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迷小皇後:皇上,請還債

第1章 櫻兒,征婚啦!(1/1)

清晨,雲京皇城外的一條小街道上,恰是市集時,人來人往,喧鬨繁華,一派祥和。

國泰民安,人人安居樂業,所有人都認為這樣安寧而無聊的生活會這樣一天一天進行下去,直到永遠。

“櫻兒櫻兒!”蘇勝匆匆破門而入,拿著一張紙衝進廚房裡,把正在工作的兩母女嚇了一跳,“你看這是什麼!”

蘇櫻不勝其煩地把擀麵杖一扔,吼道:“臭老爹!我都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櫻兒!你聽聽,這麼亂叫法,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咱老娘剛生呢!”

蘇勝聽而不聞,顧不得女兒一身的麵粉,硬是拉住她把那張紙湊到她麵前:“兒啊,你看看這是什麼!”完了,他湊個腦袋向蘇母笑道:“咱家櫻兒有救啦!”

蘇櫻瞥了一眼蘇勝笑得滿臉皺紋的菊花臉,接著便對著紙上的內容念了出來:“征婚令:家有一房,庭院幾座;家有一庫,銀財些許。求得一女,執手偕老……”念完她就把白眼翻到了後腦勺,把紙一扔,吐槽道:“爹啊,這玩意兒跟電線杆上那些辦證廣告有什麼不同?你就不要瞎操心了好不好?”

“嗨呀!你你你,又在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胡話了,你就是因為這個性子才老大不小了還嫁不出去!”蘇勝心疼地把征婚令撿起來,疊好,放進懷裡,“總之,你爹我已經給你報了名了,畫像也交了過去,你就等著老爹的金龜婿上門迎娶你吧!”

這時蘇母終於忍不住開口:“臭老頭你整天就想著嫁女兒!咱家就這麼一個閨女,我還舍不得她走呢……小櫻,拿上這個,給陸家武館送過去。”

蘇勝似乎非常不服氣,跟蘇母吵了起來,蘇櫻見慣了這架勢,也不拉架了,踹上包裹就跑了出去。

說起來,這是她穿越過來第五個年頭了,她生前隻是一個很平凡的大學生,是個孤兒,死因嘛,很簡單,為了賺錢打工打太多給過勞猝死的……沒想到睜開眼後會來到這個朝代,這個家,老爹是個落魄書生,當年娶了包子西施的她娘,就這麼簡單。

她一直以為她在這裡,也會這麼簡簡單單地生活下去。

陸家武館跟她家不遠,一個在街頭,一個在街尾,蘇櫻走了幾分鐘就到了,路上還順了個燒餅咬著,活潑靈動的樣子,一路跟街坊們打招呼。

剛去到武館,她身後的塵土還沒落下,屋裡就衝出一個少年,濃眉大眼,清秀俊俏,由於長期練武,魁梧奇偉,英氣不凡,又因未經人事,稍顯稚氣。

他剛練完早課,滿臉都是汗珠,陽光一片灑下來,整個人閃閃發亮的。

“小櫻!”他一臉慌張地跑到蘇櫻麵前,還沒站穩就抓住她的肩膀質問道:“小櫻,我剛才看到你爹拿了征婚令走了,怎麼回事?你不是說要嫁給我的嗎?”

蘇櫻汗顏,她老爹到底是有多風風火火?滿大街都知道她應了征婚,真是有夠丟人……她蘇櫻可不是這麼隨隨便便的人,她所認可的夫婿,必須是個成熟穩重、氣宇不凡、頂天立地的男人,不能貌比潘安不重要,家財萬貫,比什麼都好,嗬嗬嗬……

蘇櫻輕輕推開陸玖的手,無謂道:“玖哥哥你彆急,你也知道我爹那性子,什麼破事兒都乾得出來!這征婚啥的……八字還沒一撇呢,誰知道這是真是假?”她見陸玖還是一臉焦急,便隻好把他拉到一個角落裡,做扭捏狀:“玖哥哥,我也說了,等你什麼時候繼承了你爹的武館,就可以上我家提親啦!到時候你教武,我收錢,賺好多好多的銀子把咱家的小金庫塞得滿滿的,那還不好嗎?”

陸玖聽聞這話,終於喜笑顏開,拉著蘇櫻說道:“你還記得上回你給我家出了個主意嗎?我爹聽你說的,開了個免費體驗班,大家一聽第一節課不收學費,都過來習武,上完第一節還想上,那之後我爹又收了很多新學生,賺了不少銀子呢!多虧了你,小櫻。”

蘇櫻一聽,這主意成了,瞬間臉上便笑出了幾道包子褶,托著下巴來回踱步,興奮得都站不住腳了:“這太好了!我還有好多好多的點子呢,等你上我家提親,咱倆一起經營武館,還會有更多更多的銀子哦。”說著說著,她眼前仿佛出現了成堆白花花的銀子,正朝著她招手。

她心裡打量著陸玖,雖然劍眉星眸的惹得鄰女窺牆,但總也是少年衝動了點,等他過了他爹那關,即便不是萬貫纏腰,他作為陸家九姐弟唯一一個獨子,也差不到哪兒去。

唉,也就是她家老爹才杞人憂天覺得她嫁不出去,她隻是不想十四五歲就給人家生孩子侍奉公婆,這樣的人生太無趣了!還好陸玖跟蘇櫻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一直對她一心一意非她不娶……說不上對他愛得死去活來,可她還是很有好感的。

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不是嗎?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