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超模

天壤之彆3(2/2)

從第一次的見麵到如今,兩人的關係都比較和洽。

洛城原本就是個非常好相處的人,除了有的時候二了點,有些行為又讓人無語了點,但沒什麼大毛病。而宋初慈明明是個不好相處的人,在碰到洛城之後,卻慢慢地溫柔了許多。

一開始是洛二哈找著約會,後來就變成了宋初慈不停地發出邀請。

一時間,各種各樣的場合都成了兩人見麵的地方。有次洛城還偷偷摸摸地拿了家裡的直升機,帶著宋初慈從米蘭飛到了巴黎,兩個人在巴黎度過了浪漫的一夜。

不過這次回去的時候,宋初慈的臉色倒不是很好,洛城也沒發現對方的壞臉色,仍舊嘻嘻哈哈地經常約會、玩鬨。慢慢的,好像在巴黎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宋初慈依舊是之前的那個宋初慈,曾經那一天突然出現的壞臉色也消失得一乾二淨。

但是這次不是洛城,反而是溫雅,發現了一些異常。

溫雅畢竟是與洛城最親近的人之一,她早就發現了洛城和宋初慈之間的關係。原本她是要求洛城最好離開宋初慈,不要和這個複雜的男人多牽扯。

按照溫雅的話,她隻比宋初慈小三歲,但是她卻知道,再給她十年,她也無法達到宋初慈如今在圈內的地位。而且她至少還有位攝影師母親作為背景,宋初慈卻是沒有一點點的背景,真真正正地從零爬上來,由一個普普通通的實習生,在十年內成為頂級雜誌的主編。

能與席擇成為朋友的人,反正肯定不簡單。

不過洛城卻沒聽溫雅的話,這讓溫雅在無奈之餘,也不好多乾涉。畢竟這是洛城的私事,也沒影響到他的工作,那就隨他吧。不過在洛城從巴黎回來後,溫雅卻發現,宋初慈好像變了點什麼。

一開始的宋初慈,對洛城隻是單純地有些興趣。但是後來,溫雅發現,似乎宋初慈好像有點喜歡上洛城了。而如今,溫雅以自己女性的直覺發誓,這位外冷內熱的宋主編,似乎是下定決心地喜歡自家的這隻二哈了。

下個月就要正式成為洛城的經紀人了,溫雅不能忽視這方麵的問題。

於是在某個周日,她邀請了宋初慈到咖啡廳,旁敲側擊地問了他關於洛城的看法。

令溫雅沒有想到的是,宋初慈直截了當地給了她回答——

“他是我的人。”

儒雅俊秀的男人低首望著杯中的咖啡,修長的手指在鎏金杯柄上輕輕地摩挲,此時此刻的宋初慈就好像從中世紀走來的優雅紳士,氣質高貴,沉著淡定。

“在他注意到我之前,我就注意到了他。現在我和他的關係隻是暫時的,但是早晚有一天,他會成為我的愛人,甚至有機會的話,在我的婚姻關係資料上,也會出現他的名字。”

這次的對話溫雅並沒有告訴洛城,但是她卻告訴宋初慈,希望他能夠早點告訴洛城自己的心意。畢竟彆看這小孩表麵上沒心沒肺的,但是也是個感情動物,能早點定下來就早點定下來,以防出什麼意外。

溫雅的話,宋初慈當然也早有考慮。

於是在半個月後、洛城的生日時,他便早早地就發了短信,讓洛城出差回來就來自己的公寓,給他慶生,還準備了一份大禮。

收到短信的時候洛城立即興奮地回複過去,還沒登上回國的飛機呢,就不停地向一旁的溫雅炫耀。他還不知道溫雅已經得知了他和宋初慈之間的關係,一直在說什麼“有個愛慕我的粉絲,給我準備了大禮物,等著給我過生日”。

洛城的飛機是下午五點抵達帝都,那天下午,宋初慈罕見地請了假,在《繆斯》眾人驚訝的目光中,快步離開了雜誌社。

先是去買了許多菜,然後花費一個下午的時間好好地收拾了一下屋子。宋初慈自幼家境貧寒,打掃這種事是非常得心應手的,他很快就將家裡的東西整理得非常清爽,還燒了一桌菜。

宋初慈從沒給洛城燒過菜,他的手藝不能說有席擇那麼好,卻也算是非常不錯了。而今天,他也燒了許多家常菜,還買了一個大蛋糕。

他自然不可能像席擇那樣,還會做法式料理、日式料理,就算是中餐,也不會很高級的,但是這一桌尋常的家常菜卻也看得是讓人食指大動。

等到下午五點的時候,宋初慈給洛城發了一條短信,收到對方的回複:【我來了我來了,嘿嘿,你給我準備了什麼大禮物啊?我發小今天給我送了件“加西亞”的高定,你彆學他啊,沒意思。】

宋初慈平淡地回複了一句:【來了就知道了。】

接下來,就是等待。

從五點,等到六點,開始有點奇怪帝都今天這麼堵。

從六點,等到七點,心裡有點疑惑。

從七點,等到八點,發出的無數條短信不回答,電話也從來不接。

從八點再等到九點、十點、十一點,直到距離十二點隻剩下十分鐘。

宋初慈麵色陰沉地看著牆壁上的掛鐘,就等著十二點一過,他便下樓取車,去找一找這個竟然敢放他鴿子的混賬。

然而就在還差十分鐘的時候,他卻忽然聽到了自家門鈴響了起來。

宋初慈開了門,想著今天是這小孩的生日,就儘量把臭臉色放得平靜了一點。然而他剛說了句“怎麼這麼晚,到哪兒去了,不自己拿鑰匙開門”,忽然便看見眼前的少年神情淡漠地看著自己。

這種目光在過去的這些年裡,宋初慈見過很多次。

甚至在未來的一年中,也成為了他的夢魘,經常讓他渾身冷汗地半夜驚醒。

直接將手裡頭的鑰匙嫌惡地扔在了地板上,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

洛城的眼睛有點紅,好像剛剛哭過,他冷冷地看著眼前的男人,那聲音仿佛凝結成冰,帶著冰冷的笑意,說道:“宋先生,我覺得我們的關係該斷了,你這種人哪有資格當我的情人……哦不,是當我的床伴。宋先生,以前就當我被狗咬了,我姐姐說的對,你和我從來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以後我們也永遠走不到一起去。”

“天有多高,地有多低,宋先生,你和我之間的差距,就有多遠。”

※※※※※※※※※※※※※※※※※※※※

所以,這就是天壤之彆噠xd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