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有話說

剜心之痛3(1/2)

這世上有的故事很長,有的故事卻很短。

魔千秋從來都不會講故事,他簡簡單單地說著,晉離就安安靜靜地聽著。但是這一講,卻講了整整三個月。

凡人的一生不過百年,魔千秋講的故事卻有一千年。那個故事絕對波瀾壯闊,轉承啟合令人心驚擔憂,可是他的語氣卻總算平平淡淡的,既不高興也不生氣,就這麼有一搭沒一搭地講著。

講到後來,他漸漸開始不願意再詳細講了,隻是一句話概括,晉離也不開口問他。

等講到那個人成為天下第一、大殺四方後,魔千秋倏地噤了聲,良久,才低低地笑了一聲,十分大度地說道:“就這麼結束好了。”

黑暗的空間裡頓時又寂靜下去,魔千秋無話可說,晉離也沒有開口。

漸漸的,魔千秋覺得自己身體裡稍微有了一些氣力,一絲微弱的靈氣在他破損的丹田處慢慢凝聚。這股力量雖然十分少,但是卻無法忽視,魔千秋垂著眸子,淡定地沉著麵色,卻已經開始嘗試著運轉靈力。

誰也不知道這種漫長的緘默過了多久,魔千秋丹田裡的靈力也越來越多。這樣的靈力對於全盛時期的他來說不過是滄海一粟,但是此時此刻,卻或許能對眼前這個傻了的妖尊造成一些傷害。

反正他已經注定要死了,在臨死前多令敵人受點傷,那對於外麵的人修來說,就多了一份籌碼。

微弱的靈力藏匿在破碎不堪的經脈中緩緩流轉,黑暗中,魔千秋看不見晉離的表情,隻能用靈識感覺到對方仍舊在自己的身旁,同時左手上的觸感還在告訴他:這人還拉著自己的手。

魔千秋小心翼翼地操控靈力,他的修為比對方低不錯,但是若真的想要偷襲,卻也不是不可能。飽滿的額上漸漸滲出細汗,紅唇卻仍舊微微地勾起,額間的汗水越多,唇邊的笑意便越盛。

雄渾的靈力凝聚在魔千秋的右手掌心,形成了一個血紅色的小點。這小點好像長在了他的掌心,赤紅滴血,就在他準備抬掌拍向晉離的胸口時,忽然間!隻聽晉離輕輕地“嗯”了一聲,再次開口問道:“千秋,那我到底是誰?你又是誰?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裡?這裡到底是哪裡?”

魔千秋:“……”

隻是一瞬間的遲疑,魔千秋緩緩地收了手,捏緊了右手,藏住了掌心由魔氣和靈力凝聚而成的紅點。

接下來的事情,又是新一輪的噩夢。

晉離怎麼會有這麼多說不完的話,那麼多問不完的問題?

這種唧唧歪歪、吵鬨不堪的人若是放在往日,魔千秋從來不必煩心,因為他翻手就會把對方拍成肉泥。可現在,他根本對晉離無可奈何,他實在沒法再講出什麼所謂的故事,他都已經把洛漸清的故事(那故事裡洛漸清十分崇拜魔千秋)也講了一遍,晉離聽完故事後,還是纏著他說個不停。

這個時候,魔千秋無比懷念那個清高冷漠的妖尊。

殺也殺不了,打也打不過,他還能怎麼辦?隻能一遍遍耐心地回答對方的問題,否則對方能把同一個問題問上一萬遍。

當晉離問到第三千零四個問題時,魔千秋終於忍不住地怒喝一聲,抬首擊向對方的胸口。就是死,他也不能死在這種吵得要死的傻孩子的眼皮子底下。

“你給本尊滾!!!”

嗖!

一道破風聲在魔千秋的麵前響起,晉離身子一閃,便晃過了這道攻擊。

魔千秋早就知道這一擊對晉離而言沒有任何作用,甚至他也知道,在他先前放棄了那次偷襲機會的時候,就注定了他無法再偷襲對方。可他仍舊不管不顧地攻擊了,已經不再是為了傷到對方,而是為了:讓這個人閉嘴!

冷冷的笑聲在空蕩蕩的黑暗中響起,魔千秋壓著怒意,一個字一個字、咬牙切齒地說道:“你要殺要剮給我痛快,本尊不是你的父母,為何要忍你這樣的喋喋不休!妖尊晉離竟然是這麼一個囉嗦無聊之人,你連自己的夢魘都走不出去,真是令人失望至極。”

一片黑暗中,沒有任何人給魔千秋回音。

然而魔千秋還樂得清靜,或許有的人就是要罵一罵,他才知道自己有多麼招人厭煩。

這個時候,魔千秋敏銳地聽到了一點水滴流淌的聲音。他細細地聽了一會兒,這才意識到,剛才自己那一擊竟然真的讓晉離受了傷,恐怕已然流血。不過晉離的氣息還是十分穩定,應當隻是皮肉傷。

兩人之間又化為久久的寂靜,魔千秋的身體早已無法再積蓄出任何一點的靈力,甚至他已經感受到生命裡極快的流逝。

正在此時,他卻聽到一道微弱的腳步聲輕輕響起,他立刻警惕起來看著前方,渾身緊繃,接著發現一個人慢慢坐在了自己身旁一丈的地方,安安靜靜地坐著。

魔千秋的心裡頓時覺得有一些不對,他的腦海裡頓時閃過一個危險的念頭,便聽一道清冷淡靜的聲音從自己的身旁響起:“你自然不是本尊的父母,本尊生來便無父無母,飄流於妖境第一海上。龍族生來七階,相當於人類出竅期的修為,你這等陰險狠毒之人,有何資格成為本尊的父母。”

精致的雙眸倏地睜大,魔千秋嘴唇微張,許久,才嗤笑道:“說的好像誰搶著要做你的父母似的。”

“你去過龍島嗎?”晉離突然問道。

魔千秋輕哼一聲,懶得理會,身子卻緊繃著,隨時準備麵對對方的攻擊。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