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有話說

剜心之痛8(1/2)

在化龍之際,洛漸清曾經聽蒼若妖尊說過,他的心臟和妖丹不知在何時早已被人取走,他隻是一縷殘魂,無論怎樣努力,都注定了滅亡的結局。

說這話時,蒼若妖尊灑脫鎮定,沒有一絲悲傷恐懼,仿佛在等待一個期待已久的結局。

洛漸清不知道是誰取走了蒼若妖尊的妖丹,魔千秋則更是不知道。

當魔千秋還是墨秋時,曾經以世上最詭辯的言論將那個心智喪失的妖尊騙走,對方給了他致命一擊,從此墨秋不存於世;他也將對方騙去了極北之地最危險的地方,在那裡取到了一顆心臟和一顆妖丹。

神獸之間的感應讓心智喪失的晉離在剛剛靠近枯山的時候,便感受到了一種來自血脈深處的悸動。那座大山溫柔地接納了他,讓他安全地進入了山峰深處,捧到了那顆還帶著溫度的心臟,然後……

一口一口地吞吃下腹。

他撕咬著這顆心臟,血肉讓他清貴的臉龐顯得有些猙獰。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隻知道他需要這個東西,他需要這樣做,然後他便用最粗魯暴力的方式將那顆心臟撕開、咬碎,喝著血液、嚼著肉,吃進了肚子裡。

然後是妖丹,他一口一口地將它嚼碎,吸收了其中無限的生命力。

從頭至尾,這顆心臟和這顆妖丹就沒有防抗過。

兩者上麵籠罩著的神獸威壓在晉離麵前蕩然無存,仿佛是最緊密的親人,濃鬱的血脈之力讓它們自主自願地將自己奉獻了出去。當心臟被吃完時,枯山微微一震,少了某種奇異的東西;當妖丹被嚼碎後,枯山上的無數禁製化為虛無,仿佛受到了沉重的打擊。

那一刻,在這座山脈深處的高峰中,風兒呼嘯而過,仿佛低聲的歎息,撫過晉離的臉龐。

自此,晉離恢複了八成的力量,他連一眼也沒有留給這座陌生的山峰,轉身便走。恢複八成力量的神獸以極短的速度在夢煞之地的深處找回了自己的心臟和妖丹,對他而言,他不過是吃了一個死去的陌生同族的心臟和妖丹,他感到愧疚,卻也無可奈何。

失去心智的他,隻能遵循本能。那顆心臟和妖丹對他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即使狼狽得像一隻野獸,他也無法控製自己,隻能將它們吞吃。

天道對神獸的優厚,體現在方方麵麵。

神獸生來七階,神獸可以成仙;神獸的肉體宛若玄鐵,神獸對法則有一定的親近。

六十四妖尊中,其餘六十三人連一縷殘魂都無法現世,隻能在無言中相繼崩塌。可是枯山卻沒有崩塌,直到蒼若妖尊的心臟和妖丹全部消失後,他都仍舊留下一縷懵懵懂懂的殘魂,最後才灰飛煙滅。

若是還有心臟還有妖丹,蒼若妖尊可活!

六十三位妖尊活不了,上百位人族大能活不了。九蓮費儘心思想要救的墨青也活不了,唯獨蒼若妖尊,可以活下來!

但是,他活不下來了。

他的路被自己的兒子親手斷送,他連一點反抗的心思也沒有,反而張開自己的雙臂,任由對方粗魯地咬碎自己的心臟和妖丹。

由於三萬年的歲月流逝和身殞造成的巨大損傷,蒼若甚至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這個年輕的龍族不加反抗,直到臨死時他才知道,原來這個人是他的孩子,這個人叫做晉離。

魔千秋和吳霄子設下陷阱,令晉離被困黑暗一億八千年,失去心臟和妖丹,心智喪失,受儘屈辱。這些,晉離願意去原諒。

但他唯獨不能原諒的是,他自己親手啃咬父親的心臟,斷送了父親最後的生路。

甚至他根本不記得當時的情景,當他醒來時,早已滿臉是血,實力恢複八成,然後他立刻感應到了自己的心臟和妖丹,便趕緊去追尋。

——這些,晉離沒有告訴魔千秋。

那輪太陽已經即將觸碰到他們的發絲,他緊緊地攬著這個人的腰身,親親的吻著他的眼睛。如同在黑暗裡他所說過的一樣,這隻眼睛湛藍得好似寶石,在這個人的眼中就有這令人心醉的澄澈。

晉離俯首湊在魔千秋的耳邊,輕聲說道:“果然很漂亮。”

魔千秋仰首看他,理所當然地說道:“本尊自然好看。不過你方才所說,到底是怎麼唔……”

炙熱滾燙的吻封住了魔千秋的話,清冷的氣息席卷了他的鼻間,慢慢的,他沉浸到了這個吻之中。他擁住對方的腰身,緊緊地相擁纏繞,直到那輪太陽真的要將他們吞噬時,他忽然用力地咬破了晉離的嘴唇。

但即使這樣,晉離也沒有鬆開他,仍舊用儘全身力氣地吻著。

最後,是與世界同歸於儘,消失在一片無儘的白芒之中。

等到魔千秋再次醒來時,他睜眼便看到了一座富麗堂皇的宮殿。玄金刻印一千年的極光玉,在宮殿的穹頂上鏤出一座龐大的星空。這裡奢靡至極,光是穹頂的造價便是絕大多數修士一生望而不及的。

魔尊向來窮奢極侈,為許多正道人士所唾棄。

這裡,是魔道宮!

魔千秋一醒來便趕緊探查四周,然後他沒有看到雲香,卻看到了才大乘中期修為的戚珞和秦氏兄弟。他鎮定地讓戚珞三人再次離去,三人都了解魔千秋喜怒無常的性格,沒對此太在意,但是魔千秋卻已然知道:他回到了八百年前!

不,不應該是八百年前。

這一次,兩族之間雖有戰爭,卻不像上一世那樣不死不休。

這個世界裡沒有獨絕天老,六十四妖尊也沒死在三萬年前。三萬年間,許許多多的人族和妖獸成功飛升——連妖獸都可以飛升!

一切都有所不同,除了兩百年前,他依舊和吳霄子聯手,將那個人打入黑暗。

魔千秋醒來後的第一件事,便是去了夢煞之地,取出了被自己親手封印藏匿的心臟和妖丹。

這段時間,正是兩族休戰的時刻。二十年前,晉離從黑暗中回到妖境,而現在,魔千秋碰著那顆心臟和妖丹,悄悄地前往了龍島。他不知道自己此刻是怎樣的心情,他第一次這麼的彷徨無措,隻能逞強地裝作若無其事,然後暗自前去。

到了龍島後,晉離竟然不在!

魔千秋大驚,他在妖境裡潛伏下來,四處打探消息,終於得知晉離一直在妖境深處逗留。

紅衣魔尊微微眯了眸子,有些詫異地呢喃著:“……他不是一向不喜歡四大妖尊嗎?”話音落下,魔千秋卻又搖首:“也不能這麼說,獨絕天老不複存在,隻剩下那三個妖尊。它們也稱不上什麼三大妖尊。”

除了一些飛升成功的妖尊外,三萬年後,六十四妖尊隻剩下不足十位還活著。它們各個到了天道大限,有的甚至不剩幾年生命,於是早已閉了死關。除非妖族滅亡,否則它們將會永遠沉睡,尋找突破的機會,直到死亡降臨。

魔千秋隨意地去了妖境深處,他的修為是大乘後期大圓滿,去那裡有些危險,但是拚儘全力還是有逃出來的機會的。然而在妖境深處,魔千秋找了整整一年,都沒有找到晉離的蹤影!

這不正常!

晉離怎麼可能就這樣失蹤了?

就算沒有了心臟和妖丹,他也依舊是地階巔峰的修為,怎麼可能就這樣……

“若是琳嘉妖尊等幾位大人從閉關中醒來,知道大人居然對晉離大人如此,他們定然會勃然大怒。”

“這事與你我又有什麼關係,我們不過是侍奉號瞑大人的五階小妖罷了,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是,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魔千秋身體一震,僵直地看向那兩個小妖的背影。他悄悄地跟了上去,然後,看到了此生永生難忘的場景。

在一片獨自開辟出來的空間裡,那個曾經高傲到了九天之上的人,化為原形,在無邊無際的泥沼中嬉戲。兩個小妖將新找來的一些四階以下的妖蛇放入泥潭中,那條龍便歡悅地追了過來,與它們纏繞玩鬨。

它學著蛇一樣的在嘶嘶叫,它的一隻龍角上全是鮮血,另一隻龍角更是幾乎折斷。

它也會痛,它弱弱地向其他妖蛇訴說自己的疼痛,可是那些蛇都遠遠地避開它。它再追上去,那些蛇再避開。這裡的蛇實在是太多了,它們永遠避不開它,它便學著那些蛇的模樣,用一條龍的身體,做著蛇的動作。

白色的龍鱗被肮臟的泥水浸染,它嘶嘶地叫著,像蛇一樣想要去吐信子,可是卻什麼都吐不出來。它很迷茫,它看著那些蛇的樣子,似乎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然後魔千秋眼睜睜地看著它卷起自己的龍尾,去折斷自己的龍角,希望自己變得和蛇一樣。

“不要!!!”

魔千秋再也無法看下去,心臟仿佛被撕裂一般,汩汩流血。眼淚直接奪眶而出,他一揮鞭便將那兩個驚愕中的五階小妖打死,其中一人手中的玉瓶也跌落到了泥沼裡。紫色的液體混入這些泥潭之中,慢慢地溶解。

魔千秋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飛了過去,一把將對方抱住。

他緊緊地抱著龍的脖子,不顧那些泥水蹭在自己的衣服上、手上和臉上。他從來怕臟,可現在,他卻抱著一條世界上最臟的龍大聲地哭著。上一次哭泣已然是太久以前的事情,那時候他主動地坐在晉離的身上,因為疼痛和羞恥忍不住地流淚,但他卻仰首躲開,不讓晉離知道自己的哭泣。

可現在,他放聲大哭。

臟兮兮的白龍不知道這個人類為什麼要抱住自己,它瘋狂地甩著自己的尾巴,擊打在魔千秋的身上。魔千秋一下下硬生生地挨了下來,龍尾幾乎要將他的脊骨撞碎,他終於再無力道地墜落進了泥潭,卻仍舊死死抱著這條龍,兩者一起墜落。

泥沼就這麼大,很多蛇好奇地想要過來看看,魔千秋血眸一縮,無儘火焰將這些蛇吞噬。

白龍還在不斷地掙紮,魔千秋抱著不讓它走。他小心翼翼地從納戒中取出了那一顆心臟和一顆妖丹,白龍頓時安靜下來,它愣愣地盯著這顆心臟和妖丹,久久沒有動作。

魔千秋伸手去撫摸它的臉龐,白龍沒有抵抗。

魔千秋輕輕摩挲著它的眼瞼,白龍就微微垂眸,仿佛溫馴的小貓,任他揉摸。那雙藍色的眼睛好像被什麼東西蒙住了,癡癡傻傻得沒有光彩。

人類的撫摸讓白龍十分愉悅,於是它嘶嘶地叫了兩聲,好像十分難過自己居然沒有吐出蛇信子,它不斷地嘶嘶叫著,一次又一次努力地嘗試,想要讓自己吐出蛇信子。

望著這一幕,魔千秋忽然仰首上前,輕輕吻住了神獸的嘴巴。

一雙血色的眸子慢慢閉上,眼淚便潸然而下,順著唇角流淌進嘴裡。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