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諜

第1249章 交接序幕 六(1/1)

薑厷美大搖大擺的坐在彆墅客廳裡,抽著煙還翹著二郎腿,看著對麵如花似玉的一對姐妹,要不是顧忌這是陳恭波的情人,在滬市的知名度太高,他倒是有心想折騰點事。

對於即將趕來的陳明翔,他自認為是能夠對付的,這人以前就是漢奸,也不知道為什麼,居然走通了戴老板的關係,搖身一變成了軍統局的人!

薑厷美和山城憲兵司令部的總司令關係好,與即將成為滬市大人物的吳副市長關係也不錯,有這樣的大人物撐腰,他底氣硬的很。

隨著車輛的喇叭聲,一百多忠義救國軍的官兵,在阮青原的帶領下衝入彆墅院子大門,緊接著,夏中明帶著一百多警察衝入彆墅大門,警察和特務把這裡包圍的水泄不通。

一群連軍裝都沒有穿,手裡拿著左輪手槍的滬市憲兵隊,看著眼前殺氣騰騰的警察和特務部隊,頓時就慌了神。

這都是薑厷美到了滬市之後,招募的幫會分子和流氓地痞,自身並沒有什麼戰鬥力,也不敢和人家正規軍作戰。

誰都不傻,看這架勢,知道今天的行動是撞到鐵板了!

就在這時,三輛黑色的福特轎車開進了彆墅院子的大門,陳明翔帶著自己的警衛班趕到了!

“誰是薑厷美?”陳明翔走上台階說道。

“我就是山城憲兵司令部駐滬憲兵隊的隊長薑厷美,你是軍統局的陳明翔吧?”看到這一幕的薑厷美,表麵上滿不在乎,但他的額頭已經開始冒汗了。

陳明翔帶著大隊人馬趕到彆墅,顯然不打算和他講道理,而是打算試試誰的拳頭硬!

真和軍統局方麵起了衝突,那也是相當危險的事,戴老板的厲害,連憲兵司令部的總司令也覺得怵頭,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薑厷美,難道這裡的主人沒跟你說,彆墅是由我們軍統局駐滬辦事處接收了嗎?”陳明翔冷冷的說道。

“說了,可是她們沒有手續,誰先來的誰先接收,如果軍統局有異議,可以找憲兵司令部協商歸屬問題!”薑厷美嘴硬。

“軍統局辦事情,什麼時候要和憲兵司令部打招呼了?你敢羞辱我們軍統局,弟兄們,給我狠狠的打,打不死為原則!”陳明翔掏出雪茄煙,很悠閒的劃著火柴點了一支。

將近三百名軍統局特務和警察,聽到這句命令,立刻就衝到憲兵們的身前,一頓拳打腳踢,連薑厷美都被陳明翔的保鏢拖到院子一通暴打。

整座彆墅的大院子,滿是鬼哭狼嚎的聲音,不但引來了好奇的滬市市民,甚至引來了巡邏的日本憲兵和海軍陸戰隊士兵,然後,這個消息開始在滬市瘋傳起來。

“陳明翔,你不過是個投誠的漢奸,居然敢襲擊山城政府憲兵,你不要命了?”薑厷美捂著頭喊道,被踢得滿地亂滾。

他萬萬沒有想到陳明翔的膽量這麼大,敢毆打憲兵,這簡直是造反!

“昨天晚上你們酒沒喝好還是飯沒吃飽?丟人現眼的玩意,使勁給我打!”阮青原氣壞了,對著特務們就是一聲大吼。

軍統局為抗戰犧牲了那麼多兄弟的生命,現在接收勝利果實的時候,這群地痞流氓組成的憲兵隊,敢來碗裡撈肉吃,這就犯了軍統局的大忌諱!

陳明翔的身份現在還不是很清楚,但被人當麵喊做是漢奸,未免臉上有些掛不住,阮青原也有點生氣了。

“他們慢慢打,走,咱們到客廳坐坐,喝杯茶聊聊天,我們有的是功夫和他們玩!”陳明翔笑了笑說道。

等三個人走進客廳,和卓賢和和冰賢兩姐妹已經在泡茶了,而眼尖心細的阮青原發現,陳明翔使用的紫砂杯,似乎是個專用杯,自己和夏中明,用的都是待客杯。

陳恭波的這對姐妹花情人,在山城政府也是鼎鼎大名的,都說是氣質優雅貌美如花,今天一見,穿著洋裝膚白貌美,言行舉止一顰一笑自帶風情,果然是名不虛傳!

但阮青原認為,這對姐妹和陳明翔的關係絕不一般。瞧瞧,陳明翔剛坐下,她們就一左一右陪著他坐同一個沙發,眼神裡的喜悅和愛慕,那是掩飾不住的,有情況!

看起來陳明翔和戴老板都有一個毛病,那就是好色,作為陳恭波的心腹嫡係,居然挖了陳恭波的牆角,真夠厲害的!

“戴老板來電,要我後天去山城述職,來接我的飛機,上麵還帶了上千套軍裝,後天早晨你隨我去大場機場,把軍裝拉回警察學校。”

“抗戰勝利了,我們不能穿的破破爛爛站崗執勤,那有損軍統局的形象,艱苦奮鬥的精神風貌已經展示了,以後要步入正軌。”陳明翔說道。

“戴老板要你回總部述職?這可是即將飛黃騰達的好兆頭,老弟,將來可要多多關照啊!”阮青原大為羨慕。

“彆那麼說,都是自家兄弟,日後但凡有用得著的地方,直接開口就是了,很快就要成立軍統局滬市特區了,王新衡擔任區長,劉仿雄和我擔任副區長,都是混口飯吃,大家相互幫助吧!”陳明翔說道。

“王新衡以前也來過滬市,港城的少將區長,那是個有通天背景的主,是大公子的同學,關係非常鐵,至於劉仿雄少將,是戴老板的老鄉,屬於江山係的人,絕對的心腹嫡係。”

“老弟啊,看起來這個滬市特區的水,那可不是一般的混,你夾在這兩派勢力當中,日子怕是不那麼好過,自己凡事要小心謹慎,這些大佬們鬥法,躲遠一點比較好!”阮青原倒吸一口涼氣。

話音剛落,電話就響了。

“瞧瞧,這肯定是有人來製止了,而且這件事很快就會鬨到山城去,我倒是給戴老板找了點小麻煩。”陳明翔笑著說道,然後拿起了電話。

“對方的反應速度倒是挺快的,但也不奇怪,現在畢竟還是滬市的敏感時期!”阮青原笑了笑說道。

沒人乾預那才叫做怪事呢,實際上彆墅外麵已經圍的人山人海,軍統局的忠義救國軍,打的憲兵們哭爹喊娘的,明顯是在出洋相!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