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實習生

第9章 出土文物?(1/1)

第9章出土文物?

“喲,馬記者,你總算來了,離那些刁民遠一點兒!”

從我站立的位置西北方向快步走來一個人,矮矮胖胖的,剔著短寸頭,正是有過一次合作的農家樂項目經理,姓付來著。

這個付經理一邊向我快步走來,一邊揮手示意,好像很著急的樣子,催我離開那些村民遠一點。

“付經理,怎麼回事?”

我來回看了看,現場這個付經理的工地保安們正和一些村民稀稀拉拉地對峙著,其中一些人情緒激動,用當地的方言不知道在吵些什麼。

沉吟了一下我還是決定先向這個付經理詢問一下大致的情況。

“哎喲,馬記者,你可是不知道啊,本來談的好好的事情,我這項目又讓他們給攪黃了!”

付經理臉上布滿氣憤的神色,想要給我遞根煙,我沒接,聽他怎麼說。

付經理卻沒往下細說,而是把我拉到了旁邊,悄聲說道:“馬記者,幫我報道報道這些村民的惡劣,好處少不了你的……”

說著,一隻胖手突然伸進了我的口袋,我隱約感到褲兜裡多了點什麼。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付經理就笑嗬嗬地拍了拍我肩膀,“咱們都是兄弟了,今晚事成之後,還有多餘的好處!”

“不是吧?你這是乾什麼?”我一把抓出褲兜裡的東西,卻是一小卷錢幣,大概有個一千塊吧!

但是對於我這個窮學生來說,這不亞於一筆巨款了,因為這錢夠我在學校裡頭花大半個月的了。再說,這付經理一上來不先說事情,直接先給我塞了點錢,一定發生了點不小的事情。

付經理見我抓著錢想要給他,連忙雙手來推,一邊說道:“小馬記者,你就幫我拍一拍這些村民施暴的行為,記錄記錄他們這些人的刁民行徑,是怎麼連夜衝擊我們駐地的,造成了多麼惡劣的後果。其他的,你可以不用管……”

“也就是說,你想讓我順帶拿鏡頭嚇唬嚇唬他們?”我思索了一下,沉吟著說道。

“是啊是啊,就是這個意思!”付經理高興道:“本來就是這麼個小事,不過大晚上的勞煩你跑過來一趟,所以慰勞你點兒辛苦費,收下吧,小意思,小意思!”

“那我先去拍吧!”我見推辭不掉,便心生一計,決定先去拍攝,看看這老油條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

於是在付經理高興的點頭下,我打開攝像機,扛在肩頭上就走了上去,對著現場到處一陣猛拍。慢慢的,逐漸走近這些村民。

“王八羔子小畜生,你們這些沒良心的記者,就跟有錢人勾結一起!”

突然,不遠處的一個村民就對著我的鏡頭罵了起來。

我不動聲色地走向他,這時工地上夜色一片漆黑,隻有幾盞探照燈照射著工地,沒人能看清楚我的表情。不過,走到近處,我也能分辨出來,這個村民四五十歲的樣子,身後還站著一個垂垂老矣的老漢。

“你先彆罵臟話,我是記者,但絕不是跟有錢人勾結,我來這兒就是做采訪的,你們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導致你們與項目負責方發生了衝突?”

我義正言辭地說道。

那個村民被我說的氣息一滯,隨即道:“那個姓付的不是東西,想要吞掉我們這裡出土的古董。”

“古董?”我聽得一愣,“這裡不是在建農家樂嗎?怎麼又跟什麼古董扯上關係了?”

這時,那個村民後麵的老漢顫顫巍巍地上來了,他們兩個和村子裡的其他人站的不是很近,其他那些人正在和工地的保安推推搡搡的,估計這個老漢身子骨不太好,所以站的遠點,這個中年人是他的兒子。

老漢走到我的跟前,仔細端詳了我一下,這才道:“小娃子你懂個啥?我們這地方曆史可長了去了,地底下的寶貝多的數不清!”

“……文物?”我這下聽懂了,地底下的寶貝,不是考古文物是什麼?

原來是這處工地挖出了文物,那個付經理想要獨吞,但是被路過的村民發現了,於是回村便叫來了這麼多人,跟他對峙。

詢問了幾個來回之後我便心裡有了底,敢情那付經理不是個好東西,想趁機倒賣點文物,但是卻被眼賊的村民們給圍堵了。

這段采訪可是被我的攝像機完完整整地記錄下來了。然後我又問道:“那你們聚集起來跟這個農家樂對峙,目的是什麼?”

老漢沒來得及說話,那個中年村民就插口道:“他想獨吞那是休想了,在我們村子出土的東西,應該歸我們所有!”

“原來如此……”我聽得暗暗好笑,這些人看來真的是利欲熏心,想占便宜的時候都不想一想國家的法律法規。

出土文物,都要上交給國家啊!

但是,現在我就發現我麵臨著一個偌大的嚴峻問題:該怎麼保住出土的文物?

我還沒有見到文物長什麼樣,不知道是一件還是一批,但是想要保住不被這些人瓜分轉移走,恐怕是難上加難,就在我跟這兩個人交談的過程中,付經理帶著兩個保安已經警惕地向我這邊走來了。

“付經理這夥和村民這夥,都沒啥善意,我要是強行要保文物,恐怕撕破臉之後寸步難行……”

心念電轉,但是我腳下開始移動,朝著各個方向的場景拍了幾個鏡頭,這時付經理已經帶著人來到了我的身旁。

“小馬記者,拍的咋樣了?”付經理問道,整個就是笑麵虎一個。

我點了點頭,“都拍下來了,剛才那倆村民對我威脅恐嚇的話也記下來了。”

“真的?那太好了!”付經理很是高興地道,“那就行了,那小馬記者,你的任務也完成了,時候不早了,咱們到我辦公室去坐坐,然後我叫司機送你回家休息!”

“不用送了,我到外麵打個車就行了。”我有些警惕地拒絕道。兜裡的一千塊錢,我還得想辦法還給他,我才不替他做事呢!估計下一步就是讓我給他寫篇報道抨擊這些村民的,我才不乾!

但是還沒有想完,付經理就一手緊緊握住了我的手臂,狀似親熱地便拉我便說道:“走吧,去我那兒坐坐,我給你倒杯茶喝!”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