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有話說

剜心之痛4(1/2)

當魔千秋睜開眼時,看到的便是一片黑漆漆的世界。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但是全身仿佛被碾碎了的疼痛卻讓他不得不明白,自己居然沒有死,甚至破損的丹田和經脈已經修複了六七成!

魔千秋沒有立即出聲,他安靜地靠著牆壁坐著,小心翼翼地探查四周的環境。

其實這裡根本沒有什麼好探查的,還是他所開辟出來的那個小空間,被“偷天換日”奪走一切光明後,這裡隻有他和晉離兩個人。

魔千秋並沒有聽到晉離的聲音,他用靈識掃蕩過去,很快便發現,對方還坐在原先的位置,不知道低首在想些什麼。晉離的呼吸十分微弱,幾不可聞,魔千秋想要開口說話,可是喉嚨卻十分沙啞乾澀,連發聲都很艱難。

然後下一刻,他突然聽到了輕輕的心跳聲。

撲通、撲通。

在他的胸口,順著血脈傳遞過來的地方,一顆鮮活的心臟正在不停地跳動著。

魔千秋的雙眼倏地睜大,他不敢置信地感受著從胸口傳過來的聲音,感受著鮮血在血脈裡流淌、流入心臟裡、再流出來的節奏。

一顆不屬於他的心臟,正在他的胸腔裡穩穩地跳動著。這顆心臟十分陌生,但是一股股強大的生機卻從心臟上逸散出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修複著他早已殘破不堪的經脈丹田!

天道對神獸有所優待,龍族更是生來七階,肉身強悍如同玄鐵。

魔千秋幾乎是第一時間就明白了,這顆心臟是誰的。

他曾經親手將這顆心臟從它的主人的胸膛裡剜出過,雖然如今它似乎有些怪異,但是那種熟悉的氣息卻令魔千秋立即知道:它屬於晉離!

喉嚨已經嘶啞到無法出聲,可就是這樣,魔千秋都竭力地伸手探向那個坐在自己身旁一丈外的妖尊,幾乎是擠壓一般的將聲音從喉嚨裡說了出來:“這……到底是……啊!”

正在此刻,一股極涼的力量從心臟中轟然爆發,突然就竄上了魔千秋的右眼。他直接就要倒了下去,但是手卻被人突然拉住,輕輕地一推,便將他又推回原位,靠著牆壁承受那顛覆一切的疼痛。

右眼好像是被一隻大手擠壓碾碎了,灼熱的火焰刹那間吞噬一切,這樣的疼痛放在魔千秋的一生中,都絕對排得上前三。他緊咬著嘴唇,連一個顫音都沒有溢出口,可是鮮血已經從右眼中汩汩留下,在白皙的臉龐上異樣刺目。

到後來,魔千秋疼得暈了過去,等他再醒來時,便覺得右眼極其清爽。

丹田和經脈也已經修複得差不多,他已然有了站起身的力氣,可是他卻沒有動彈,反而慢慢捏緊了手指,一個字一個字地問道:“你為何……救我!”

魔千秋的臉上毫無笑意,語氣嚴穆端肅。

他很少有這樣嚴肅的時候,手指緊捏著,指甲已經要摳進掌心。但是回答他的卻是久久的寧靜,晉離沒有回答,仍舊淡然地坐在一旁,似乎少了一顆心臟對他毫無影響。

少了一顆心臟對於神獸而言,絕對是影響極大的。

魔千秋早已發現,晉離的修為似乎有了一點點的衰退。原本他已然是半步化神的境界,可如今卻隻是大乘後期大圓滿。即使有妖丹在,損傷並沒有千年前那般慘烈,可是仍舊氣息衰敗,有所傷勢。

魔千秋第一次這麼有耐心,他牙齒咬緊,又問了一遍:“你為何救我!”

到這個時候,晉離終於說話了。他的聲音一如曾經的清冷疏離,隻是靜靜地說著,就讓人覺得安寧矜貴,端的是一副神獸高貴的姿態。

“其實我對兩族大戰並沒有興趣。”晉離隨意地說著,“隆沼不說,我便不進入戰場。”

隆沼妖尊於九百年前隕落,在獨絕天老晉階前,是妖族最後一位天階妖尊。

魔千秋仿佛察覺到了一些東西,良久才道:“你為何救我。”

晉離沒有回答他,反而繼續說道:“曾經我並不厭惡你。”

魔千秋低聲道:“……在我奪走你的妖丹和心臟之前?”

“在此之前。”

魔千秋又問道:“那你到底為何要救我?”還付出這樣大的代價!

“隆沼未曾隕落前曾經說過,人族之中,太華山的吳霄子雖說境界比他略高一籌,可是不足為慮,隻是個快要死了的老頭罷了。你是妖族未來最大的隱患,他屢次喚我離開龍島,便是為了擊殺你。”

聽晉離說話,是件極為享受的事情。

他的聲音很輕,不急不緩,認真地說著,便仿佛娓娓道來。

晉離說起了一千年前的事,不知是否是因為胸口裡的那顆心臟,是出於警惕又或是愧疚,魔千秋竟然將他的話全部都聽了進去,甚至被他說著說著,就想起了那些被自己遺忘了的事情。

人族與妖族的大戰,除了最近的百年,幾乎從來沒有停過。

越往前,兩族的力量越加強悍,爭鬥得便越加激烈。一千年前,魔千秋身為大乘後期大圓滿境界的魔修,幾乎沒有猶豫地進入了兩族戰場,殺了數萬頭妖獸,其中包括許許多多的高階妖獸。

他威名赫赫,殺傷力極強,令眾多妖獸聞風喪膽。

然後是在一個寧靜的月夜,魔千秋帶著眾多魔修偷襲一支妖族隊伍,他展開魔鞭,恣意一笑,準備開始一場屠殺。誰料就在下一瞬,他反而遭到了潛伏,見到了那個隱藏在敵軍大營中神秘的妖尊。

妖尊晉離。

這個名字魔千秋聽過,但也僅限於聽過。傳聞中晉離很少離開龍島,雖然他隻是地階妖尊,但因為神獸身份,實力卻極為強悍,堪比天階妖尊。

魔千秋不敢誇大,兩人開始了第一場爭鬥。魔千秋勉強地應付著晉離的攻勢,屢次落入下風險些喪命。兩人從妖境第十三海一路打到了魔域,然後穿過雲州,打到了岑州與明州的邊境。

那裡是一處險境,名為萬鳴山。在萬鳴山中,可以時不時地聽到奇異的獸吼,在這些被濃霧隱藏的山脈中,藏著一隻隻詭異的野獸。它們並非妖獸,可卻擁有一絲絲的鬼氣,可以擊傷修真者的元神,卻對妖獸沒有影響。

到了這種地方,魔千秋自然要小心應對,晉離卻是如魚得水。

魔千秋知道,即使晉離殺不死他,也可以廢了他的修為,或者令他境界大跌。帶著一身的傷口,魔千秋趁機躲到了一處崖壁上。狂風之中,無數會飛行的奇異野獸撕咬著他的身體,可他一聲都不能發出。

這些野獸無法對他的肉身造成傷痕,但是它們卻能直接透過身體,咬傷元神。

元神之痛,遠超肉身。

魔千秋不能對它們進行攻擊。在他的身下是萬丈深淵,裡麵藏著數不勝數的不會飛行的野獸;在他的頭頂卻是一個慢步走過來的妖尊,妖獸不擅長用靈識尋人,隻能一點點細細地找。

藏在這些野獸的中間,野獸的氣息可以混淆自己的氣息,更可以躲避晉離。

魔千秋用手扶著山壁,身體顫抖,元神被撕咬無數。他藏了整整七日,晉離便在他的頭頂站了整整七日。七日後,晉離輕輕地歎了一聲氣,轉身離去。

竟然沒有下死手!

之後魔千秋的實力再有一個長進,應對晉離就沒有這麼狼狽了。兩人在數百年內交手過二十多次,幾乎都是兩敗俱傷。魔千秋落入下風的時候比較多,晉離倒是少了一點。

等到了後來,兩人似乎有了一種不用言說的默契:都不下死手。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