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諜

第1250章 交接序幕 七(1/1)

“你是軍統局駐滬辦事處籌備專員陳明翔吧?我是蔣波城,你們軍統局的人毆打憲兵隊的人,這在滬市已經要成笑話了,嚴重損害了我們山城政府的形象,眼下正是準備接收滬市的時候,輕重緩急分不出來嗎?”

“馬上停止這種行為,讓憲兵隊的那群混蛋趕緊撤走,丟人現眼!今天晚上你和忠義救國軍的人到市黨部駐地開會,這件事我會通知戴立和張真夫的!”對方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蔣波城是委座的代表,在滬市他的身份最高,軍統局忠義救國軍和原汪偽政府警政司特彆行動總隊的人,在思南路的陳恭波彆墅,暴打滬市憲兵隊的人,這件事當然會有人通知他。

而軍統局的戴立和山城憲兵司令部的司令官張真夫,這時候都沒有在滬市,接到報告後,蔣波城不得不以山城政府軍委會的名義,勒令雙方立刻停止毆鬥,至於追究的事情,就彆想了。

陳明翔放下電話後,與阮青原和夏中明走到院子裡,薑厷美此刻被揍的鼻青臉腫,鼻子出血了,嘴角也帶血,衣服滿是灰塵和腳印,疼的像個大蝦米一般蜷縮在地上。

這已經是對他留情了,旁邊的數十個憲兵,被打的站都站不起來,斷胳膊斷腿的占據三分之一。

“薑厷美,算你今天運氣好,有人給你說話了,我知道你心裡不服氣,後天我就要坐飛機去山城軍統局總部述職,你不是憲兵司令部的嗎,回去後抓緊時間告狀,最好把我在山城抓起來,毆打憲兵那也是條罪名!”

“我警告你,隻要我沒事,滬市但凡是軍統局接收的資產,你就乖乖的給我滾蛋,這是我的地盤,想在這裡和我鬥,你沒有資格!現在帶著人趕緊滾,彆臟了軍統局的地方!”陳明翔冷笑著說道。

薑厷美被兩個手下從地上扶起來,連句屁也不敢放,老老實實的走了,人家要他跟上峰告狀,還點明白後天就到山城軍統局總部,擺明了就是不怕憲兵司令部的壓力。

“這小子回去肯定會添油加醋的給憲兵司令部彙報,為了照顧憲兵隊司令部的麵子,戴老板總得表示一下,實質性的懲罰是不會有的,或許會宣稱給你關禁閉兩天。”阮青原說道。

“憲兵司令部的麵子是麵子,我們軍統局的麵子就不是麵子了?如果憲兵司令部敢對軍統局施加壓力,我回來就再揍他一頓!憲兵司令部的手想要伸到滬市,也得看看各方勢力答不答應!”陳明翔說道。

陳明翔要是擔心那才是見鬼的事,委座和夫人單獨接見,這叫什麼,這叫簡在帝心,你憲兵司令部再厲害,敢抓我?

“蔣公,軍統局和憲兵隊這些人渣敗類,真是我們山城政府的恥辱,為了今天的抗戰勝利,我們付出了多少犧牲做出多少努力!接收是何等重要的大事,這關係到國家和民族的臉麵,可是他們呢?”

“就像是一群蝗蟲,一群餓狼,所到之處寸草不生,房子、車子、票子什麼都要搶,搞得整個滬市民怨沸騰,老百姓暗地裡都在戳我們山城政府的脊梁骨!”山城政府中黨部滬市黨部主任委員勃然大怒。

“憑良心說,軍統局為抗戰勝利,也的確付出了巨大代價,拋頭顱灑熱血,前前後後犧牲了幾萬人,忠義救國軍進城的時候,報紙上的照片你也看到了,穿的破破爛爛,在艱苦的環境裡始終沒有放棄和日本軍作鬥爭。”

“但是這支剛成立的憲兵隊,那就是滬市的毒瘤,對於抗戰毫無貢獻,就知道跑來撈現成的,你要有心理準備,今天的事情絕對不是個例,而是大風暴之前的預兆。”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滬市冒出了二十多支接收隊伍,中黨部的、市黨部的、三青團的、軍統局的、中統局的、第三戰區的,還有些沾親帶故的,牽扯到各方的利益,哪怕是委座也隻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我之所以沒有把這件事直接捅到委座那裡,就是不想讓他為難,也不願意得罪那麼多的勢力,這股風氣是刹不住的,麵對巨大的利益,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會出現!”蔣波城說道。

第三戰區蘇浙先遣軍浙滬彆動總隊部、軍委會滬市工人忠義救國軍、三民主義青年團滬市支團部行動隊、京滬行動總部及鬆金青昆行動總隊、長江下遊挺進軍京滬區總指揮部、浙滬遊擊指揮部總隊部、南彙先遣軍

滬市冒出來的地下抗日組織、遊擊隊、黨部勢力和戰區先遣機構,簡直是五花八門,全都盯著滬市這塊大肥肉,眼睛閃現著綠光,張開血盆大口想要撕下一塊肉來!

在這樣的情況下,通知軍統局副局長戴立,通知山城憲兵司令部總司令張真夫又如何?他們根本不當回事,眼睛早就被滬市的財富迷住了!

而且,這麼多勢力在滬市哄搶,你蔣波城單單盯住軍統局和憲兵司令部,這到底是想乾嘛,想給我們好看?

更何況,眼前這個看似義憤填膺的省黨部主任委員、駐滬軍事代表和未來的副市長,手裡也不乾淨,彆以為他不知道,市黨部在滬市也是發大了。

剛來就把汪偽政府三省稅務局的局長私宅給搶做辦公地點,裡麵的大量財產讓這些人私分了,這不是擺明了賊喊捉賊嗎?

“蔣公說得對,我才是山城政府中黨部任命的滬市黨部主任委員,可眼下整個中黨部係統,在滬市竟然冒出了四股勢力,都是以前沾點邊的機構,抗戰時期不在滬市或者躲起來,抗戰勝利了就跳出來搶奪財物。”

“滬市的老百姓把這叫做五子登科,那五子?房子、票子、車子、條子(既金條)和婊子,風氣之敗壞可想而知。說起來慚愧,彆的勢力在滬市一通折騰,幾乎是見什麼搶什麼,我的滬市黨部也要搶,不搶沒法對上對下有個交代。”黨部主任委員搖了搖頭。

他倒是沒有隱瞞,很明白的點了出來,彆人都搶我不搶,上峰不高興下屬不開心,失去了支持,拿什麼來穩固主任委員的職務?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