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有話說

剜心之痛(完)(1/2)

在徹底昏死過去之前,魔千秋睜大眼睛,一直瞪著那個人。無論那個人將他抱起來,為他療傷,心疼地照顧他,他也沒有一絲觸動,隻是眼也不眨地瞪著對方,眸色深沉。

等到終於撐不下去了,他便終於閉上了眼睛。

晉離見他昏過去,便想要拉住他的手,十指緊扣。魔千秋卻拚著最後的一絲力氣,將對方的手狠狠拍開,不去看晉離驚愕的表情,沉沉地睡著了。

等到魔千秋再醒來時,身體還沒有恢複完全,斷了的手臂雖然被接上了,卻仍舊有些不熟練,需要再適應一段時間。魔千秋麵無表情地起了床,站在竹屋的窗前,看到了一片碧波蕩漾的湖泊。

身後傳來一陣微弱的呼吸聲,魔千秋轉過頭,見到了晉離。

有些事情即使不說,魔千秋也大概能明白。他並非那種天真純善之人,妖族內部的勢力爭鬥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曾經的六十四妖尊也不可能再永遠地沉睡下去。

他們以“晉離的隕落”設計布局,找出了所有潛伏在妖族之中蠢蠢欲動的力量。為了讓這個局更加逼真一點,晉離的心臟確實被剜了出來,當作棋子。

龍島中的局是其中一個,同時,在其他地方,也有許許多多的妖獸被晉離這邊的勢力全部剿滅。

這隻是兩股勢力的對決,沒有好壞之分,勝者為王。

這一場局布置得如此真實,魔千秋竟然一點都沒有察覺這是個陷阱,硬生生地進入了這個局。想來晉離和幾位妖尊必然早已潛伏在龍島上,等著將護送心臟的這一群對手擊潰,而他便在這個時候進入,還癡傻地搶奪心臟,最終險些身殞。

晉離伸手去拉魔千秋,被後者往旁邊避開。

藍衣妖尊微微怔住,隻見眼前豔麗奪目的魔尊目光平靜地看著他,一雙血色瞳孔裡並無任何情緒起伏,他便這樣淡然地看著。

魔千秋不該是這樣的。

他向來敢愛敢恨,若是真的討厭,便會出言諷刺,甚至直接動手。

但是此刻,他卻一聲不吭地看著晉離,目光冰冷得仿佛在看待一個陌生人。

兩人便這般久久地對視著,晉離嘴唇翕動,魔千秋眸色深沉,靜靜地凝視著他。相顧無言,晉離不知道該說什麼,魔千秋冷漠至極的眼神讓他心中一刺,再多的話到了嘴邊也全部說不出口。

畢竟傷勢實在太重了,魔尊便在龍島上暫時住下了。

天朗氣清,碧空如洗。青山環繞之間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泊,風吹而過,掀起陣陣漣漪,有鳥鳴蟲聲,也可以聽到無數奇異靈草生長、吸納天地靈氣的聲音。當夕陽昏黃的光芒籠罩在這座小島上時,便如金紗披下,令時間長河靜止,萬物美好得仿若永恒。

龍島美得遠超了晉離曾經的敘述,魔千秋活了兩千多年,這裡是他見過的最美的地方。

魔千秋並未再讓晉離為自己療傷,而是自己療傷,這樣使他的身體恢複得慢了許多。

等到傷勢愈合六成,已經足以讓他獨自離開妖境、返回魔域時,魔千秋毅然決然地拋下了一切,直接離開。他走了不過百裡,便被晉離追上,晉離再去拉他,他仍舊甩開。

沉默片刻後,晉離垂了眸子,俊美清貴的臉龐上籠上了一層失落:“……這個計劃早已策劃許久,你又待在魔道宮閉了死關不肯見我,我無法將事情告訴你。我本以為你還會繼續閉關,卻沒想到你竟然知道了這件事,還來到了這裡。”

魔千秋抬起眸子,瀲灩光芒從眼中一閃而過,他終於開口說了第一句話:“所以,你們的計劃成功了嗎?”

似乎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問這個問題,晉離下意識地說道:“這些天已經將殘黨基本剿殺。”

魔千秋冷笑道:“恭喜。”

話音落下,轉身便走,晉離立即拉住了他的手腕,驚道:“千秋!”

魔千秋直接甩開他,晉離再去拉他。刹那間,一道血色光芒從紅衣魔尊的手中一閃而過,下一刻,鋪天蓋地的鞭影向晉離打去,每一鞭都來勢洶洶,根本不帶一絲猶豫,令晉離也不敢小覷地趕緊抵擋。

轟!轟!轟!

滔天魔氣凝聚在那長鞭上,如同巨蛇在大海之上飛旋,一鞭下來便會引起衝天駭浪。

晉離一邊勉強躲開,一邊道:“千秋,你不要生氣,我真的不知道……”

“你不知道什麼?你什麼都知道!”

一鞭子下去後又是一鞭子,魔千秋招招都是絕招,然而他的修為比晉離要低,此刻身體的傷勢也沒有完全複原,根本不可能打傷晉離,卻仍舊執著地揚鞭。

“當初你就躲在龍島上吧?你看著我去搶你的心臟,是什麼感覺?是不是覺得我特彆愛你,我這輩子都肯定離不開你?晉離,你以為你是誰,本尊隻是把你當作一個稍微記得名字的普通人而已,你以為和本尊發生過關係你就特殊了?在本尊的心中,你比不上雲香,比不上戚珞,比不上秦歸鶴、秦斯夷,你就是個普通人!你就是死,也和本尊沒有半點關係!”

嘶啞的聲音隨著獵獵鞭聲在天地間徜徉,魔尊臉色煞白,嘴唇被自己咬得快要滴血,他倔強地不斷揚鞭去攻擊對方。雖然每一鞭都竭儘全力地揮下去,可事實上卻根本沒有往晉離的要害打去。

晉離忽然一伸手,握住了那根鞭子,任由鞭子狠狠地打在自己的掌心,劈開一道血口,讓汩汩鮮血沾染了紅色的魔鞭。血液順著他的指縫往下流淌,魔千秋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幕,連一絲餘光都沒留給他,便想拔鞭。可晉離始終緊緊拽著。

湛藍的瞳孔不斷閃爍,晉離沙啞著嗓子喃喃道:“千秋,我從未那樣想過。那日我早就想要去攔下你、去救你,但是……”

魔千秋索性將鞭子一甩,自嘲道:“但是你若是出來了,就不能讓那些妖獸鑽入你們布置已久的陷阱裡了,是吧。”

晉離沉默不言。

妖獸向來比人類皮糙肉厚多了,想要擊殺一個妖獸,難度極高。那日晉離等人便是在龍島上布下了太初滅神陣,隻要那些妖尊進入龍島範圍,他們就會啟動陣法,將對方困住,慢慢擊殺。

然而,魔千秋卻在那些妖尊即將進入龍島的時候,將他們攔了下來。

那一日,魔千秋被兩個天階妖尊、五個地階妖尊打得瀕死,他用儘所有方式地搶回了那顆心臟,安靜地等待死亡。這些,晉離都看在眼裡,可他直到最後一刻才出來。

若是那些妖尊在殺了他的時候,根本沒有進入龍島範圍……

那他會出來嗎?

還是說,會眼睜睜地看著他被這些人擊殺。

魔千秋沒有敢去想這個答案,他目光冰冷地看著眼前矜貴清雅的神獸。他的眼中沉澱著複雜的色彩,血色彌漫其中,凝聚出濃濃的煞氣,他這一眼看了許久,看得晉離心中漸漸慌住。然後下一刻,魔千秋轉身便走。

“千秋!”

這一次,晉離直接用了十成力量布下一道結界,將魔千秋硬生生地困住。

魔千秋被鎖在結界中背對著晉離,他單薄削瘦的身影在日光下顯得有一絲縹緲,清風吹過,碩大的袍子鼓吹起來,好像隻剩下一個骨架子。因為重傷他瘦了極多,看上去頗有一絲蕭瑟。

晉離大步走了過來,道:“那一日我真的極想出去救你,可是他們攔下了我。”

這次魔千秋竟然沒有反抗,晉離終於牽住了他的手。那隻手出乎晉離想象的冰涼,令他身體一顫,再看向這個人時,隻見魔千秋微微垂首,神色被藏在發間,嘴唇緊抿著,卻早已被自己咬得出了血。

晉離心裡一痛,顫抖著聲音喊道:“千秋……”

魔千秋緩緩抬首,紅唇倏地勾起,露出一抹光華奪目的笑容。那雙狹長豔麗的桃花眼在金色陽光下好像珍貴的寶石,卻有一層淡淡的水光在其中蕩漾。

脆弱與張揚在這一刻得到了平衡,他驕傲得好似屹立於九天之上,卻又薄弱得能夠一碰就碎。

魔千秋輕輕一笑,仿佛毫不在意一樣地說道:“妖尊晉離不愧是萬年難得一見的妖族天才,你想困住本尊自然可以,你想困多久也都可以,反正本尊並不在意這種小事。”

晉離一下子愣住。

魔千秋嘲諷地說道:“本尊隻當以前是瞎了眼,如今的你,還真不如曾經什麼都不記得的你。你要是永遠都是曾經那樣,那還不錯,至少你想取了本尊的心臟,本尊絕不會反對。要殺要剮,都隨你的便。”

“千秋!”

晉離已經恢複了記憶,在看到對方的第一眼魔千秋就知道,這個人知道了上一世的事情。

曾經的他抱著期待與忐忑,捧著這個人的心臟和妖丹來到了妖族,卻不想見到的是這一生最不敢去回憶的一幕。後來,他幾經生死終於將對方救下,可這個人卻說:“你無恥下賤。”

是,他是很下賤,所以才能腆著臉皮求著這個人,求他上了自己十天。他險些要死在那一場瘋狂的性|事中,可這個人卻幾乎把他當作一個用具,隻是用來發泄性|欲,從沒注意到他被做得昏死了過去,更談不及情愛。

同時,他也確實很蠢。這個人以死設計,他卻愚蠢得送上門來,還想著沒有這個人,自己死了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魔千秋伸出手,再次遮在了晉離的眼前。

正如那一天他放棄一切,坐在這個人的身上,放|蕩地上下動腰。那時候他便遮住了這個人的眼睛,至少不讓他看到自己如此狼狽的模樣。

這一次,他又擋住了晉離的眼睛,不讓他看到自己的眼淚。

魔千秋這一生哭得不多,卻有三次,全是為了這個人。

晉離拉著魔千秋的手將它從自己的眼前挪開,魔千秋紅著眼睛,怒道:“滾!”

說著,魔千秋便想將自己的手從對方手中掙出,可晉離卻握得更緊了一些。

魔千秋冷笑道:“妖尊不是說過,要清新凝神,這樣就不會去想那種汙穢的事情,也不會自甘下賤。”

“千秋!”

“反正是我欠你的,你若是想要剜了我的心,你現在就來好了。”魔千秋將晉離的手拉到了自己的胸口,就放在那顆劇烈跳動的心臟上,他肆意地笑道:“你要剜就剜,剜心之痛本尊早已嘗過,剜了這顆心,從此以後本尊再也不欠你的,你想怎樣折磨本尊、怎樣羞辱本尊,都隨你的便。”

晉離沉默了片刻,忽然問道:“剜了這心,你便不再生氣了嗎。”

魔千秋笑了:“本尊如何,要你過……問……”

聲音戛然而止,雙眼倏地睜大,魔千秋身子一顫,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妖尊。他緩慢地低下了頭看向自己的胸口,隻見晉離修長如玉的手指穿透了他的皮膚和血肉,真實地碰在了他的心臟上。

那隻手握住了他的心臟,竟然真的……要剜去他的心。

竟然真的,要剜了他的心!

剜心的疼痛並不算多麼痛,對於魔千秋而言,這在他兩千多年的人生中隻是如同針刺一樣的痛。可此刻,他的心卻痛得打顫,被割裂成了碎片,絞爛成了渣滓,流著淋漓狼狽的血。

而他,也真的十分狼狽。

他不敢抬首去看晉離的表情,隻能死死地盯著那隻正剜著自己心臟的手。在眼睛裡積蓄多時的淚水狠狠砸下,打在了晉離白皙的手背上,宛若晶石。這個神獸如同他外表所看到的一樣,冷漠無情,神獸……恐怕是沒有心的。

魔千秋蒼白地笑著,道:“你要剜就剜,何必惺惺作……”

嗡!

耳旁響起一道嗡聲,一切好像靜止,魔千秋忽然感覺到自己的心臟被人狠厲地剜了出來。然後他便見到了自己的心臟,晉離的手上沾染了他的血,一顆心臟在他的掌心中輕輕跳動。

魔千秋的心口空蕩蕩的一片,而他也覺得,自己的心真的沒了。

以魔尊的實力,沒了心還能再活兩百年以上。可對於魔千秋而言,他卻覺得自己此刻已經死了。

時間在這一刻變得無比緩慢,魔千秋一點點地抬起頭,眼淚打濕了這張美豔絕世的臉龐,他瞳孔顫抖,死死地凝視著眼前的妖尊。看著眼前這個高貴淡雅的神獸,他聽到自己好像哭一樣地問道:“你真的……喜歡過我嗎?”

回答魔千秋的是一道強大的力道。

好像有什麼東西忽然被按進了他的胸口,他往後倒跌半步,腰便被晉離攬住,阻止他往下倒去。胸口裡多了一樣東西,魔千秋低首看去,隻見一顆熟悉而又陌生的心臟正在他的胸膛裡躍動,讓龐大的生命力順著他的經脈流向四身。

魔千秋倏地明白:“這是你的心臟,你什麼時候把它取出來的,你不是應該早就將它放回胸口了嗎!”

晉離垂著藍眸,柔聲道:“我從未想過要將它放回去,從取出它準備將它當作棋子時,我便已經打算,將它給你。你身上背負著百萬因果,憑你自己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度過大乘期、也不可能成仙。你不肯見我,那你肯要我的心臟嗎?我不要你對我好,你對你自己好一點,我就覺得知足了。”晉離揚起唇角,露出一抹純善天真的笑容:“千秋,我的心是你的了,你可以不要再生氣了嗎?”

一切話語在此刻都成了靜止。

魔千秋睜大雙眼,眼淚乾涸在眼眶裡。良久,他突然抱住了眼前的妖尊,將臉龐埋在他的肩膀裡,這個時候,他肆無忌憚地用淚水打濕了對方的衣襟。

魔千秋沙啞著嗓子,慢慢說道:“……你有對我說過對不起嗎。”

晉離微微一怔,他抱緊了懷中的人,溫柔地道:“對不起。”

魔千秋輕聲一笑:“那我原諒你了。”

仿若春回大地,清冷如雪的臉龐上展現出一絲驚訝與動容,晉離還未開口,便聽魔千秋聲音悶悶地說道:“本尊的脾氣可不好,很多時候也都不肯低頭。你如果要和本尊在一起……真的受得了嗎?”

晉離垂眸:“你很好。”

“我欠了你很多,你應當恨我的……”

晉離攬緊他的腰身:“可我恨不起來,那你便用一生來補償我吧。”

魔千秋難得乖順地點頭:“好。我有對你說過對不起嗎?”

晉離啞然。

魔千秋將臉龐從他的肩窩移開,抬眸看著他,他的右眼裡漸漸已經泛起了微弱的藍色光芒,晉離怔怔地看著。魔千秋勾起唇角,輕輕地說道:“對不起。”

晉離一愣:“什麼?”

魔千秋低笑一聲:“我說……對不起!”

話音剛落,他便猛地撲了上去,用嘴唇堵住了對方的話語。

從頭到尾,魔千秋便在等一句道歉。他不要晉離補償他任何東西,他從不覺得晉離虧欠於他,反而覺得自己虧欠對方良多。

隻要一句“對不起”,無論這個人做了什麼事情,他都可以原諒。就是要他死,他也可以毫不猶豫地去死。

愛到深處,便死而無憾。

這一生能碰到一個喜歡的人,能夠和他在一起,是有多麼難得與幸運。

自那以後,魔千秋就在龍島住下來了。仿佛是要彌補過去這些年缺失的時光,兩人瘋狂地在島上的每一個地方做|愛,汗水灑滿了每一個角落。

和神獸做這種事情,折騰得永遠不是神獸,而是另一半。

一般而言,神獸都會與神獸結合,最多與妖獸結合,神獸很少會找人類當作自己的伴侶。

神獸的性|欲極強,陰姬曾經說過,龍和蛇從某種方麵來說,算是本家,因為蛇也可以化蛟,然後再化龍!蛇性本淫,龍族更是神獸三族中欲望最強盛的。

自古以來,鳳族可涅磐重生,麒麟繁衍能力強大,唯獨龍族卻極難生育,但卻擁有與之毫不相同的某種能力。

每每做到一半,魔千秋就撐不住地任由對方掌控。他是大乘後期大圓滿的修士,體魄超越尋常人千萬倍,可他仍舊擋不住神龍這可怕的力量,被對方拉著沉溺愛河,難以自拔。

幸好魔千秋是個男子,若他是個女子,以兩人情|事的頻率和每次晉離貢獻出來的東西而言,足以讓他懷孕數次。

從這一點上而言,神獸實在比人類強出太多。魔千秋一生未曾嘗試過元神交融的雙修,但他覺得,他和晉離的情|事絕不下於任何雙修,那樣的極爽足以令理智如他都沉淪其中,一次次地說出連自己都不敢回想的話語。

等到兩人荒唐了整整三年後,魔千秋終於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這三年裡,他們隔三差五地做那種事,休息的時間極少。就算境界再高、實力再強,魔千秋也覺得自己被榨乾了,再這樣下去,他可能真的會被活活做死。

魔千秋毅然道:“我得先回魔道宮一趟。”頓了頓,他瞥了跟在自己身後的妖尊一眼,道:“你不許跟過來,絕對不許跟過來,知道嗎!”

晉離乖巧地點頭,卻忍不住問道:“為什麼不可以跟過去?”

魔千秋不假思索道:“我還沒把你的消息告訴戚珞他們,你怎麼可以來魔道宮?你一來,我們的關係不就曝光了嗎。”

晉離一愣,眼中閃過一絲失落:“……什麼時候告訴他們。”

魔千秋理所當然地說道:“這怎可告訴他們!”

晉離身子一僵。

隻聽下一秒,魔千秋繼續說道:“想要告訴他們也可以,隻要從此以後你在下麵、本尊在上麵,本尊就可以毫不遲疑地告訴他們,再直接昭告天下,然後辦個結親大禮,邀請天下大能,怎麼樣?”

晉離:“好!”

魔千秋抱著詫異的心情回了魔道宮,過了一個月,又再次找了個借口回了龍島。

他有點不大相信晉離怎麼會答應得這麼爽快,可等到晚上,當他被這個人從下往上貫穿時,魔千秋卻咬牙切齒地一腳將這隻神獸踹下床,怒道:“你便是這樣履行承諾的嗎!”

晉離微愣,一臉迷茫地說道:“你在上麵,我在下麵……剛才難道不是嗎?”語氣真誠。

魔千秋:“……”

至此,兩人開始了熱戀期後的第一場冷戰。

魔千秋早就說過,自己脾氣不好,這一次他惱羞成怒,整整三天沒有理會晉離。

晉離不解地與他說話,魔千秋便輕哼一聲,當作什麼都沒有聽劍。

等到第三日時,兩人站在湖中心的小亭子中,魔千秋自顧自地與自己下棋,根本不讓晉離插手,可他的棋實在太臭,每一步都讓晉離忍不住地出聲提醒。

魔千秋乾脆擾亂棋盤,去看風景不再下棋。然而當他轉過身的一刹那,卻聽一道輕緩徐柔的笛聲響起。修長手指摩挲著光滑圓潤的笛身,當他吹出第一個音時,便萬物寂靜,隻聞笛聲。

魔千秋驟然怔在原地,雙眸睜大。

這笛聲清亮徐悅,仿佛是龍吟一般,攜卷滔滔江水而來,有時又如窗欄聽雨。

然而,令魔千秋真正驚訝的不是笛聲的美妙,而是……這音樂的熟悉!

他聽過這首曲子,他一定聽過這首曲子!

從第一個音響起的時候,他的記憶深處就有什麼東西慢慢蘇醒。這樣美妙的仙樂,應當是在一處人間仙境才能響起,吹奏它的人應當有著世上最風華絕代的雍容氣質,擁有難以描繪的絕世容顏。

魔千秋努力地去回憶腦海裡的東西,可是有些東西卻仿佛蒙上了一層薄紗,朦朧虛渺,怎樣都看不清。兩千多年的記憶在這一刻雜亂成了一團,越是去想,魔千秋越是心緒波動,額上布下密密汗水。

等到他疼痛得悶哼一聲後,笛聲戛然而止,晉離一把擁住了他,急道:“怎麼了,千秋?”

魔千秋艱難地伸手拉住晉離的衣袖,認真問道:“那是什麼曲子?”

晉離一怔,片刻後,他斂了眸子,淡然道:“一首普通的曲子而已。”

魔千秋還想再問,可是他忽然腦中一疼,丹田裡氣息大亂,於是趕緊運轉靈力,調養生息。等到晚上時,他已經恢複正常。晉離坐在棋盤的另一邊擺弄著棋子,魔千秋舒了口氣,單手撐在桌上撐著自己的下顎,笑道:“你就在這坐了一個下午?”

晉離抬眸:“嗯,你這樣我不放心。”

魔千秋歎氣:“明明上一世是我比你先到了化神期,卻沒想到,竟然這一世是你先到化神期。可你的心在我這,為何你能突破,還突破得如此快?”

晉離道:“我的心在你那,可是你就是我的,這有什麼差彆嗎?”

魔千秋倏地愣住。

這個人最擅長的,恐怕就是一臉真誠地說一些甜言蜜語了吧?最可怕的是,這種發自內心的情話,魔千秋完全無力招架,隻能藏住微紅的臉龐,咳嗽一聲,指指棋盤道:“恩準你,與本尊下棋。”

然後,魔千秋連輸三十六局。

魔千秋:“……”

“本尊棋力超絕,你又不是人類,為何會下我人族的棋,還下得這麼……”這麼好!

後麵的話魔千秋說不出口,晉離卻繼續開始擺弄棋盤,一邊淡淡道:“我比你大上五千歲,在我八百歲時曾經翻到過龍島上的一本棋譜,現在想來或許是我父親隨手收集的。龍島上無人,我便時常與自己下棋,早已習慣。”

晉離說得十分平靜,可魔千秋卻心中一澀,他情不自禁地撫上了晉離的手。後者詫異地抬眸看他,秀美姣好的魔尊便揚起下巴,故作傲慢地說道:“那本尊大發慈悲,從此以後……本尊陪你下棋,怎麼樣?”

晉離一愣,沒有回答。

魔千秋挑起一眉:“你也不必太感謝本尊,本尊不過閒得無聊,才有點興趣陪你玩玩……”

“不要。”晉離毅然的話語的魔千秋一下子呆住。清俊矜貴的妖尊垂著眸子,鎮定從容地說道:“你的棋太爛了,和你下,不如與我自己下。”

魔千秋:“……你給我滾!!!”

這一次,魔千秋被氣得直接回了魔道宮,再回龍島時,已經是半年後。魔道宮發生了一些事情,魔千秋處理許久才終於回來,這一次他直接闖入龍島的結界,找到晉離時,便發現他正在將一塊青絲木從的土壤裡□□。

魔千秋訝異地說道:“這裡還有塊墓,我之前怎麼沒見到?”

晉離將那木頭隨手擊成了碎片,很快便有久居龍島的小鳥叼著木塊為自己做窩。它們在龍島上生、也終將會在龍島上死,有的還是地階妖獸,陪了晉離至少百年,可見到晉離時,它們卻仍舊遠遠地躲開,從不與他親近。

魔千秋望著這一幕,不動聲色地牽住了晉離的手,道:“這是什麼墓?你怎麼將它拆了?”

晉離道:“本就是一座衣冠塚,拆了也無妨。”

魔千秋驚訝道:“是你的朋友?哪位妖尊嗎?”

晉離沉默一瞬,然後低首在魔千秋的唇上落下一吻,蜻蜓點水的溫柔一吻後,他搖首道:“不算是朋友。本以為他死了兩千多年,最近才知道他並未死去,所以便將這座衣冠塚毀了。”

聽到這,魔千秋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不是朋友。

還守著人家的衣冠塚兩千多年。

從鼻子裡發出一道輕哼聲,魔千秋甩開晉離的手,大步往前走去:“本尊去湖泊那裡修煉了。”

湖光山色間,一個湛藍身影臨湖而立,長風吹起衣袂,發出獵獵聲響。他站在一座無名的衣冠塚前,神色平靜地看著在湖中心修煉的那個紅衣魔尊,漸漸的,目光變得柔和起來。

晉離微微搖首,一道幾不可聞的歎息在風中湮滅。

等過了幾日,魔千秋又拉著晉離下棋。對於這樣的臭棋簍子,晉離並不想與之對決……或者說,那根本不是對決,而是一麵倒的屠殺。為此,魔千秋鄭重考慮了片刻,道:“我們來立下賭約,你若是能贏我一千場,我便答應你一件事。我若是贏了你一場,你就答應我一件事。”

晉離:“……千秋,你是不是說錯了什麼數字?”

魔千秋不假思索地反問道:“有嗎?那就趕緊開始吧,你想贏我一千場那根本不可能。”

晉離:“……”

半年過後,晉離終於贏下了第一千場的棋局。前一百場時魔千秋還十分淡定,畢竟他的棋力雖說不強,卻可以穩勝秦歸鶴,倒是比洛漸清差了一絲。可是到最後一百場時,魔千秋卻開始耍賴起來。

他悄悄地換動棋子,然而無論他怎麼作弊,該輸的還是輸了。

紅衣大袖一個拂動,棋盤便消失在了竹亭內。昳麗漂亮的魔尊嘴角一抽,十分不屑地冷哼一聲,道:“你真不愧是比本尊多活了五千年,果然有點實力。”

看著他這副驕傲的模樣,晉離眸色一動,道:“千秋,你欠我一件事。”

魔千秋臉上的表情頓時一僵,許久,他才道:“你說吧。”

“與我一起泛舟湖上。”

魔千秋雙眼睜大,久久沒有回神。

不過多久,兩人便登上了一艘天階寶船,泛舟於龍島中央的湖泊上。若是讓旁人知道他們居然把天階法寶當作普通的小船使用,恐怕會氣得脖子都歪了。

這可是天階法寶!

可抵禦化神初期修士的全力一擊、日行萬裡的天階法寶!

魔千秋擅長煉器,他自己所用的東西便永遠是最好的。妖獸向來不喜歡使用法寶,它們全靠自己強韌的身體,神獸更是如此。之前魔千秋便為晉離鍛造了一顆明珠模樣的天階法寶,這明珠光華灼爍,好似昴笳之地深處最奪目的寒光玉液,清冷高潔。

晉離收到它時難掩驚喜,但之後卻沒用過,隻是每晚小心翼翼地拿出來仔細擦拭。

神獸的習慣魔千秋更改不了,而魔千秋奢靡至極的習慣晉離卻十分適應,又或者說,他根本不大明白天階法寶是什麼樣的東西,隻當是一個普通的武器,還沒自己的龍爪好用。

龍島中央的這片湖不小,魔千秋也沒有急著走完它的意思,便讓天階寶船隨波而流。

碧波蕩漾之下是一條條細小的銀魚,這水有百丈深,但卻清澈見底,可見斑駁彩石在日光照耀下閃爍熠熠光輝。當湖麵蕩起漣漪時,碧翠山色便會漸漸發皺,濃鬱靈氣徜徉在湖水之上,就算是呼吸一下都覺得心曠神怡,愉悅舒適。

待三天後,魔千秋驅使寶船,準備回竹亭。

一邊駕馭著寶船,魔千秋一邊難得真心地讚美道:“你這湖確實美極,除了吉州的滿月穀,我還從未見過能與這湖泊相提並論的美景。晉離,這湖泊上的靈氣都已經凝聚成幻境了,過去的八千年裡,你經常自己一個人來看這些幻境嗎?”

晉離頷首:“嗯,一個人。”

魔千秋紅唇一勾:“以後我陪你看看。”

到了竹亭時,魔千秋拂袖將寶船收入納戒裡,他一個轉身,倏地便看到了一個人,看到了一幕令人屏息的場景。

那人手中執著一隻雪白玉笛,黑發如瀑,穿著一身深邃顏色的藍衣,站在湖泊中央的竹亭中。他緩緩轉身,目光澄澈地看著自己,清冷淡漠的眉眼慢慢有了點柔和,一雙眸子湛藍清澈,僅僅是站在那裡,便是湖光山色,頎長清逸。

第一次,魔千秋覺得這個人真是好看到了極點。

他這一生隻承認過一個人比自己好看,那便是自己的好友。魔尊向來喜愛美麗的東西,這一點魔道宮上下皆知。妖尊晉離長相出眾,這一點妖族也全部知曉。

但是第一次,魔千秋覺得……他好像看到了世上最美麗的景色。

藍衣的妖尊,雪白的玉笛,仿若春至雪融的神色,再加上神獸獨有的矜貴冷清。

魔千秋眼前一閃,好像突然看到了一個人影。那個人身形模糊,也穿著一件湛藍的長袍,臉龐模糊了無法看清,魔千秋不知怎的卻覺得,這人一定好看到了極致。

腦中再次震蕩起劇烈的疼痛,魔千秋眼前一黑,整個人往前倒去。

即將昏倒前,魔千秋聽到晉離驚慌的聲音:“千秋!”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