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諜

第1246章 交接序幕 三(1/1)

“山城政府軍統局忠義救國軍淞滬區指揮部,少將總指揮阮青原、少將副總指揮顧維,向陳長官報到!”阮青原和顧維,下車來到陳明翔的麵前,一起神情嚴肅的敬了軍禮!

這種自稱是對的,少將總指揮和少將副總指揮,才是他們的軍銜,也就是所謂的職務軍銜。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無論是老百姓也好,還是各大勢力的耳目也好,甚至還有人群中的李果岩,怎麼回事,為什麼忠義救國軍的兩個將軍,要向陳明翔先敬禮,還要稱為長官?

“兩位辛苦了,跟著我先到警政司滬市高等警察學校,休息休息,然後再安排下一步的任務!”陳明翔還禮後說道。

這次忠義救國軍的淞滬區來了幾十輛卡車和上千號人,安排到警察學校是比較合適的,那裡已經有專人提供服務,燒水的燒水,做飯的做飯,警校的學員宿舍,正好用來休息。

而警察學校的大門口,已經掛起了牌子,山城政府軍統局忠義救國軍駐滬臨時辦事處,並且架設了電台,專門的譯電員卻是沈更梅。

這個時候,周坲海率領著所謂行動總指揮部的人,也來到警校等候,送了一大批的大米白麵和蔬菜水果,陳恭樹和齊慶斌率領軍統局滬市第三情報站的人,負責接待工作。

“戴老板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陳明翔來操辦,對他真不是一般的看重,估計是早就搭上線了,年紀輕輕倒是深謀遠慮,知道腳踏兩隻船更保險!”萬裡浪私下裡說道。

“你快閉嘴吧,這裡有很多都是陳明翔的人,萬一聽到你的話,給他打個小報告,你還想不想在軍統局混了?你我都是戴罪之身,人家陳明翔現在是有功之臣,正是春風得意的時候,彆給自己惹禍!”熊健東低聲說道。

他們兩個的確是戴罪之身,雖然戴立同意重回軍統局效命,但是並沒有委任內部職務,像是什麼行動總指揮部,隻不過是臨時職務,被軍統局外勤機構或者總部機關接收,重新建立檔案授予軍銜,那才叫做完成了手續。

隨著警車的警笛呼嘯聲,大街上響起了鞭炮聲和老百姓的歡呼聲,忠義救國軍的先頭部隊,慢慢的開入了警察學校,原警政司特彆行動總隊滬市大隊,在外麵布置警戒。

阮青原和顧維坐的是陳明翔的車,其實也沒有聊幾句,大家以前沒有打過交道,說話比較慎重。

下車後,兩人先是與周坲海等人見麵打招呼,然後由陳恭樹和齊慶斌請進學校的會議室喝茶休息。

“陳兄、齊兄,我們這些老朋友,沒想到還能活著等到抗戰勝利的這一天,而且還是在滬市見麵了,這實在是可喜可賀的事情,等會一定要多喝兩杯,好好的聊一聊。”阮青原笑著說道。

“是啊,說起來慚愧,兩位是有功於國家民族,但這幾年我的日子可是很不好過,再次見麵,心裡也是感慨萬千,以後在軍統局,還要請兩位兄弟多多照顧!”陳恭樹說道。

他本來也是軍統局的少將區長,威名赫赫的人物,沒想到卻經曆了特工總部的抓捕,變成了軍統局的變節者,與昔日的老朋友會麵,心裡怎麼可能沒有波動?

“彆那麼說,老板就是一時心裡生氣,畢竟軍統滬一區是他的心血,但能讓你重新歸隊,就證明他的氣也消了,多忍耐一些日子吧,會好起來的!對了,陳兄在滬市擔任什麼職務?”顧維問道。

“戴老板任命我做滬市第三情報站的站長,隸屬於軍統局滬市直屬站管轄,礙於規定,我和你們聯係的電文,這個情況是不能泄露的。”陳恭樹說道。

“規矩我們都懂,直屬站能夠管轄第三情報站,那級彆應該是非常高的,站長是誰?”阮青原好奇的問道。

“不知道,我到現在沒有見過站長,對他是一無所知,就連直屬站的兄弟們也沒有見過他,都是通過副站長來傳達指令。”陳恭樹說道。

一個皮膚白皙穿著旗袍,曲線豐盈的大美人,端著茶點走進會議室,她的出現,瞬間就讓兩個軍統局少將看的眼睛都直了,一顰一笑風情萬種。

負責這次會議室招待的是劉妮娜,日本人既然投降了,她也就堂而皇之的亮出了在軍統局的身份,暫時劃歸第三情報站負責。

“你們可不要動心思,這個女人叫做劉妮娜,以前是特工總部的,她和老板的關係不一般。”等到劉妮娜走後,陳恭樹急忙說道。

漂亮的女人誰都願意多看兩眼,阮青原和顧維卻沒有想到,戴老板的相好居然也在滬市,想到老板的那點破事,微微的點了點頭。

周坲海也不願意和軍統局的特務們打交道,他被陳明翔請到了校長辦公室喝茶,順便聊聊工作安排的事情。

“戴老板來電說,忠義救國軍的部隊會陸續抵達滬市,在城郊布置防線,防止地下黨爭奪滬市,我已經把稅警團的主力調到了郊區,歸忠義救國軍淞滬區指揮。”周坲海說道。

“沒必要那麼緊張,地下黨在滬市周圍的實力不值一提,都是些遊擊隊,我覺得戴老板有點小題大做,地下黨單獨攻占一座大城市有什麼用?”陳明翔很是不以為然的說道。

“話雖然這麼說,可滬市對山城政府實在太重要,在國際上的影響也太大,絕對不容有失,也幸虧是掌握這座城市,否則我手裡也沒有贖罪的籌碼。”

“對了,有個叫做薑厷美的憲兵軍官,拿著一張山城政府憲兵司令部的委任狀來到滬市,公然要求我對他的工作給予配合,隻是簡單的交談,我就知道這小子是那種飛揚跋扈極度貪婪的性格。”

“薑厷美詢問了你的產業,特彆是馬拉彆墅和華通貿易公司,我就說你和軍統局的關係好,聽他的意思,似乎是和憲兵司令部的總司令官很熟悉,你要防著他添亂,癩蛤蟆跳到腳背上,不咬也膩歪!”周坲海不屑的說道。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