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有話說

剜心之痛5(1/2)

手指探下去時,摸到的卻是濕潤的血水。

魔千秋頓時急了起來,他不擅長丹道,而且在這黑暗中,僅憑靈識,他無法發現晉離到底是哪裡受了傷。若是晉離不願意,他也無法用靈力為對方探查傷勢,隻能乾著急。

心中越來越急,甚至魔千秋沒有發現,他已經急得非比尋常。

然而就在此刻,突然,一隻被鮮血浸染的手輕輕地攀上了他的臉龐。魔千秋身體一僵,奇異的感覺從對方手指的地方傳遞過來,仿佛有什麼東西在搔弄著他的皮膚,讓他敏感得有些僵硬。

晉離的手指劃過他的臉頰,劃過他的鼻梁,最後在他的右眼上停下。

魔千秋早已僵直了身體,連一點都無法動彈。兩人便以這樣奇怪的姿勢相處著,晉離的唇邊溢著鮮血,略顯虛弱地倒在魔千秋的懷裡,而紅衣魔尊卻僵硬地被對方撫摸著眼睛,撫摸著那一顆他並不知道已經變為湛藍顏色的眼睛。

“……應該很漂亮。”

魔千秋身子一震:“什麼很漂亮?”

晉離沙啞著嗓子,道:“你的眼睛。”

莫名的感覺從心頭湧起,魔千秋臉色微熱,理所當然地說道:“本尊的眼睛自然好看,天下無人能比,還需要你多說?”頓了頓,魔千秋道:“你到底是受了什麼傷?”

聽著對方傲慢囂張的話語,再聽著後麵那難掩關切的詢問,晉離無聲地勾起唇角,道:“剜心給你之後,沒有仔細調養,稍微有些受傷。數十年下來,傷勢重了一些。”

魔千秋頓時啞然。

晉離道:“你說希望我給你三日時間?”

魔千秋:“……嗯,我想再看看他們。”

晉離淡然道:“還剩下十年,我給你十天,唯一的要求是,在此期間,你要一直拉著我的手。”

魔千秋睜大眼睛:“本尊為什麼要拉著你的手?!”一聽這話,魔千秋心中奇異的感覺更加泛濫,他頓覺自己此刻抱著對方的姿勢好像也有點不對,可是並不覺得討厭,但也說不清楚是什麼感覺。

晉離卻十分淡定地說道:“畢竟心臟是你的身上,與你相處得近些,我能更好地感受到它的氣息,也不至於受傷。”

魔千秋無言以對。

晉離先是調養了七日,終於恢複了一些。這七天裡,魔千秋僵硬著身體,老老實實地抱著對方,晉離便將一隻手貼在他的心口,不斷地汲取屬於自己、屬於神獸的生命力量。

當七天一過,晉離終於再次坐直了身體,魔千秋剛剛放鬆一瞬,便感覺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

魔千秋頓時再次僵住。

晉離坦然道:“隻是為了親近它,和你無關,無須在意。”

屬於對方的心臟在撲通撲通的跳動著,魔千秋臉上一熱,紅唇一抿,他故意嗤笑道:“本尊……本尊怎麼可能在意?不過是十年而已,眨眼一瞬間,你說好的給本尊十天時間,可不要忘記。”

“嗯。”

兩人便這般拉著手,靠著牆壁坐著。

許久,一道微弱的聲音響起,晉離低聲問道:“你剛才說什麼?”

魔千秋:“……謝謝。”

晉離沉默片刻,道:“不必。”

十年時光便在這樣詭異的牽手中快速度過,這十年來,越靠近那個日子,兩人間的氣氛便越加奇怪。緊牽著的雙手令晉離冰涼的體溫傳遞到魔千秋炙熱的掌心裡,他們真的成為了好朋友,卻又好像與好友不大一樣。

至少相比於洛漸清,魔千秋莫名覺得,晉離真的不大一樣。

前九年,兩人說了很多話,即使是在這樣的黑暗中,也不覺得寂寞。可是到了最後一年,魔千秋不再那麼頻繁地開口了,晉離也不怎麼出聲。他們仿佛默契地察覺到這種關係即將破碎,可是卻沒有一個人開口主動提問。

這一次的緘默持續了足足三日,距離那一天也隻剩下不足三個月。

晉離忽然開口問道:“你喜歡什麼?”

魔千秋微愣,接著自得地說道:“自然是美人。若是醜陋之人,本尊連一個餘光都不想看他,比如那吳霄子,臉上的皺紋都能夾死蚊子,本尊每次看著都覺得極其倒胃口。”

晉離垂眸道:“吳霄子是蹉跎了歲月,等到五十多歲才開始修煉。因此等他到築基期時,已有六十歲高齡,相貌並不年輕。”

魔千秋不以為意地低哼一聲:“反正他就是醜。”

晉離淡淡道:“那誰好看?”

魔千秋理所當然地說道:“自然是本尊好看。”

“皮囊不過是一副外相而已,重視它做什麼。便是長得再美,在強者麵前也不會有一點機會,仍舊無力回天。”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