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紀事

第七十四章 一團和氣(1/2)

“齊兄,不如帶著我等到處轉轉吧。”衛衍提議道,轉而又去征求皇帝的意見,“公子以為如何?”

看到皇帝和齊遠恒言語間一團和氣,衛衍的心裡非常欣慰。

齊兄有治國之才,卻無淩雲之誌,此時齊兄有了想要做的事,衛衍自然要為他儘一份力,讓他能夠有機會一展所長,也盼著他能做出一些成果。

至於皇帝,他與皇帝在一起,其他人怎麼想,他不在意,但是親近他的家人朋友,他不希望他們為此擔憂。

齊兄前段時日知道了他和皇帝的事,很是擔憂,今日有了機會,衛衍就要用事實來表明,皇帝對他很好,齊兄的擔憂是無謂的。

衛衍這麼問,景驪肯定不會去駁他的麵子,馬上就答應了:“那就看看吧。”

他這麼說的時候,手掌又開始往下滑,滑到了衛衍的手腕處,才停了下來。

皇帝沒有握住他的手掌,隻是握住了手腕,衛衍若想掙脫,輕而易舉,不過他遲疑了片刻,還是任皇帝握著他的手腕往前走。

齊兄不是一直在擔心皇帝對他不好嗎?現在皇帝對他這麼親近,齊兄見了,應該能夠明白皇帝對他的心意吧?而且,田間小路,不太好走,他走在皇帝身邊,也能隨時幫皇帝搭一把手,免得出什麼意外。

衛衍打著這樣的主意,才允許皇帝這麼牽著他走。

景驪往前走了幾步,用眼角的餘光偷偷望了望衛衍的臉色,發現他的神色間沒有一絲不悅,反而臉上始終帶著非常溫和的笑容。

咦,平時他要是在外人麵前這麼做,衛衍絕對不會這麼心平氣和,不但不準他這麼做,還要狠狠說他一頓,衛衍突然變得這麼乖巧,這是為什麼?

景驪心念一動,就動到了旁邊的齊遠恒身上。

難道是因為齊遠恒在場,衛衍才會這麼乖乖聽話?

哼,衛衍在齊遠恒麵前,就這麼乖巧,笑得這麼溫煦,連說話聲都變得溫柔了,在他麵前就要各種挑刺,每次都是這個不行那個不許地和他鬨騰,衛衍對他和齊遠恒的差彆對待,有些嚴重啊!

景驪想到這裡,心裡頓時酸溜溜的,直冒酸氣。

當然,對此情此景心裡很有意見的人,不是獨獨他一個。齊遠恒齊大居士,看著皇帝握著衛衍的手腕走路,看著衛衍不但不甩開皇帝,再狠狠斥責他一頓,反而任由他牽著,還肯好聲好氣和他說話,心裡也是不爽得緊。

“王公子,這邊請。”齊遠恒心中微微一動,就想到了一個好主意,可以不露痕跡地分開他們。

他腳下一轉,就將他們帶入了一條隻供一人行走的田壟。

“王公子,這條路比較窄,行走時請小心一點。衛七,你走後麵,小心護著王公子吧。”他細致地做了安排,以便順利分開他們,當然,他的臉上依然是一副非常關心的表情。

景驪牽著衛衍的手,站在田壟入口,有些猶豫了。

這條田壟,很窄,兩個人絕對沒法並排走,但是讓他這時候鬆開衛衍的手腕,他又不甘心。

衛衍雖然答應了他,偶爾他想牽衛衍手的時候,可以牽一下,但是一是他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二是衛衍並不是天天都像今日這麼好說話。

今日這樣的機會,真的很難得,現在鬆開就太可惜了。

“怎麼了,難道王公子是怕走不穩,跌到田裡去?”齊遠恒努力壓製了好半天,還是沒能忍住,開口刺了皇帝一句,“公子請放心,這田裡沒水,就算跌下去,也不會有事。”

不過,他沒有想到,皇帝還沒有開口,衛衍就攔到了前麵。

“公子,我背你過去吧!”

衛衍看了看這條田壟,估量了一下,覺得皇帝大概從來就沒有走過這麼窄的路,怕途中失態,有失身份,才會站在那裡,不敢往前走,還是齊兄心思機敏,一下子就明白了皇帝的想法。

景驪還在猶豫鬆不鬆手,聽到衛衍這麼一說,他倒是豁然開朗了。

“你哪裡背得動我,還是我來背你吧!”景驪笑著說道。

他已經意識到了,齊遠恒這是在使壞,想要將他們分開,但是齊遠恒不該忘了,衛衍這個笨蛋,做得最嫻熟的一件事,就是胳膊肘往外拐,這不,衛衍今日就拐到他這邊來了。

就算不能牽著衛衍的手腕,背著衛衍走一段路,也算湊合吧。

“公子,您不要開玩笑了。”衛衍肯定不能讓皇帝背他。

“我不是在開玩笑。”景驪鬆開手,走到了前麵,微微下蹲,示意衛衍爬上來,“快點,不要磨蹭,齊大居士快要等急了。”

“公子,您快點上來才是。”衛衍一個閃身,就到了皇帝的前頭,讓皇帝爬上來。

他們兩人就誰背誰這個問題,爭了起來。

跟在他們身後的侍衛,一個個東張西望,警惕著四周的動靜,唯獨不去看皇帝和永寧侯二人,假裝自己什麼都沒看到。

他們可以不在意,齊遠恒卻沒法不在意。

“算了,是我考慮不周,咱們換條路吧。”不管是衛衍背皇帝,還是皇帝背衛衍,對於齊遠恒來說,都是同樣的刺眼,為了避免陷入更糟糕的情況,他隻能認栽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