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有話說

剜心之痛6(1/1)

兩人間是令人難受的壓抑,突然,魔千秋猛地壓住了晉離,將他壓倒在地,然後更加用力地親吻上去。他瘋狂地吻著晉離的嘴唇,吮吸過他口腔內的每一寸皮膚,仿佛要與之同歸於儘的決絕。

晉離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待他反應過來後,立即攬進了魔尊纖弱勁瘦的腰身,用好像要將他嵌入身體的力氣,緊緊擁著對方。

這一次的魔千秋,瘋狂得令晉離無法想象。

中間部分看作者有話說。記得回來看下麵內容。

空氣中全是濃膩的香味,晉離低下頭,細細地親吻著魔千秋的眼睛,親吻他的鼻子,再親吻他的嘴唇。然後,他終於將自己抽了出來。但是隻抽到一半,身下那本該爽到昏死過去的人卻忽然伸手拉住了他。

魔千秋顫抖著睜開眼睛,想要開口,才發現自己的喉嚨竟然已經啞到連一個字都說不出口。運轉起身體裡的靈力,魔千秋傳音過去:“……空間要破了嗎?”

晉離沉默片刻,然後也傳音過去:“我為你穿衣服。”

魔千秋沒有回答。

魔千秋有多麼好麵子,晉離自然清楚,他並沒有用法術,而是喚出乾淨的水,細細地擦拭著這個人的身體。他仔仔細細地做著這件事,把對方身體裡的東西也全部都清理乾淨,最後為他穿上衣服。

魔千秋的腿早已軟得無法站立,隻能靠著晉離的身體勉強站著。

他們一起等待著空間的開啟,到這個時候,兩人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魔千秋靠在晉離的懷中,他閉上了眼睛。沙啞的喉嚨被靈力治愈後,終於能再次說話,隻是當他開口時,還是會帶著一絲無法清除的情|欲氣息。

魔千秋低低地笑了:“你們神獸並沒有元神。”

晉離微微愣住,不明白魔千秋想說什麼。

魔千秋坦率地說道:“我們人族有一種修煉方式,名為雙修。元神交融時,便可達到互惠互利的結果,一般是道侶才會進行雙修。”因為雙修時,會得到超乎尋常的快|感。

後麵這句話魔千秋沒有說,他忽然意識到,神獸雖然沒有元神無法雙修,可他卻敢斷定,在過去的這七天裡,他嘗到了雙修也無法媲美的極致感覺。

所以說,天道還是十分寵愛神獸的?即使在這種方麵?

魔千秋沒有再說。

他們漸漸看到一道微弱的光從外界探了進來,兩人都沒有開口,隻是看著這道光芒,聽到了外界傳來的大海浪濤聲。

魔千秋轉身去看晉離,時隔五十年,他終於再次看到了這個人的臉龐。俊逸至極的眉眼,高貴清雅的容顏,這個人看上去灼灼而不可侵犯,可是在過去的七天裡,他便是與這個人做儘了所有荒唐的事情。

晉離也低首看向魔千秋。

這個豔麗漂亮的魔尊穿著那一身血紅的衣衫,毫無防備地倒在他的懷裡。

五十年沒有再見,五十年……卻仍舊是那樣的漂亮。

晉離第一次有點明白,為什麼魔千秋會喜歡美人。當金色的陽光灑在這樣一個絕世無雙的人身上時,那隻血色瞳孔裡泛著瀲灩的光芒,另一隻湛藍的眼瞳裡則湧現著難以想象的純真與單純。

其實這個人真的很單純,並不像任何人想象中的那樣複雜陰險。

魔千秋望著晉離,晉離也望著魔千秋。

這一眼仿佛萬年,然後突然間,整個空間徹底崩碎,爆發出強大的波動。

魔千秋猛地推開晉離的身體,兩人各自往後倒退,隔了十米距離停下。

在這一片碧藍色的大海上,魔千秋遙遙望著晉離,晉離也望著他。就在一個時辰前,他們還纏綿得緊擁在一起,身體緊貼得沒有一絲縫隙,做儘了任何一對情人可以做的所有事。

可現在,他們都沉默地望著對方。

魔千秋先行了一禮,他很少這樣謙遜,但他此刻卻說道:“十日後我會前往龍島,將它還給你。多謝妖尊給予的一條命,若有來生,魔千秋自當報答。”

晉離沒有回答他。

魔千秋捏緊了手指,轉身便想離開,誰料卻聽身後傳來一道聲音:“是朋友嗎?”

魔千秋腳步驟停,良久,他轉首看過去,紅唇勾起,露出一抹隻屬於魔千秋的囂張笑容:“是與不是,又有什麼關係?你沒有心臟,無法成仙,甚至連邁入天階的可能性都要斷絕,而我隻剩下十天。”

話音落下,魔千秋轉身再走,可是身後的疼痛卻令他一個踉蹌,差點摔落下去。

晉離雙目一緊,魔千秋卻極快地穩住身形。

晉離又問道:“……是朋友嗎?”

魔千秋這次沒有回頭,他站在原地,良久,才道:“我虧欠了你那麼多,隻能用這條命來償還。”

晉離目色平靜,隻是又問:“是朋友嗎?”

魔千秋:“……”

晉離望著對方血色清瘦的背影,又問:“是朋友嗎?”

這一次,魔千秋終於怒了,他轉首看去,罵道:“你給本尊閉嘴!朋友朋友朋友?天天說朋友,隻是朋友,誰會讓你上,誰會讓你拉著整整做了七天,七天都沒有停下來,連抽都不抽出來!你要記住,你是唯一一個能上了本尊的人,十天後,本尊去找你,要殺要剮隨你的便!”

這一次,魔千秋毅然決絕地飛身離開,他罵得十分痛快,留下一個呆住的妖尊。

然而就在他離開後,那張美豔的臉龐上,一滴眼淚卻忍不住地流了下來。魔千秋毫不猶豫地抬手拭去,紅唇一勾,又恢複成原先恣意張揚的模樣,好像從未留下過那滴淚似的。

等他三日後飛到魔域後,早已恢複了正常,魔千秋直接走到魔山之下,用平靜地目光看向這一群呆傻住的人,對著自己的徒兒,他嗤笑道:“身上那麼臟,還想碰本尊?”

他這一生,隻被一個人壓在身下,沒有任何傲氣與矜持地與對方共抵極樂的巔峰。除了那個人以外,他永遠是不可一世的魔尊,莫要說被人壓在身下,就是被一點塵埃碰上,都覺得厭惡至極。

至此,還剩下七天。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