然想到,她好像也不怎麼喜歡他。

車輦內氣氛尷尬,兩人麵對而坐,卻又一聲不吭,空氣像凝固了一樣,蘇櫻一口氣喘不上來。

此時此刻,皇上閉目養神,正好是她可以仔細端量他的好時機。隻道他麵容冷峻,輪廓如刀削般深刻,坐著的時候身姿挺拔如鬆,霸氣側漏,這樣的人在外邊,肯定是天下少女的男神大人。

蘇櫻突然想起男星胡歌,他一樣是萬千少女的夢中情人,人家cosplay的瑪麗蓮夢露可是風情萬種呢,不知道皇帝……她一下子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皇甫英華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對麵捂著嘴巴偷笑的少女,淡淡道:“你笑什麼?”

蘇櫻有些不爽他,撅嘴道:“隻準你笑我,不準我笑你?”

“放肆!”皇甫英華皺起眉頭,對蘇櫻的不敬微微泛起一絲憤怒,“你竟敢這樣跟朕說話?”

“那些人整天稟陛下回陛下,畢恭畢敬地跟你說話,你不覺得累嗎?”蘇櫻托著白裡透紅的雙腮,嘟囔著小嘴,一對秋眸盈盈若水,“你不累,我很累啊,皇上。”

皇甫英華微微愣神,的確,所有人跟他說話都是恭敬有加,不敢獅子頭上拔毛,他每日都要看著宮裡那些諂媚奉承的臉,還有朝堂上的明爭暗鬥勾心鬥角,表麵恭敬他,暗裡逼迫他,隻因他是新登基的少年天子。

他淡淡歎了口氣,竟沒有再跟蘇櫻反駁,水墨般幽深的眼眸慢慢凝起,多是讓人看不懂的憂思情緒。

他怎麼不說話了?他是被她氣得說不出話了嗎?蘇櫻定定看著皇甫英華,尋思著要不要跟他道個歉比較好,卻聽他平複了情緒,恢複到以往的淡漠,道:“等會兒在秀鸞殿不用過於緊張,萬事有朕。”

聽他一句“萬事有朕”,蘇櫻沒由來地感到一陣安心,本來還想乾脆跟他道個歉好了,可來不及了,德福在車外說道:“皇上,秀鸞殿到了。”

蘇櫻心驚,怎麼那麼快就到了?她還沒來得及跟他對口供呢!然皇甫英華已經換上一副溫柔笑臉,明媚如春,扶著她的手就要下車。

她手心裡滿是汗,他察覺了,重重握了一下以示安撫,卻不料反被她一下抓緊他的手。皇甫英華意外地抬起頭看她,隻見她雙眉緊蹙,眸子裡滿是認真,俯身過來便衝著他問道:“皇上,敢問你的名諱?”

他被她問得一愣,第一次有人如此氣勢衝衝地問他的名字,脫口便答道:“皇甫英華。”

最後下車時,他們又恢複了最初在凝翠宮那會兒的“恩愛”,皇甫英華擁著蘇櫻不肯放手,蘇櫻一臉羞怯地靠在皇甫英華身上,外人看來這對恩愛的帝妃真是羨煞人間,獨獨就德福在後頭看得一陣說不出的彆扭。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