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6章 佳人回眸(1/1)

“事多?”蘇櫻剛醒,腦袋轉得還不是很快,她想了好一會兒才想起今天是冊封昭儀的日子,驚得大叫:“啊,冊封昭儀!可可可可……我該怎麼做?這宮禮繁雜,我什麼都不懂呀!”

德福把她的表情都看在眼裡,倒是個聰慧人,雖說是被皇上胡亂抓回來的,卻知道什麼時候該做什麼、該著急什麼,他口上不說,心裡難免對蘇櫻多了幾分讚賞。

“姑娘彆急,皇上念在姑娘大病初愈,今日特意免了姑娘的冊封禮,您隻需要梳妝好後在凝翠宮接旨,待皇上同您一起到太後的秀鸞殿行禮即可。”

蘇櫻聽聞皇上將那些繁文縟節都替她給免了,鬆了口氣道:“還好還好,不用行那冊封禮,隻需要跟皇上去給太後行禮即可……咦——?!!不對不對,跟皇上去給太後……”她才反應過來,雖然免了冊封禮,可是更要命的是,要跟皇上一起去麵見太後啊!

光是應付一個她素未謀麵的皇上就夠要命了,怎麼還要再來個太後?

蘇櫻覺得她簡直是墮入了人生的黑暗,小臉跟苦瓜似的皺巴起來了,卻見德福還在微微笑著:“公公你怎麼還笑得出來啊,我隻是一介草民,要是在太後麵前出了錯該如何是好?”

“姑娘莫急,一切都還有皇上在呢。”德福從容自若,他看好這孩子,她適應能力強,反應也夠快,甚有自知之明,在這方麵德福卻不甚擔心,“姑娘,您隻要配合好皇上,這一切就好辦了。這冊封吉時將近,老奴便先告退。”說完,德福便如他來時那般,又緩緩離去。

蘇櫻呆愣在原地,腦子裡亂得如一團漿糊,可是她急也沒什麼用,那做壞事的主謀還鎮定自若不甚在意呢,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哎?不對,她不是太監,這皇帝跟太監看起來也不是很急的樣子,她在這怕什麼?

這還沒讓蘇櫻焦灼多久,吉時一到,宣讀冊封聖旨的內監便來了。跟德福說得沒什麼兩樣,兵部尚書幺女秦鳳可,丕昭淑惠,敬慎持躬,著封為正三品昭儀,念大病初愈,免冊封禮。

蘇櫻戰戰兢兢跪下接旨,內監繼續念著冊封賞賜的禮單,門外有人魚貫而入,或是些賞賜過來的奴才,或是些成箱的財物。蘇櫻低著頭一邊擔憂有人會指出她不是真正的秦鳳可,一邊又痛快地數著被抬進來的財物,珍珠三匣、各色寶石三匣、金銀頭麵各三副、貢緞五十匹、貢錦五十匹、金玉生肖擺件一套十二件……

念完禮單,那內監把聖旨遞過去:“昭儀娘娘,請接旨。”

殊不知,那昭儀並沒有接旨,而是直直衝到內監麵前,抓住他,兩眼放光,眼神銳利:“公公,這些都是賞我的嗎?”

“稟娘娘……那是當然……”內監顯然是被她嚇到了,他沒想到蘇櫻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蘇櫻一把搶了聖旨歡呼雀躍原地打轉起來,她實在沒想到進個宮可以賺到那麼多寶貝!要是等她以後出宮了,把這些東西統統賣掉,那她豈不是一夜崛起富可敵國?她抱著聖旨跟抱著什麼寵物似的,拿臉往上蹭,唇角都可以翹到耳根處了,幸福得如同得了糖的小孩。

周遭的宮人們都被蘇櫻突如其來的反應震懾到,初想皇帝的寵妃該是紅顏禍水的狐媚子,怎料到……可愛得個孩子似的。

還是旁邊的內監最先回過神來,看著時辰不多,立刻喚醒其他人:“都快起來,給昭儀娘娘梳妝打扮了,誤了時辰大家可都擔當不起。”

於是,蘇櫻還來不及去與她新進的寶貝們見個麵,就被簇擁著進屋,梳洗打扮起來。

時間一點一點流過,皇甫英華下了早朝,直接便到了凝翠宮來。

由於之前一直對外宣稱秦鳳可生了大病,不喜人多,於是凝翠宮裡一直渺無人煙。此時新妃冊封,凝翠宮要進人了,大家打點起來也有些忙亂,皇上來到凝翠宮都踏進門口了才有太監發現,那小太監本想放開嗓子嚎一聲皇上駕到,卻被皇甫英華製止。

他悄悄走到屋裡,眾人背對著沒見到他的到來,他也樂得看著宮女們井然有序地在給蘇櫻梳洗、穿衣、妝點、綰發,蘇櫻隻要像個衣架子站定被她們擺弄就行了。期間蘇櫻實在無聊,正裝太重,抬著胳膊不能放下又甚是酸痛,她不知如何是好,隻能趁那些宮女們不注意時才毫無形象地嗬欠連連。

都被皇甫英華看在眼裡。

他不小心笑了出聲。

還有誰能大搖大擺地出現在妃嬪的宮殿裡?殿內頓時刷刷跪倒一片,宮女們異口同聲道:“參見陛下。”

蘇櫻一懵,本能地回過頭去,妝點過後的她遠山黛眉,秋水剪瞳,兩鬢烏發襯得她肌膚白皙,還未點唇便如熟透的櫻桃般小巧晶瑩,與她耳下搖曳的紅寶石耳墜相得益彰。

佳人回頭,頃刻間山水無色。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