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有話說

剜心之痛9(1/2)

重新融合心臟與妖丹,便花費了晉離整整百日的時間。

他慢慢恢複到了全盛時期的實力,然後第一件事不是回到距離不遠的龍島,而是離開妖境,前往魔域,尋找那個一聲不響就離開的人。

但是等晉離抵達魔域的時候,便發現魔千秋竟然閉了死關!

閉死關往往是一些壽命將儘的大能們的無奈之舉,比如晉離的那些長輩們。由於大限將至,他們紛紛閉了死關,隻留下一絲沒有意識的神念,唯有發生妖族滅亡這等大事,否則他們永遠不會醒來。

魔千秋如今是大乘後期大圓滿的修為,雖說他已經數百年沒有精進一步,可他還有一千年的壽命,遠沒有到需要閉死關的地步。

這一次,晉離終於感覺到了一絲茫然。

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再聯係上魔千秋,對方完全屏蔽了所有與自己相見的可能,除非衝擊化神期成功,否則他不會出來。如果是衝擊化神期失敗……那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晉離在魔道宮的周圍等了十年,這座宮殿在戚珞等人的掌管下穩穩地運行著,第十一年時,晉離終於離去。這一走,並非是因為再也等不住了,而是因為人族和妖族開始了一場大戰。

兩族已經數百年沒有發生過這樣的大戰,原因是在烈風荒原發現了一座仙人遺跡,兩族都很想搶過遺跡。往日裡兩族便紛爭不斷,此刻更是一觸即發。

曾經那些欺侮過晉離的人,無論是號瞑還是那位天階妖尊,全都無聲無息地死在了這場大戰的開端。它們好像是被人族大能殺死的,引不起任何人的懷疑,可是它們手底下的一些小妖也相繼死在戰場上,終於讓一些人敏銳地察覺出了異常。

戰場之上,一身藍衣的妖尊如同神靈,以不可抵擋之勢壓製許多大乘期的修士,甚至有一位化神期的大能也死在了他的手下。

魔道宮並未參與這場戰爭。

魔千秋的閉關讓魔道宮沒有充足的底氣去參與這樣的戰事,對此,秦歸鶴成日裡唉聲歎氣。每當他聽說有哪位人修大能和妖族尊者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戰,他便興奮地想要去參戰,可卻一次次地被戚珞阻止。

秦歸鶴將大刀反手插地,令無數的地磚全部碎裂。整座宮殿發生一陣微弱的震蕩,他怒道:“就算我們魔道宮不去分一杯羹,但是老子自己想去打架,難道這還不行?我都幾百年沒殺過妖尊了,我手癢啊!”

戚珞麵無表情地看他一眼,都沒理他,而是轉首看向一旁的秦斯夷,道:“這是宮主最喜歡的天玄玉地磚,在宮主出關前務必重新裝飾好,否則宮主定然會生氣。”

秦斯夷頷首答應。

秦歸鶴:“……”

秦歸鶴大聲道:“我就自己去也不行?”

戚珞歎了口氣:“你身為魔道宮的左護法,隻要你去了,代表的就是魔道宮。我們說魔道宮沒有參與此事的想法,正道修士不會信,妖族那邊也不會信。所以秦歸鶴,不許去!”

秦歸鶴又抱怨了幾句,卻終究沒有再固執己見。片刻後,隻見一個出竅期魔修快速地飛了進來,秦歸鶴見到他便雙目一亮,趕緊上前去,問道:“怎麼,這一年裡又發生什麼有意思的事情了?”

每隔一年,秦歸鶴都會讓一些散修魔修來通報他兩族戰場上的情況。

那魔修立即道:“一年之內,發生了一次大戰和三次小型戰役。我人族中並未有太大的損傷,渡劫期尊者隕落了三位,大乘期以上的修士全部幸存。不過妖族裡倒是隕落了一位尊者。”

秦歸鶴皺眉道:“隻有一個?我人族可是隕落了三位渡劫期尊者。”話音落下,他再轉首看向戚珞:“我們隻殺了一個,可那群妖獸卻殺了我們三個。你說這我能看得下去,能忍嗎?”

戚珞不理他,直接看向那魔修:“妖族隕落了一個?是誰?”

那魔修擦擦頭上的汗:“……是晉離妖尊。”

大殿裡頓時一片寂靜。

過了許久,仍舊沒有一絲聲響。

那出竅期魔修額頭上的汗越來越多,戚珞和秦斯夷都沉著臉色,凝眉思索,秦歸鶴更是誇張地睜大眼睛。他嘴唇翕動,死死地瞪著那個魔修,忽然大聲問道:“你……你再說一遍,誰隕落了?”

“晉離妖尊於三個月前隕落了。”頓了頓,那魔修補充道:“就是妖族最後的神獸,天下最後一條龍,那位晉離妖尊。”

秦歸鶴怒道:“不可能!你知道他有多難殺嗎?他是龍,當初太華山的老頭和咱們宮主聯手,也沒能殺了他,是誰能夠殺了他?這次我知道那老頭也去了戰場,可是他不可能殺了那條龍,這不可能!”

魔修肯定道:“晉離妖尊的妖丹都碎了,好像據說屍體被運回了妖境。他是龍,所以身上的每一處東西都是寶貝,很多妖尊聽到他隕落後,都開始準備瓜分他的屍體,還鬨得他們打了一架。左護法大人,這種事您隨便向從戰場上回來的修士打聽一下都能知道,我不會騙您的。”

至此,秦歸鶴才終於相信了這件事。他歎了口氣,感慨道:“妖族還真是畜生,怎麼說也是攜手抗敵的夥伴,這一死就要瓜分人家的屍體。”

戚珞想的卻是另一件事:“既然有地階以上的妖尊隕落,那我先去稟告一下宮主。”

魔千秋閉關前隻留下了一道神念,並且要求戚珞將玄天大陸上發生的大事稟報給她。地階以上的妖尊、尤其是神獸隕落,這絕對是一件天大的事,戚珞不敢不上報。

畢恭畢敬地站在那一縷神念前,戚珞輕輕地說著話。

這縷神念與魔千秋長得一模一樣,也穿著一身紅衣,成日坐在棋盤前自己與自己下棋。魔千秋的棋藝其實很臭,上輩子洛漸清才下了幾十年的棋就能打敗快三千歲的他。誰也不知道魔尊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個風雅的愛好,可他就是愛下棋,下的臭也要下。

戚珞平靜地說道:“兩族戰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的階段,最近一年來,人族隕落了三位渡劫期的尊者,妖族也隕落了一位地階巔峰的妖尊。”

戚珞說話時,魔千秋的神念永遠不會回複她。就好像看不見她聽不見她一樣,他隻會下棋。可是戚珞還是要把自己該說的話說完。

斂了眸子,戚珞輕聲道:“晉離妖尊隕落了。”

“啪嗒——”

一枚白色的棋子忽然從魔千秋的手中落下,打在了棋盤上,將原本快要下完的棋局打散。

沒想到對方會有這麼大反應,戚珞微微怔住,還未開口,便聽到一道顫抖的聲音在這安靜的宮殿裡響起:“晉離妖尊隕落了……怎麼可能?他是龍,就算取出了心臟也無法擊殺的龍。就是已經半步仙境的吳霄子都沒辦法擊殺他,他怎麼可能隕落!”

那抹神念一掌拍碎了棋盤,死死地盯著戚珞。魔千秋的反應與秦歸鶴如出一轍,可又有所不同,他仿佛不肯相信戚珞說的是真的,他的眼神中全部是斥責和憤怒,似乎在為戚珞居然對自己撒謊而感到惱怒。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