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實習生

第4章 找房子(1/1)

第4章找房子

“啊……”她不禁輕叫了一聲,但隨即便收住了聲音,怕被人發現,身體立時變得有些僵硬。但是眾人都往外擠了出去,她也忙是緊跟著往外走。隻不過臨到轉角處,終於回頭惡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表明她很是氣憤。然後才踩著高跟和幾名友人一道走了。

“哼哼,還敢對實習生有意見,有意見也得憋著!明明骨子裡很浪,裝什麼裝?剛才的一抓,就算是我代替廣大吊絲對你的懲罰了!”

我滿臉的大義凜然,不過我還有正事,吃飯,找房子!

從保安室取了我的小行李箱子,便出了廣電中心大廈的大門。找了家飯館隨便吃點東西,蓋澆飯足夠了!

“小兄弟,你這是住店還是租房啊?”

店老板是個男的,從後廚給我端來了宮保雞丁蓋澆飯,看見我帶著個箱子,便問道。

“租房子,想找個便宜點的。”

“便宜的有哇,你看——”店老板給我指了指,我看過去,這才看見這家店門口還掛著個牌子,上麵寫著:住宿/日租/短租/長租,價格實惠20元起!

“我擦,20元起,夠狠,老板你是在造福大眾嗎?什麼房子啊?”寫的這麼實惠,警惕心比較重的我都差點心動了。不過要我在中午短短兩個小時內找到房子,還真是很難,所以看看倒是無妨,起碼在這邊開著飯館,還怕他騙我不成!

“你先吃,吃完我帶你去看房,小區的樓房,房子還不錯!20塊錢是鐘點房!”店老板嗬嗬一笑,先去忙了。我也美滋滋地開始享用我的蓋澆飯。

吃過之後,店老板領我上了門口的吉利轎車,開車帶我去看房子!“不愧是生意人,真講究!”頭一回看房子就受到車接車送的待遇,我表示挺享受。

“喏,說了不遠,這個小區就是,到了!”店老板開車進了五百米外的一個小區:繁華禦景小區。全是高樓!劍指青天一般的矗立著,讓我見識著鳳凰市這個a省省會城市的狂霸之氣。

“房子在這個單元的16樓。”店老板說了一句,帶我坐電梯便上去了。出了電梯看見一梯兩戶房門都是正敞開著,“左邊是男公寓,右邊是女公寓。”

店老板說著,帶我進了女公寓……慢著,女公寓?我性彆特征很明顯啊,你領我進女公寓乾啥?

“芸芸!”店老板喊了一聲,裡麵登即有個女聲回話,走出來一個女的。我頓時眼前一亮:不錯!

這個女孩子約莫也有個二十了,此時正值炎炎正午,氣溫很高,室內為了節省,沒有開空調,客廳正中央有個立地風扇在吹著風。女孩子輕衣薄衫的,腿上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熱褲,一雙白腿長得一點也不肥不瘦,恰到好處,又細又白!上身一件吊帶衫,被電風扇的風吹著,時而飄動起來。

看到這個女孩子的同時,我心裡就做出了決定:老子就租這裡了!

“這是芸芸,我老家親戚介紹來的,幫我打理這裡。平時有什麼事情找她就行。”店老板簡單介紹了一下,我也弄清了,這老板平時在那邊開店,在這個小區買了兩套房子,一梯兩戶,開發出來作為公寓對外出租,還雇了這個“芸芸”日常照看著。

到男公寓這邊看了房子,裡麵是三室一廳,客廳竟然隔成了三個小隔間,推門一看,隻有一張床,一個床頭櫃,除此之外彆無他物,也沒有多大的下腳處,牆上粘著一些掛鉤,用作掛東西用,名符其實的膠囊公寓。

“主臥一個月900,陽麵次臥800,不過這間暫時沒人租就芸芸先住著了。那個陰麵次臥700。剩下那三個隔間便宜,一個月400就行了。”講了一會兒價,店老板給了我個最低的價格。

“行吧,不過我要那間有空調的。”我就此下了決定,目前的經濟狀況也隻允許我租膠囊公寓了,單間租不起,我是吊絲!

老板,現在是房東了,見事情搞定了便收錢走人了。留下我和那個芸芸,大中午的沒什麼人,芸芸看了看我,沒說啥話,邁著小雙小細腿兒又回對麵女公寓看電視去了,隻剩荷爾蒙有點爆棚的我還站在原地。

看了看表,才一點多點兒,我便在我的膠囊小間裡休息了個二十來分鐘,才起身趕到了電視台。

蔣濤老師已經整裝待發,見我到來,便說道:“文強來啦,那我們準備走吧!”我見他已經準備好了攝像機、話筒,便直接提在了手上,力所能及的體力活就是實習生首先應該乾的。

下了樓,竟然還有專門的采訪車!車身上還噴著鳳凰市電視台的字樣和圖標,顯得高大上!“專車接送啊!”我有些興奮道。

“是,我們這期是去做個反饋類的一期新聞,不是暗訪,類似於公務性的采訪,所以坐車去,正式一點!”蔣濤老師說著,一下坐上了車。車上竟有專門的司機,副駕駛上坐著個女的。

“這個是《鳳凰晚報》的記者,林記者。”蔣濤客氣地給我們互相介紹了一下。司機開車,啟程前往郊區的目的地。

開了大概半個小時,我們來到了一個村子外麵,這裡是一片開發動工過的土地,有幾台挖掘機在不緊不慢地乾著活。蔣濤帶著我們下車,徒步走進一棟場邊還未拆除的二層小民樓,這裡被開發商用來當做項目的駐地。

項目經理熱情地接待了我們,各種握手,讓秘書倒水。我了解了事件的來龍去脈之後,分析得出事情主要是三方:開發商、村委會、村民。每當發生征地遷拆之際,村民肯定會就補償款事項表達強烈不滿和嚴重抗議,聚眾阻擾施工;開發商這時便會繼續找當地村委會協調解決;村委會協調不力,三方就補償達不成一致,村民要的太多,開發商不想給那麼多,於是工期就此延誤。這種情況在全國都是大同小異,甚至會發生惡性打人殺人事件。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