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紀事

第七十六章 請旨外調(1/2)

謝萌在城外待了不到兩日,他正在實地考察,為清丈田畝做籌備工作的消息,就傳到了孫柯的耳朵裡麵。

如今正是春耕時節,孫柯這些日子一直忙著去各個村莊巡查勸農,免得農戶們誤了農時。不過聽到這個消息,他還是抽了個空,去找謝萌了。

他到時,謝萌和齊遠恒正在田頭,旁邊圍著不少人,有農戶,也有士子,裡三層外三層地圍著,不知道正在做什麼。

有眼尖的士子,看到孫縣令過來,紛紛作揖行禮。

“孫大人,快到這裡來!”齊遠恒聽到外頭的動靜,抬眼一望,看到了孫柯,揚聲招呼。

“孫大人,你來得正巧,有好東西。”謝萌也笑著說道。

“是什麼好東西?”孫柯走近了,人群就分開了一條道,供他出入。

他進了內圈,才發現眾人是在圍觀幾名農戶耕地。

農戶們分成了三列,一列有個半大的孩子在前頭牽著牛,後頭有一農戶扶著犁行走,這是慣常的耕地法,並無稀奇之處。另外一列前頭沒有牛,農戶獨自扶著一個木製的工具,一下又一下地用腳踩著耕地。最後一列,則是有一農戶手裡拿著鋤頭在挖地。

就耕地的速度而言,有牛拉的那列已經耕了很長一段距離,而用腳踩著的農戶才耕了一小段距離,用鋤頭挖的那名農戶則落在了最後麵,不過眾人既不看前頭,也不看後頭,目光都牢牢盯著中間的那名農戶。

孫柯的注意力,也被中間那人吸引住了,他仔細看了一會兒,終於看出了門道,擊掌讚道:“的確是好東西,這叫什麼,誰想出來的?若是上報陛下,必得嘉獎。”

“這是踏犁,又叫腳犁,不是我等想出來的,是邊遠山區缺牛之地的農戶想出來的。”齊遠恒簡單介紹了一下前事。

前幾日,張族長,就是這個村莊的族長,跑來問齊遠恒,春耕的時候,他們莊裡的牛不夠使,許多人家隻能用鋤頭挖地,費時又費力,問他有什麼辦法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齊遠恒就召集了人手幫他想辦法,眾人七嘴八舌,出了不少主意,比如多養幾頭牛,比如是不是用人拉犁,比如每家都用牛耕一點地,再用鋤頭挖一點地,不過這些辦法對現在的困境幫助不大,而且比較不知世事。

牛是最重要的畜力,是耕地的主力,如果能養,農戶們肯定願意養。但是買一頭小牛犢需要不少錢,而且養牛也要花錢,還有牛一旦病死,就有血本無歸的風險,所以不少農戶買不起養不起也不敢養。

至於為什麼不用人拉犁,是因為人沒有牛力氣大,大概七八個壯勞力才頂得上一頭壯牛的力氣吧。普通的農戶家,最多有兩三個壯勞力,用來拉犁速度很慢,各自用鋤頭挖地還快點呢。

最後那個建議,有牛的人家,自家的地耕完了,願意幫其他人家耕地是情分,讓他們提前幫忙,顯然是其他人家不知禮數了。

這些路都不通,士子們也沒辦法了,有些人被最近的事打擊得都有些灰心了。讀書的時候,他們覺得他們什麼都懂,如今才知道,他們還嫩著呢。

他們正喪氣的時候,有邊遠地區來的士子,突然回憶起了他曾經看到過的踏犁,才讓士子們又恢複了一點自信。

那名士子手頭沒有實物,腦中隻有一個大致的印象,不過在座的都是聰明人,根據他的描述,很快就把東西畫了出來,又讓人把圖樣送到了縣城裡麵打造。

踏犁的扶手、犁杠,腳踏木都是木製的,隻有掘土用的鏵口是鐵製的,打造起來簡單方便,價格也不貴,至於實用不實用,現在就要見分曉了。

三列農戶各自耕地,用牛拉犁的不用說,肯定耕得又快又好,其他兩名農戶拍馬都趕不上。用踏犁的農戶,和用鋤頭挖地的農戶,也很快分出了高下,踏犁的速度和牛不能比,但是比用鋤頭挖起碼快了一倍。

“牛拉犁既能深耕,也能淺耕,是最好的。踏犁隻能淺耕,不過比起用鋤頭挖地,省力多了。謝大人,孫大人,你們覺得怎麼樣,有推廣的必要嗎?”齊遠恒對這場比試,做了個小小的總結,才問道。

謝萌和孫柯自然同時讚好。

有牛的農戶,那沒得說,肯定用牛耕地,但是家裡沒牛的農戶,用踏犁代替,比用鋤頭挖快了一倍,不至於太誤農時。

“謝大人,齊大居士,向陛下上書的事,就由二位來吧。”孫柯不願讓他們生出他是來搶功的感覺,當先提議。

“本官隻是恰逢其會,既無功勞,也無苦勞,還是齊大居士來吧。”謝萌肯定不會去和齊遠恒搶功,連忙擺了擺手。

“不管是記起踏犁來的,畫出圖樣來的,還是去監督打造的,都不是我,這折子我上不合適,不如讓參與的士子自述,孫大人再替他們把把關,代為呈送陛下吧。”齊遠恒也出言推辭了。

雖說這事他沒起什麼大作用,但是這折子他要是上了,必有他的一份功勞。不過他沒打算在官場上混,有沒有這份功勞不重要,所以這份功勞,他就決定給孫柯了。

至於讓這些小士子自己去上書,什麼時候到皇帝手裡就很難說了。不管是孫柯,還是謝萌,都有辦法代呈,謝萌甚至更合適,他是民議司的主事,又是皇帝的狗腿子,大概更容易見到皇帝,不過齊遠恒不樂意分潤功勞給他,才沒有選擇他。

孫柯同樣明白這一點,他想了想,就沒有繼續推辭。

他的確沒有快捷的辦法把奏折呈到皇帝麵前,但是永寧侯可以,由永寧侯代呈禦前,皇帝看到這個消息,必然龍心大悅,連帶著代呈的永寧侯也能從中得益,這功勞可以說是見者有份了。

“不知道是哪位士子記起這踏犁來的?”孫柯心中有了計較,往人群裡掃了一眼,詢問道。

“回縣尊大人,是學生。”有一青衫士子,站了出來,拱手為禮,回道。

“好,後生可畏,由你來執筆,將這事細細稟報給陛下,可否?”

“學生願勉力一試。”這名士子當然明白,這是君前露臉的大好機會,興奮得臉都紅了。

“你須記住一點,陛下不愛煩瑣,上書敘事須條理清晰,簡潔明要。等你寫完了,就送到縣衙來給本官看看吧。”

“多謝縣尊大人賜教。”

給皇帝上書,有格式有法度,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坑,孫柯願意撥冗提點,對這士子來說,是不可多得的大好事。

“去吧。”

士子應了是,退了下去,他的朋友們,參與過這事的其他士子,很快擁著他下去寫奏折了。

這事,這名記起踏犁的士子,自然是首功,其他參與的士子,也有一份小小的功勞。這青衫士子也很夠朋友,自己的功勞要寫,朋友的功勞也全都提了,很快,他就寫了滿滿兩頁紙。

“孫大人剛才提點過了,陛下喜歡敘事簡潔,會不會寫得太多了。”旁邊有人提醒道。

“是啊,刪掉一點吧。”有人附和。

他們幾人嘀嘀咕咕商量了半天,刪刪減減了好幾次,終於用一頁紙,把這件事說清楚了。

士子們下去了以後,齊遠恒把謝萌和孫柯請到了他在莊裡的住處暫作歇息。這住處是張族長幫忙尋摸來的,裡麵很簡陋,不過地方夠大,許多囊中羞澀的士子,就在這裡打通鋪湊合著住下了,家境比較好的一部分士子,有些住在縣城,有些就給了農戶們一些錢,租了農戶們的幾間屋子住。

原先,齊遠恒他們在莊裡,要求農戶們做這個做那個,雖然上頭有縣尊大人壓著,下頭有族長壓著,這些農戶心裡還是很不樂意的,時不時就要出工不出力,不過莊裡的人多了以後,農戶們就高興了。

莊子裡多了這些人,要吃要喝要有地方住,有人還需要彆人幫忙跑腿做事,比如打發人去城裡買這個買那個,連莊裡半大的孩子都派上了用場,不少農戶多了額外的收入,心裡當然高興了,對齊遠恒他們不像原先那麼排斥了,也不再覺得又是上頭的大人們閒著沒事做,在折騰他們玩了。

現在這個院子裡,就有幾名農婦幫忙燒水做飯打掃院子,還有幾個半大的孩子守在門口等著聽使喚。

齊遠恒請他們入了座,又讓人上了茶,才問起了孫柯的來意。

“我聽說謝大人是為了清丈田畝的事來的?”孫柯沒有多廢話,直接發問了。

“是有這麼一說,不過目前還在考察中,還沒有著手去做。”謝萌點了點頭。

“下官有個建議,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孫大人請說。”

“不如謝大人就從這三個村莊開始清丈吧,先拿這三處試一下手,也好向陛下仔細稟報清丈的具體情況。”

“本官正有此意。”孫柯既然這麼上杆子請求,謝萌自然當仁不讓了。

“明日下官就讓戶房的人來協助謝大人。”孫柯這麼好說話,也是有原因的。

皇帝要清丈田畝,逆著皇帝的地方官,肯定會被皇帝記一筆小賬,積極配合順著皇帝來的自是有功了。而且他遷任康平縣才短短一段時日,就算謝萌查到了什麼,也與他無關。

既然都與他無關,他肯定願意通力配合,積極上進了。

“有勞孫大人了。”皇帝還沒有下明旨,有許多人,謝萌是使喚不動的,縣衙裡配備著“小六部”,戶房的人,職責和戶部的人大同小異,這事就歸他們管。

“我這裡有不少士子,精通算籌,到時候也可以來幫忙。”齊遠恒也開口了。

他倒不是這麼好心要去幫謝萌,而是打著訓練這些士子的目的去的。

清丈田畝是實事,這些士子以後若有人中了進士,選了親民官,這些東西都是用得到的,早早明白了,以後就不會被下麵的人輕易糊弄。

“多謝齊大居士了。”有人要來幫忙,謝萌當然歡迎。

清丈田畝,四四方方的田畝,很容易計算大小,但是不規則的田畝,或者有邊邊角角的田畝,就需要用各種方法計算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