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2章 慘遭綁架(1/1)

“玖哥哥,這個你拿好,我要回去給我娘打下手了。”蘇櫻把那剛出爐不久,還暖烘烘的包子塞到陸玖懷裡,給他個微笑,轉身就要走了。

陸玖似乎很是擔憂,拉住蘇櫻的手,再次問道:“小櫻,你會嫁給我的,對嗎?”

蘇櫻俏皮地吐了一下舌頭,掙開陸玖的手,跑了出去。

癡癡望著蘇櫻遠走的背影,陸玖卻是沒有想到,蘇櫻這一走,到底是再也沒有回到他手裡來。

一直忙到日落西斜,蘇櫻才把家裡最後一個包子送出去,作為一個外賣小妹,她好幾次累得直喊要學禦馬術去送外賣,都被蘇勝駁回:“把你賣了都買不起一頭驢,你還作何妄想?!”

她一邊腹誹這個整天要嫁她賣她把她趕出家門的老爹,一邊捶著酸痛的大腿,走在人煙逐漸稀少的街道上。

忽然一個天旋地轉,她還沒來得及叫出聲,就被人敲了一下後腦勺,昏了過去。

蘇櫻是被一碗水潑醒的,那時候她做夢夢見了隔壁家的熊孩子脫了褲子站在她頭頂上朝她撒尿,那一碗水潑下來的時候她可謂是叫得驚天動地。

她一個激靈清醒過來,看見周圍幾個彪形大漢圍著她,目瞪口呆。

“咳咳,對不起……”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又突然想起,她特麼可是被綁架了啊!“你們是誰?抓我過來乾嘛?天子腳下目無王法,小、小心我告你們啊!”她吼那麼幾句,在眾大漢的注目下,越說越沒底氣……好歹也是n男一女共處一室,她這樣好像不太好?

“哧……”不知道是誰笑了出來。

蘇櫻還是有些惱怒的,她這麼正義凜然的一番發言居然被嘲笑了,她環視一周發現周圍的大漢從頭到尾都是一張板磚臉,難道是她聽錯了?

不過,她發現她不在什麼荒郊野嶺,也不在什麼深宮密室,而是在一個華麗的廂房裡,而在這皇城外有如此氣派裝潢的酒樓,非彩月樓莫屬了。

“嗬,在看什麼?”一把性感的男聲從旁傳來,蘇櫻本能回過頭去,發現那聲音是從一麵金絲繡山河屏風後傳出來的,也怪不得她一時間沒能發現,原來那人躲在屏風後了。

此刻蘇櫻的小心臟一直砰砰直跳,她越是清楚自己的狀況,越是感到害怕。她才剛剛過上好生活,爹疼娘愛,還有個小帥哥在追求她,她的人生一片大好,可不想殞命於此啊!

“那個……大爺?大官人?您把小女子找過來有何貴乾?……我家裡很窮的,我爹是個窮書生,我娘是個賣包子的,祖上世代種地好不容易傳了一筆積蓄下來,咱家才在皇城外買了個小房子,窮得都吃不上飯了,沒個幾斤幾兩肉煮湯也不好喝,要不您思量思量把我放了?……”蘇櫻一緊張,就有點話嘮。

屏風後的人淡淡道:“說完了嗎?”

蘇櫻一驚:“您……您還想聽?隻要您答應放了我,我可以再給您說倆時辰,說到您高興為止!”

“太吵。”屏風後的人影清晰可見,他掏了掏耳朵。蘇櫻心裡呸了一聲,你嫌吵我還不愛說呢!到底是怕死,蘇櫻不敢表露心態,賠笑道:“好的好的,大官人,您說了算!”

屏風後安靜了一會兒,前邊就有一個大漢掏出一幅畫像,攤開在桌麵,那人問道:“這幅畫上的人是你麼?”

蘇櫻忙看了一下那畫像,落款處赫然是她老爹的名字,即使她爹是個書生,但不可否認的是他在藝術上蠻有造詣,那眼眉鼻子嘴,不是她是誰?

她掃了一眼那幾個大漢,正直勾勾盯著她看,殺氣騰騰,瞎子都能看出來畫裡的就是她,她還能否認不成?

“……沒錯,正是小女子。”蘇櫻很是泄氣,他們到底是誰?怎麼會有她的畫像?他們家安分守己兢兢業業,還能惹上什麼仇家嗎?

蘇櫻想不通,她實在想不通,她雖然是有些小姿小色,可也不至於傾國傾城,讓人劫色來吧?

她還困在苦惱與沉思之中,突然屏風後的男人重重地敲了一下桌子,嚇了她一大跳,果然是仇家尋仇來了!

還沒等蘇櫻跳到地上三叩九拜求他饒命的時候,那人沉重地歎息一聲,聲音裡充滿了冰冷與疲憊:“從今天開始,你的名字,叫秦鳳可。”

一夜之間,蘇家包子鋪所在的街道張燈結彩,沒人清楚具體發生了什麼事,隻知道,蘇家大齡未嫁的女兒出嫁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