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實習生

第8章 突然的來電(1/1)

第8章突然的來電

敲了敲門,芸芸又把房間門打開了,“這麼快嗎?”

“哦,”我撓了撓頭,手裡拿著點藥水給她看了看,“我把你撞倒擦傷了,所以買了點藥水給你,我給你擦上吧!”

“西瓜呢?”芸芸念念不忘她的西瓜。

“大熱天的,西瓜剛從外麵買回來,先放冰箱裡頭冰鎮一下吧,我先給你抹藥。”我說到。

“不了,我自己來就可以。”芸芸對我的戒備心理還是挺強。

我指了指她的背後,“你有塊擦傷是在後麵,不好擦吧,我幫你得了,沒事的!大家都出門在外,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在我這個“不懷好意”的租客的強烈要求下,芸芸總算勉為其難答應了,“好吧!”側身給我留出了過道,我得以進入房內。

其實我是真心想幫她上藥的,沒有太多歪心思。進了屋後芸芸坐在了椅子上,我則繞到她的背後,打開藥水,拿出醫用棉簽,給她擦拭。

“嘶——”

藥水剛剛擦上,芸芸就有些倒吸冷氣,擦傷對於女孩子來說都很疼的,尤其是上藥。

“你叫芸芸是吧,全名叫什麼?”我見她發疼,便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當下問道。

“我姓謝,叫謝芸,小名叫芸芸。”芸芸回答著,“你又是做什麼的?”

“我啊,我是大學生,來鳳凰市電視台實習的。”我如實回答。

芸芸哦了一聲,“將來當記者啊,那敢情好,媒體人光鮮靚麗。”

我笑了一笑:“今天在電視台打聽了一下他們的工資,大概一個月也就兩千多吧!”

“不可能吧……”

我和芸芸有一句沒一句地聊了一會兒,總算把藥水給她擦上了。這陣功夫映在眼前的吊帶和雪白香肩,是我今後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無法忘卻的景象。

能在一個長相七分的女孩子房間裡待這麼長時間,絕對是我這個吊絲的美好享受。正想著跟她多嘮一會兒,我的手機響了。

“陌生號碼?”我皺了皺眉,是一個電話簿裡沒有的號碼,但是顯示是鳳凰市本地號,我想了一下還是接了起來。

“喂,哪位?”

“您好,是馬記者是吧?我是‘富春居農家樂’的項目經理,老付,上次你們來采訪的時候,我們見過麵的!”

電話那頭是一個令我有點印象的聲音,語氣稍微急促地說道。他這一說,我登時想了起來,跟著蔣濤去采訪那個重新開工動土的億元項目時候,見過這個項目經理,好像姓付來著。

“嗯,付經理你好,不知道什麼事啊?”我奇怪地問道,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我的手機號的。

那頭那個付經理說道:“剛才我給蔣記者打了電話,他沒空,說是讓我聯係一下你,能不能現在過來我們這兒一趟,有點事兒又發生了!”

“什麼事兒?”我的心思提了起來,作為一名新聞學子,身上有著基本的新聞敏感性和職業責任感。

“是這樣的,本來我們不是和那些村民已經協商好了嗎?結果現在他們又阻攔著,不讓施工了!”這個付經理很是惱火地說道,“還是希望你們電視台能夠關注一下,這樣的村民出爾反爾,簡直太壞了!”

“不會吧?”我皺了皺眉,下意識地認為這不可能,我們國家的農民是很老實的,基本不會出現這種現象。肯定是哪個方麵又出了問題。

“馬記者,你就來一趟吧!晚上我請你吃宵夜!拜托了!”這個付經理懇求道。

“呃……那好吧,我儘量快點趕過去瞧瞧!”我答應了下來。

“太好了!我派車去接你!”付經理一聽有戲,立馬高興道,“馬記者,你住哪裡,我現在就讓司機開車過去!”

“你讓他到電視台門口等我吧!”我隨口說道。既然是出任務,我得到電視台領取一下采訪用的設備。

“好、好!”這個付經理滿口答應。

放下電話,芸芸張了張一雙水靈的眸子,“怎麼?有事要去加班啊?”

“嗯,是的!”我戀戀不舍地說道。和妹子單獨相處一室的感覺是無比美妙的,奈何有突然狀況發生,我得出發!

早在學校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準備了,新聞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二十四小時隨機發生的,要想入這一行,必然是有所犧牲,有所付出的。

“哦,那你去吧!”芸芸看似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我的腳沒啥事,待會兒就睡覺了,你也早點回來休息!”

“嗯,好,那我先走了!”

我簡單收拾了一下,便告辭出門,臨走又叮囑了芸芸一下,“西瓜在冰箱裡,冰鎮的差不多了,你可以拿出來吃了!”

說完,我連忙出門下樓,趕往電視台。這時蔣濤也打來了電話。

“文強?我是蔣濤,晚上有事過去不了,你想過去的話,到台裡領我的機器,然後過去看看怎麼回事就可以了,要是那些人發生什麼衝突,你切記保重自己的安全!”

蔣濤老師叮囑道。

“好的,蔣老師,沒問題!”我滿口答應,心底卻是燃起一股期待之情。這也算是自己獨立出任務了!

趕到電視台,刷卡,領機器,下樓,出門。廣電中心的院門外已經停著一輛江淮轎車了。

車旁邊站著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看樣子便是這輛車的司機,見到我走出,連忙熱情地迎上來,“馬記者是吧?我是付經理的司機,來接你的!”

“好、好!我們走吧!”我簡潔地答應一聲,便和他上了車。司機發動油門,載著我趕往目的地。

又來到那個采訪的地點,也是位於鳳凰市郊區一個叫做南崗村的範圍。車子一到富春居農家樂的項目工地現場,我便看見了大批的人群,不知在吵吵嚷嚷些什麼。

我下了車子,徑直提著攝像機走向了人群,能看得出來,這些人大部分是當地的村民,其中有一些工地的工人和保安在和他們吵鬨。

“怎麼回事?”我走到人群中間,向著眾人便這麼問出了一句話。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