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5章 皇上夜探閨房(1/1)

月明星稀,皇宮中一片靜謐,禦膳房上升起嫋嫋炊煙。

皇甫英華從太後的秀鸞殿用過晚膳後,直接便到了凝翠宮。這似乎已經成了他的習慣,在偌大的皇宮裡,每天他隻在長盛宮、秀鸞殿和凝翠宮三點一線徘徊著,他寡言少語,很少表達出自己的情感,到後來,縱使是作為母親的太後也無法猜出他心中所想了。

是啊,那個隻消一個眼神便可以讀懂他的人,已經……

當他從思緒中回過神時,他早已來到了凝翠宮的偏殿。

這麼久以來凝翠宮從沒住過人,在他的欺瞞之下,所有人都以為這華麗的宮殿住著一位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寵妃,她傾國傾城,她回眸一笑百媚生,競得六宮粉黛無顏色,她自己一個人便霸占了帝王所有的愛。可是在夜幕降臨之時,隻有皇甫英華自己知道,這裡根本就沒有任何一個人。

這裡一直都隻是他自己而已。

他歎了口氣,在書桌前坐下,日複一日,他隻不過是來到這兒批閱奏折而已。德福熟練地上前為他掌燈,燈亮的那一刹,一張冷峻的麵容顯現在燈光後。

雙目朗日月,二眉聚風雲,皎如玉樹臨風前。

隻是眼眸中積聚了太多孤獨,讓人見了都覺得寒心。

皇甫英華整理著桌上的奏折,卻突然發現有點不對,他之前壓在奏折下的那張紙呢?

“德福。”他皺眉叫道。

德福上前:“奴才在。”

他扔開手上的奏折,把書桌翻了個七零八亂,略有些煩躁:“有誰來過書房?”

“回陛下。”德福輕聲提醒道,“那位姑娘,今天已經住進凝翠宮了。”

皇甫英華楞了一下,驀地想起那個女人,似乎是不太適應這長久空著的宮殿居然已經有人住進來了。

“她在哪?”他淡淡地問了一句。

“那位姑娘今兒可真是累壞了!”德福揪著老臉心疼兮兮地說了一句,倒是吊起了皇甫英華的胃口:“累壞了?朕隻是命人將她帶入宮中,又沒讓她做什麼苦累活,何來累壞一說?”

德福見皇甫英華稍微打起了點精神,知道自己計謀成功,便笑嘻嘻地回答道:“陛下您有所不知,那位姑娘剛進了宮,就把這凝翠宮中所有的奇珍異寶都逐個摸了一遍親了一遍,興奮得跟得了糖似的孩子。”

“竟有此事?”皇甫英華身份高貴,從小到大什麼名貴玩意兒沒見過?他當然無法想象出德福所說的那個場麵,一時覺得很是好奇,“帶朕去看看她。”

凝翠宮是後宮中風景最美的宮殿,一灣綠水如仙女的衣帶自空中飄落,恰巧落在這凝翠宮中,繞林而行。微風撥動著庭院裡的銀杏樹,調皮的鯉魚在河中遊動跳躍,清越如編鐘叮咚作響。

樂奏廣寒聲細細,斧柯丹桂響叮叮。

皇甫英華走進寢殿時,那一抹皎潔寒涼的月光正灑在蘇櫻白淨的小臉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第一眼看見她的睡顏時,還以為她的容顏在散發著亮光。

德福走上前想叫醒蘇櫻,卻被皇甫英華阻止了:“不用叫了,朕看看她就走。”他輕步走到床邊,在床沿上坐了下來。

太像了……真的是太過相像……以至於他一開始見她的畫像時還以為是有人在捉弄他,當即他便迫不及待地出了宮,命人將她帶到他麵前來,然而與鳳可相伴十多年的他竟然一時難辨真假,他還以為真的是鳳可回來了……

皇甫英華目光下移,看見蘇櫻正耐人尋味地抱著一個古董花瓶,兩手緊緊圈住,生怕有人搶了她的去,他不禁嗤笑出聲,看來德福所說是真有其事。

不過……目光觸及蘇櫻的雙手,她因常年勞作,手上長滿了細細的繭子,雖然修長細淨,但終不敵深在閨中不碰油鹽的小姐那般的光滑細嫩。

唉,她果真不是鳳可,儘管可以以假亂真,但僅僅是像而已。

皇甫英華歎息著替她把被子蓋好,本想把她懷裡的花瓶拿出來,免得她睡著翻身壓碎了會傷到自己,結果發現怎麼都拿不出來時,他就放棄了。

“德福,讓傾沉傾臨看好她,明天的冊封禮就免了,剩下的事就交由你辦好吧。”

翌日一早,一陣不熟悉的熏香鑽進蘇櫻的鼻孔裡,她才微微轉醒,眼睛尚未能睜開,腦子也甚是昏沉,隻能本能地想到:這熏香好聞,絕非凡品。

嗯……絕非凡品?!蘇櫻猛然坐起來,天啊她還在皇宮裡呢!

“秦姑娘您醒了。”原來那點燃熏香的就是德福,他一邊撥弄著香爐裡的香一邊悠然道,“今日事多,老奴還想著讓姑娘多睡會兒呢。”他眼角一睨,那人上早朝前還不聲不響地來看了一眼這姑娘,見她眼皮微動知道她要醒了,他卻這樣走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