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諜

第1244章 交接序幕 一(1/1)

“明翔,你自己坐在房間裡笑什麼呢?”王真覺得很奇怪。

她看到陳明翔送崗村中佐等人走後,自己坐在茶室裡麵帶笑容,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要是這一刻我告訴崗村適三,正是因為他的大力提攜,自己這個軍統局的小特工,一步步的接觸到日軍高層,獲取了大量的機密情報,不知道他會不會當場活活氣死!”陳明翔笑著說道。

“我感覺,當你的身份徹底暴露之後,怕是很多人的臉色,都會變得很精彩,但是從個人角度考慮,最好還是繼續隱藏的好,有很多人就是被名聲所拖累,發生一些不該發生的事情。”

“軍統局那麼多的老資曆呢,你做出的成績那麼顯眼,彆人聽到後心裡會怎麼想?論資排輩的現象,在每個衙門都很嚴重,這是一個很大的隱患,我覺得你還是低調一點吧!”王真說道。

“家有賢妻啊!”陳明翔笑了笑,給出了一句很高的評價。

作為一個妻子,王真的表現是無可挑剔的,他無論當多大的官,獲得多大的榮譽,在她的心裡始終都隻有丈夫的身份,她的出發點全是為了家庭。

陳明翔和她都是軍統局特工,為了國家和民族而戰鬥的時候,毫不猶豫的來到滬市,冒著風險和敵人周旋,而現在日本戰敗了,即將成為國家的主人,她的注意力馬上就放到了生活方麵。

八月十六日,派遣軍總司令部收到大本營的電令,停止一切抵抗,而這個命令由第十三軍司令部傳達到下屬各部隊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十日了。

八月十七日的四點,派遣軍總司令部的無線電台,接到作為天皇特使的朝香宮鳩彥王陸軍大將,從飛機上向金陵發來的電報,隨後岡村寧次與總參謀長小林淺三郎中將、方麵艦隊司令長官福田良三中將,去南京大校機場迎接。

朝香宮鳩彥王是導致金陵遭到日軍屠殺的,臭名昭著的元凶,也是華夏人民的仇人和死敵。

他在派遣軍總司令部傳達天皇對部隊的慰問及投降意旨,並且對東京近數日來軍政上層的險惡風潮,也做了一些通報。

就在本月十四日中午,天皇召開了禦前會議,再次聽取內閣和軍部關於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意見,最後裁決接受這一公告,隨後內閣於下午一點舉行內閣會議,晚上十一點發布投降的詔書。

十一點二十分,裕仁天皇對詔書進行廣播錄音,但是消息泄露,近衛第一師團的一部分激進青年軍官,在十四日的半夜,殺死了阻止他們進入皇宮的師團長森赳中將。

十五日拂曉以前,這些激進軍官襲擊了鈴木貫太郎首相的住宅,以及內大臣木戶幸一、前首相平詔騏一郎的私邸,認為這些人員是喪權辱國的投降分子,駐東京第一總軍第十二方麵司令官田中靜一大將出兵鎮壓,事情才算平息。

十五日的淩晨五點,陸軍大臣阿南惟幾大將切腹自殺,中午廣播了天皇的投降詔書錄音。盟軍太平洋戰區總司令官麥克阿瑟,在中午也宣布美軍中止對日本本土的攻擊。下午三點,鈴木貫太郎首相代表的內閣宣布辭職。

十六日早晨,海軍軍令部次長大西瀧治郎中將自殺,九點三十分,東久邇宮稔彥王陸軍大將奉天皇命令組織新一屆內閣,陸軍大臣內定由華北方麵軍司令官下村定大將出任。

八月十九日,關東軍由總參謀長秦彥三郎中將到蘇軍指定的地方,日軍大本營派參謀次長河邊虎四郎中將到菲綠賓的馬尼拉,接受盟軍關於投降的事宜安排。

八月二十一日,派遣軍總司令部按山城政府的指定,派副總參謀長今井武夫少將、情報參謀橋島芳雄中佐、航空參謀前川國雄少佐、譯員木村辰男到湘省芷江陸軍總司令部聽候指示。

八月二十三日下午,陸軍總司令何上將接見了今井武夫少將,通知他,山城政府將於八月二十六日至三十日,空運一批部隊到金陵,當日下午,今井武夫離開芷江返回了金陵,向岡村寧次做了彙報。

“明翔,接到戴老板發來的急電,要求我們立刻開始布置人手,迎接忠義救國軍的先遣部隊進入滬市。這次要你提前和日軍協商好,不要再出前幾天的洋相了。”王真拿著電文說道。

正在熟睡的陳明翔被喊了起來,昨天晚上又是忙碌了一個晚上,不單是海軍陸戰隊司令部給了他很多武器裝備和物資,憲兵隊司令部也給了很多東西,他得親自出麵接收,並且藏到合適的地方。

馬拉彆墅的電台現在是二十四小時開機,增加到了兩部電台,王真和譯電員安然必須有一個人守在電台前,隨時接收電文。

戴老板說的出洋相,是忠義救國軍滬郊遊擊隊,在沒有聯係陳明翔的情況下,就直接要開入滬市,沒想到,遭到了日軍的阻攔,以沒有接到命令的緣由,把這支遊擊隊給轟走了,害的市民也是白高興了一場,軍統局的忠義救國軍也出了個大洋相。

“好,我馬上帶著警衛班和警察部隊過去迎接,你到集中營與原來工部局的董事們,協商如何安置僑民,解決暫時性的生活保障。我得先給憲兵隊打個電話,大幕都要落下了,也不差再表演最後一段時間。”陳明翔說道。

汪偽政府的軍裝和軍銜標誌等,與山城政府的外觀基本一致,細微之處略有差彆,因為沒有山城政府的將官服,陳明翔也隻能暫時先穿上汪偽政府的少將軍服,但胸前的身份識彆牌,已經換成了軍統局的職務。

山城政府軍統局駐滬辦事處籌備專員,這就是戴老板給他的身份,也符合他所在的特殊環境。

表麵上看起來陳明翔是沒有任何實權的,但是戴老板已經通知忠義救國軍的總指揮部,凡是進入滬市的部隊,必須要服從陳明翔的調度指揮,這件事沒有商量的餘地,違令者軍法從事。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