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4章 宮裡的寶貝真多啊哇哈哈!(1/1)

“我肯定是在做夢!”蘇櫻一臉迷茫地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轉身就想找張床躺下。

德福好心提醒道:“秦姑娘,您的寢殿在正殿的右側,需要老身差人帶您過去嗎?”

蘇櫻回頭看了一眼德福,他彎彎的眉毛泛著灰白,向下彎著的眉尾讓他看起來十分親近,可偏偏他的眼神又是那麼鋒銳,她隻是被他這樣看著,就感覺渾身都開始長毛。再看他身上的著裝,那底料一看就不是尋常人家可以穿上的,而且蘇櫻還眼尖地注意到,他袖口處低調地繡著一條金絲紋龍……試問一下,古代誰才有資格紋龍?!

除了皇家的人,誰還有資格?!

蘇櫻真的是快要崩潰了,她現在隻想時間倒轉乖乖呆在家裡,之前她為啥要嘴賤跟她爹娘提議要做外賣服務的?現在好了吧,被人盯上抓走了,還是被皇家的人!

“德……德福公公……”蘇櫻的聲音無法避免地有些顫抖,白淨的小臉上表情都僵硬了,她努力地想擠出一個平易近人的笑容,最後卻變成肌肉抽搐。

而德福依舊是悠然自適的樣子,等待著蘇櫻向他提問。

“我想問下,昨晚把我抓走的……不不不,把我請走的,可是皇帝陛下?”蘇櫻生怕自己用錯一個詞,腦袋落地。

德福笑答:“是的。”

蘇櫻心裡倒抽一口涼氣,腦後的冷汗倏地滲了出來,德福這應答說得有多自然,她整個人就有多震撼。她昨晚醒來第一句說了啥來著?天子腳下目無王法?天啊,這犯法的就是天子啊!

她都快要哭出來了,眉頭擰在一起,擠出一個堪比苦瓜的笑容:“那……皇帝陛下把我弄進宮來,是為了什麼呀……”

德福對著蘇櫻,就好像永遠都一個表情似的,那張笑臉上的皺紋褶子甚至動都沒動過。他勾勾手指,蘇櫻附耳過去,便聽他說道:“姑娘,這官家做事,知道得太多,容易性命不保啊。”

蘇櫻看著德福神秘莫測的臉,他所說的話如魔音環繞在她的腦海裡,她突然就打了個冷戰。是啊,她現在是彆人案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皇帝把她抓過來想她是圓她就得圓,想她是扁她就得扁,要保命還得先順好獅子頭上的毛!

德福公公走了以後,整個凝翠宮隻剩下蘇櫻一人。

蘇櫻不知道自己應該乾什麼,她現在隻理清楚一件事,那就是皇帝把她抓進來,是讓她替代一個叫秦鳳可的女人,而秦鳳可現在身在何處,為什麼要讓她來替代,還有種種謎團,便無從得知了。

天色悄悄漸暗,夕陽將半片天空染成橘紅色,從前的她踏在那片橘紅色下悠然歸家,如今卻被抓來關在這高牆大院裡……

她想起昨晚那屏風後的人影,還有剛剛德福離去的背影,一切都顯得這麼陌生而危險,她還有那麼多時間為自己現在的處境傷春悲秋嗎?沒有。她爹娘還不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她失蹤了一天一夜,說不定他們已經急死了,還有陸玖,她今天都還沒給他送包子……

蘇櫻不得不逼迫自己打起精神來,現在凝翠宮空無一人,她正好可以趁此機會把整個宮殿給摸清楚,隻有先發製人,才不會受製於人。

穩定好自己的情緒之後,蘇櫻開始摸查起凝翠宮的情況。這不看倒好,一看就嚇一跳哇!她剛剛過於緊張,一時忘記了皇宮雖然冷酷血腥,但至少它還有光鮮亮麗的表麵是不?

嘖嘖嘖,看看這正殿裡的鎏金百鳥朝鳳屏,蘇櫻張開雙臂都還沒這屏風一半大;再看看那出自名家之手的山河百川圖,哎呀呀,偏殿書房裡還有她爹很想要的一套孤本,竟然流入皇宮來了!

蘇櫻感覺自己掉進錢堆裡了,欣喜若狂不能自已,笑得兩隻大眼睛都眯成了縫,抱著一個古董瓷花瓶愛不釋手,口水滴到上頭了立馬擦乾淨都舍不得弄臟一丟丟。她靈敏的狗鼻子嗅著每一個奇珍異寶,書桌上的筆墨紙硯更是名滿天下,看看那塊端硯!石質細膩幼嫩,發墨不損筆毫,以後她若是可以離開皇宮順便摸他一兩件帶走……想到這兒,蘇櫻終於情不自禁大笑出聲。

真是錢迷心竅!她胡亂地撥開桌上堆滿了的折子希望還能找到些寶藏,卻發現底下壓著一張紙:一念相思,隔之山海。

這是皇帝寫的字?……字裡行間透出無儘的思念和愁苦,她昨晚跟他隔著一麵屏風,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什麼樣子,不過生而為王從來都是孤家寡人,此刻的他,又在做些什麼呢?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