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有話說

剜心之痛7(1/2)

原本以為會是七天後的再見,但是魔千秋和晉離都沒有想到,他們的再見會是那樣的情景。

玄天大陸上日月變幻,滄海桑田。兩人離開空間時,見到的不是兩族對立的場景,也不是那一方勝利的場景,而是玄靈子已死、洛漸清失蹤的結局。

魔千秋怒而宣戰,將魔道宮的所有力量全部派到了尋找洛漸清上麵。

等到第七日時,他抱著一絲遺憾悄悄前往妖境,但等到了龍島上時才發現,晉離竟然也失蹤了。

那一瞬,魔千秋雙眸睜大,臉上一片慘白。

他久久地坐在這座小島中央的一座竹亭中,四圍是碧波蕩漾的湖水,青山環繞,綠草如茵,天地間蘊藏著濃厚到足以用手去觸碰到的靈氣。

正如晉離所說,龍島是一個人間仙境。

魔千秋在這座島上又等了七天,晉離都沒有出現。後來他悄悄聽到妖族方麵的傳聞,原來三萬年前叱吒玄天大陸的蒼若妖尊竟然是晉離的父親,於是他心中一動,前往了極北之地,很快便在枯山的那片廢墟上,看到了一身湛藍的妖尊。

魔千秋想都未曾想,便趕緊飛身下去。他本以為一切都與往日裡沒什麼分彆,但當晉離抬起眸子望向他時,他卻倏地喉間一緊,本來焦急的話語也全部咽在了嗓子裡。

魔千秋啞了許久,接著才輕輕地哼了一聲,道:“也不告訴本尊,你竟然在這裡。本尊去龍島尋你,等了你七天。”

澄藍色的眸子中央是一點小小的雪白瞳孔,晉離安靜地坐在那裡,抬首看著魔千秋。他不說話,一個字都沒有說,就這樣睜著眼睛看著魔千秋,令後者慢慢地僵了身體,臉上也漸漸沒了表情。

許久,魔千秋聲音低沉地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晉離沉默不言。

見他這樣,魔千秋更是著急,麵上卻裝著平靜地問道:“你到底是怎麼了,晉離?”

晉離仍舊隻是看著他,目光平靜卻好像掩藏著什麼可怕泛濫的東西,讓魔千秋看不真切。

兩人就這樣足足對視了一個時辰,魔千秋從未覺得自己有這麼好的耐性,但他卻居然等下去了。第一次為一個人,等了這麼久,還不暴躁得想要擊殺對方。

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明明兩個人分離的時候,關係還算不錯,至少不可能是相顧無言。

為什麼現在居然會是這樣?

魔千秋心中一動,忽然想到:“……是因為你知曉了自己的身世,太過難受了嗎?”

妖尊晉離一出生便無父無母,在妖境一路修煉,等修煉到九階,才有資格進入龍島,成為那裡的主人。神獸很難與其他妖獸親近,所以晉離自小便十分孤僻,妖獸們不敢冒犯他,但是他的實力又不足,可想而知,曾經肯定遭遇了不少高階妖獸的冷眼。

神獸的幼體是需要長輩的保護的,可晉離沒有,隻能一個人獨自長大。

想到這,魔千秋不免稍微理解了一點晉離的心情。世上所有人都以為晉離是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一顆龍蛋,可現在,他卻知道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原來是那樣的人,也知道自己的父母並不是真的拋棄自己,而是在自己出生前便隕落了。

這種得到,比失去更讓人悲痛。

魔千秋勾起唇角,難得地露出一抹溫和的笑意,他伸出手打算擁住晉離,一邊還嘴硬地說道:“他們雖然早已離你而去,但是他們必然是喜歡你的,你過得好,想來他們也會很高興。本尊今日大發慈悲,就抱抱你,以後有本尊在,你至少也不是孤獨的……”

“啪——”

晉離突然伸手,將魔千秋的手打開。

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妖嬈的桃花眼慢慢睜大,血色瞳孔與湛藍瞳孔中泛著不可思議的顏色,魔千秋渾身僵硬,他聽到晉離用冰冷無情的聲音如此說道:“離開這裡。”

魔千秋手指微顫,竟然覺得自己被拍開的地方是火辣辣的疼痛。

他咬了牙,反而一笑:“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的關係難道……”

“不是朋友。”晉離不假思索地開口,令魔千秋頓時停住。

魔千秋低首看他,隻見在晴朗的陽光之下,那張清雅矜貴的臉龐上泛著一層透明的冷色,那雙蔚藍的眼睛裡倒映著一個投懷送抱的自己,而那雙眼睛的主人則對他麵無表情地說道:“離開這裡。”

魔千秋慢慢沉了臉色,他往前一步,踩碎了一地的石塊,一個字一個字咬牙切齒地說道:“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晉離!”

晉離垂了眼不再看他,這一次他直接俯首看著地上碎裂的石頭,忽然腳下一跺,一股力量便將魔千秋往後擊退數步。

失去了心臟的晉離此刻不過是大乘後期的修為,而魔千秋卻因為得到了神獸的心臟,同時回到了靈氣充沛的玄天大陸,直接一舉突破了化神期。晉離的這一擊並沒有傷害到魔千秋,隻是令他毫無防備地被擊遠。

隻要魔千秋願意,他絕對可以在這裡擊敗晉離。可是他卻是站在原地,咬緊牙齒,大聲再問道:“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本尊主動來找你,你就是想要取回你的心臟,你取就是了。你到底有沒有把本尊放在眼裡……”

“滾!”

聲音戛然而止,魔千秋怔然地望著晉離。

隻見那清俊雅致的妖尊此刻紅了眼睛,用難以形容的眼神盯著他。

魔千秋的喉嚨微澀,下一刻,他冷笑一聲,道:“本尊憑什麼要聽你的?本尊今日隻是來把屬於你的東西還給你的,你愛要不要,與本尊沒有關係,本尊雙手捧上。”

話音落下,魔千秋忽然一手探向自己的胸口,竟然就要活生生地把心臟挖出來。晉離雙目一縮,他忽然飛身到了魔千秋的身前,拉住他的手止住了他的動作。

魔千秋毫不猶豫地甩開他的手,再去剜自己的心,然後他的雙手被晉離製住。

魔千秋惱怒地抬頭,沙啞著嗓子怒道:“你到底想做什麼!”

“……我不要了。”

魔千秋微愣:“你不要什麼?”

晉離下意識地說道:“我的心,從此以後是你的了,你不用還給我。”

魔千秋怔愣了許久,手指微微顫動,久久說不出話來。正當他心裡想要說“你沒有它就無法成仙”時,卻聽到自己的嘴裡這樣說道:“你要給本尊本尊就要了?憑什麼!你是本尊的誰?今日本尊偏偏要把它還給你!”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