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超模

新生(下)(1/2)

持續了整整七天的低熱,在體溫終於升高後的第二天,席擇終於醒來了。

此時此刻,距離“則遇”的初次高定時裝秀已經隻剩下一天了,幸好席擇在這個時候醒來了,否則第二天他昏迷不醒的消息絕對會在世界各大媒體上流傳開來,再也無法壓住。

就好像昏迷時一樣的突如其來,在醒來後,席擇的身體很快恢複,並且在當天晚上就投入到了時裝秀的準備中去。第二天的高定時裝秀如期而至,盛大輝煌,耀眼奪目,給“則遇”開了一個好頭,也讓全世界的人承認了“則遇”的存在。

在時裝秀結束後,明喻就趕緊拉著這個男人回家休息。

他可還清楚地記得席擇昏迷不醒的模樣,醒來後還有如此大的工作量,要不是席擇強調一定要如此,否則明喻甚至不舍得讓他繼續參與到時裝秀的準備中去,隻允許他在時裝秀結束後登台感謝一下。

35°的低溫、甚至還持續了整整七天,這絕對是一場足以致命的災難。然而在席擇醒來後,醫生卻驚訝的發現他的身體沒有一絲的惡化,仍然十分健康強健,除了稍微有點虛弱外,與常人無異。

然而即使醫生都這麼說了,明小玉也不允許席擇胡來。

在開車回家的路上,俊秀漂亮的青年眉頭緊蹙,他一邊單手扶著方向盤,一邊認真地說道:“三年前你就說你年紀不小了,精力也沒有以前那麼旺盛了,那席先生,這次我不過就是出去了三天,你就真不把自己的身體當回事了?”

23歲的明喻早已不是當初那個稚嫩青澀的少年,原本他的光芒就內斂沉穩,如今再加上歲月的磨礪,這種鋒芒已然被打磨成圓潤細膩的寶玉珠光,使人無法移開視線。

明喻的強勢在這段時間裡,表現得是淋漓儘致。

畢竟是七天沒有進食、一直用葡萄糖維持著生命,席擇的臉色還是有些病白的。但是在這個男人睜眼的那一刻,外表上的虛弱便不能左右他強大淩厲的氣場,因此即使他現在揉著太陽穴坐在副駕駛座上,也沒有被一旁的青年奪去風采。

明喻現在真的挺生氣的,不,該說是非常非常生氣。

然而這股子氣憤惱怒在化為目光刺向一旁的男人時,卻被對方淡定地無視了。

席擇薄唇微勾,反問道:“什麼時候拿到駕照的?”

明小玉嘴唇一抿:“你在轉移話題。”雖然譴責了一下,但明喻還是回答了:“在這次回來的時候拿到的。剛拿到就開了車去找你,沒想到就看到有的人昏迷不醒了。”

明喻這些年都實在太忙,所以一直沒有考駕照,最近才剛剛抽了時間去考。

席擇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說。

車子平穩地駛上了高架,等到堵車的時候,明喻這才抽出了手,伸手就掐在了席擇的臉上。

男人俊美朗逸的臉龐被掐得稍微變形了一點,但是就算這樣,明小玉也仍舊不解氣,足足捏了許久後,才冷哼一聲:“看到你那副樣子,我還是有點著急的。”

席擇挑眉:“有點?”

一想起自己這些天來的擔心,明喻冷笑道:“非常著急!”

正巧這車也實在堵得不能前行一步,明喻便開始數落起來了:“你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你自己也知道,你今年30歲了,這樣不眠不休地去工作,就算是13歲都吃不消!身體是最重要的,其他都是次要的,你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體。”

說這些話的時候,明喻神情鄭重,語氣認真。淺色的眸子裡閃爍著凝重與誠懇,他看向席擇的時候,那目光甚至不再是叮囑,而好似一種懇求,在懇求對方一定要珍惜自己的身體。

說到最後,明喻歎了口氣,道:“能看到這個世界,就是一種幸福;能聽到這個世界,也是一種幸福。你能行走在這個世界裡,擁有一副很好的身體,這就是最幸福的事情。”頓了頓,他微笑道:“席擇,我愛你,所以我希望你能讓我永永遠遠地愛下去,不要出任何事。”

這笑容溫暖而又柔和,秀美的鳳眸微微彎起,清俊雅致,一下子就與席擇夢境裡的那個人重合了。

那是在同樣燦爛金黃的陽光下,這個人,就是這個人,即使眼不能見、耳不能聞,甚至連觸覺都有點遲鈍,他都努力地去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對著柔暖的陽光露出一抹微笑。

重重地歎了一口氣後,席擇伸手攬住了自己的愛人。

“我會保重好自己的身體,你也是。”

明喻自然沒有聽出席擇話語中的深意,他抬手隨意地在男人的背上輕輕拍了兩下,道:“好了好了,知錯就改,還是可以原諒的。不過我擔心了這麼久,你得給我點補償,席先生,晚上我要吃大餐。”

席擇聞言,道:“我來做?”

明喻理所當然地點頭,一邊開始向前挪動車子,一邊道:“對,你要做我最喜歡的油燜大蝦、糖醋裡脊、紅燒獅子頭……”

這一堵,足足堵到了晚上十點多,兩人才回到家中。

看上去晚飯是不可能再吃了,但是夜宵還是可以有的呀,於是席擇便隨意地做了幾個小菜,清淡可口,兩人簡單地用了餐。

用餐過後,這對老夫老妻……咳,這對老夫夫就開始看電視了。

和普通的夫妻沒有任何區彆,席擇一邊低頭看著最近七天拉下來的、各種需要他批準的資料,一邊抬頭看幾眼電視;而明喻則一邊低頭玩手機,偶爾抬頭看看電視上在放的內容。

恰巧放到了明喻半年前為“紀和雅”拍攝的一支廣告,明喻饒有興趣地看了一會兒,接著道:“這廣告是上個月才開始放的,在你昏迷的這幾天裡,這廣告的收視率不錯,很多人都挺喜歡的。”

自家香菇的廣告席擇肯定是認真地看過去的,聽了這話,他問道:“因為你?”

明喻笑眯眯地點頭:“準確來說,是因為我的演技。”

席擇:“………………”

過了片刻,席擇輕歎道:“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明小玉頓時不服氣了:“喂你這什麼意思?我的演技可是得到很多人的肯定的!雖然比蕭姐、方哥他們差了很多,但是我在演藝圈也是平均水平了,我今年還接下了我的第三部電影,準備去客串一個配角呢!”

聞言,席擇的眼前頓時浮現起那夢境裡一幕幕可怕的場景。那夢裡的明喻,演技已經不是用“慘不忍睹”可以形容的了,簡直就是車禍現場。這麼一比,確實,現在的明喻演技好了不隻是一個等級。

“我來幫你磨練演技。”

明喻微愣,問道:“怎麼磨練?”

“我想到了一個劇本。”

這個吻從客廳開始,很快便到了臥室。

兩具頎長挺拔的身體在床上交疊翻滾,很快青年便發出低悅動人的呻|吟。

在高|潮即將來臨的時候,席擇卻忽然停止了動作,望向身下這個沉浸在欲|望中的青年。他的目光幽邃深遠,仿佛穿透了歲月,緊緊地凝視著明喻。

這是他的愛人,這是他愛得撕心裂肺的愛人。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