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實習生

第2章 撞破好事(1/1)

第2章撞破好事

“此地不宜久留,知道的越少越好!”我禁不住聽了那麼一會兒,猛地想起職場明哲保身的道理,這便想挪步離開。哪知大樓外麵風正大,忽然樓道口的窗戶湧進一陣風來,那間寫有“資料室”的屋子便突然房門大開,露出了裡麵的一切!

“噗!”

正含著一口水的我猝不及防。

“啊——”

那女的被房門的猛然打開嚇了一跳,拍了身上的男人一把,埋怨道:“你怎麼連門都不關,出事了怎麼辦?趕快去插上!”女的連忙催促男的把門反鎖上。

“嘿嘿……一時心急忘了。”男的撓撓頭,有些不舍地打算起身,兩人齊齊往門口的方向看來,頓時呆住了。

我也呆住了。娘的怎麼這麼不趕巧,這風吹得再晚一點我也就走掉了啊!麻痹的!

“啊——”還是女的反應快,尖叫了一聲便捂住了自己的臉。我也反應了過來,尷尬地一笑,轉身就要溜,那個男的卻開口了:“喂,你是哪裡來的,沒見過你啊!”

“不認識最好!”我心裡暗想,拔步便走。

“哎,你先不要走啊!”這男的有些急了,語氣變得有些生硬。那女的一拍他,一把將他推開,氣急道:“你趕快回去吧,我去說!”

說著竟然從桌子上翻了下來,顧不上整理被搞得淩亂的衣裙,便急慌慌地追上了我,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小帥哥,彆急著走啊,有話跟你說!”

我隻得停步。心中卻是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這他麼是要問清楚我是誰然後再對付我,以便乾脆利落將我趕跑的節奏啊!早就聽說過社會上都是這樣!那個男的一看就是個領導,這下老子吃不了兜著走了!

沒想到實習第一天,連實習老師都沒見著就要卷鋪蓋回家了!

“啥事啊?”我哭喪著臉問到。

這女的瞧了瞧我,壓低了聲音道:“剛才的事情……你可彆說出去,好嗎?”

“為啥啊?”

“這種事……哎呀,太丟人了,怎麼能往外說呢?”她臉紅了一下,隻得繼續道。

“哼,你們這些女的,該說你們什麼好,大白天的跟男人……”

“噓!”這女的急忙衝我豎了個食指在唇上,催我噤聲,怕被人聽到。那雙唇嬌豔欲滴,看得我更是心神一蕩,於是咳了一聲,“那你說怎麼辦吧?”

這女的一時氣急:“你還想坐地起價不成?你難道不知道他是誰嗎?”

“不知道,我今天新來的,實習生。”我豁出去了,反正我是目擊者,他們有苟且被我撞到,等於把柄握在我的手裡,與其被趕跑,還不如臨死反擊一把,說不定還能逼迫這女的讓我碰一把什麼的!

“呀,實習生呀,哪個大學的?我最喜歡你們這些實習生了,心地善良,工作積極,人特彆好!”這女的開始變著法的誇我了,想討我歡心。

“想讓我封口也好辦,你得滿足我!”我看著這女的身材,實在忍不住想跟她發生點什麼,於是鬼使神差地下了這麼一句最後通牒。

“啊?——”女的張著紅唇,有些驚訝。但在我威脅一般的眼神下,沒多久便似是下了決定,有些無奈道:“好吧,可以。什麼時候什麼地點,你選擇,但你要言而有信。”

“我靠,這麼順利?”我暗暗竊喜,“那好,你把你的電話留給我,我先想好了再通知你,必須隨叫隨到!”

“那不行,還要上班呢!”女的有氣無力地說道。

“我說的自然是下班時間!”

我撇撇嘴,記了她的手機號,“你長的這麼漂亮,在台裡肯定很出名,我一查就能查到,嘿嘿……”我的意思很明顯,彆想著能撇清乾係逃之夭夭,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隻要在這電視台一天,我就能知道這男的和你姓甚名誰!

“你……”女的還想說些什麼,這時樓道的另一頭響起了腳步聲,有人在附近活動,她登時吃了一驚,連忙便道:“回頭再說,我先走了!”說罷,急匆匆地一邊整理身上衣物,一邊從這邊的樓道走了下去。之前那個男的自然已經離開多時,看樣子領導當慣了總是不方便出麵,連善後都讓女的來做。

我也回身走了回去,來到大城小事、天天逗比的辦公室,走了進去。

“唉,蔣老師,你要帶的實習生來了!”

坐在門口處的一個女編導見我進來,因為之前王凱已經介紹過我,所以認得我,便抬手向著坐在辦公室裡間的一個男記者招呼了一聲。

“嗯,你好,你是馬文強吧?好名字,哪個大學來著?”這個記者老師站起身來,熱情地跟我打招呼,“我叫蔣濤,實習期間你就跟著我吧,李主任把你安排給我了!”

“好的,蔣老師,有啥事儘管吩咐!”我也熱情洋溢地回答到。辦公室裡麵的氛圍讓我燃起了新聞理想。

“好,我先給你講講我們欄目組,還有攝像機,你儘快熟悉一下,下午跟著我出去跑新聞!”蔣濤老師大概三十多歲,快人快語。

經過一番介紹,我對自己分配到的節目組有了一定的了解:與一般的電視節目組不同,我和蔣濤老師所在的欄目是《喉舌》,顧名思義,定位是為老百姓說話,這在新聞上有個專業一些的名詞:輿論監督;在民間有更淺白一些的詞語:暗訪、曝光。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