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紀事

第七十三章 知易行難(1/2)

齊遠恒到底在忙什麼?

此時的齊遠恒,正被某些人某些事,弄得焦頭爛額,以至於沒時間也沒心思妥善安排來幫忙的那些士子,放任他們在村莊裡到處亂跑,才造成了目前這個亂糟糟的狀況。

齊遠恒收集這些農桑經驗的時候,有些農戶可能根本就沒明白,他們這些故老相傳的經驗,是一些能夠增加糧食收成的經驗,也有許多農戶知道這點,但是他們沒有敝帚自珍的習慣,所以他在收集階段,沒有遇到過如今的困境,但是如今他想要讓農戶們效仿這些經驗,來達到增產增收的目的,卻遭遇了重重的困難。

這還是有著孫柯孫縣令的大力支持,有著莊裡大戶的配合,若是沒有,他恐怕一件事都進展不下去。

景驪和衛衍他們找到齊遠恒的時候,發現他正在田頭斷案子。

“公子,今朝我一早來到地頭,就發現這些溝渠被人扒平了,這事肯定是張南做的。”有一中年農戶,氣憤地向齊遠恒告狀。

“冤枉啊,公子明鑒,不是我做的。地頭來來往往的人這麼多,誰都有可能做這事,憑什麼說是我做的?”名叫張南的那名男子,喊起了冤。

“你以為彆人都傻嗎?不就是因為溝渠經過了你家的地,你不滿意才扒掉的。現在裝什麼好人?”開頭說話的那人,直接揭他的老底了。

“就算是我扒的又怎麼樣?”張南被說中了心事,惱羞成怒起來,自暴自棄地嚷嚷著,“我家的地,我想怎麼著,就怎麼著,就是不許這溝從我家地頭走,就是不讓你占我家的便宜。”

“我占你家的便宜,你看看這中間的田壟,本來可以走人的,現在就剩下一點點了,到底是誰在占便宜?”先前那人更加氣憤了。

他家的田和張南家的田,就隔著一條田壟。這條田壟是當年丈量田畝時放在那裡的,既不是他家的,也不是張南家的,而是官家的。原先這田壟有二尺來寬,但是這些年來,張南今天鏟掉一點,明天鏟掉一點,把這田壟鏟得就剩一指來寬了。

“這田壟是官家的,又不是誰家的,憑什麼我不能占?現在這溝渠要占我家的地,為你家過水,我就是不許。”張南叫囂道。

“田壟的確是官家,但是你把你家的那一半都鏟掉了,現在走的是我家的那一半,有本事你不要走我家的啊!”對方的反駁也很大聲。

“原來是你小子扒掉的,你扒掉了這條溝,我後麵的地怎麼澆水,這溝的前頭經過的是我家的地,既然你不讓後麵的人家用水,前頭的溝我也去扒了,大家都不要用水了。”他倆吵鬨著,另一人聽明白了,也加入了這場爭吵。

齊遠恒聽著他們這些話,隻覺得頭大,他再能說會道,也得麵對能夠用言語交流的對象,碰到這些隻會胡攪蠻纏的粗人,他隻覺得累得慌。

這場吵鬨,隻是最近紛爭中的一場小小的事件,類似的事,已經發生了無數件,他天天都要處理這些紛爭,一下子覺得自己老了許多歲。

偏偏這些人,每一個都覺得自己很有理,是對方占了自己的大便宜,但是許多人隻盯著眼前的一畝三分地,根本就不懂水漲船高這個道理,隻會互相拆台,挖空心思做著種種損人不利己的事。

齊遠恒有再多的想法,光是說服他們照著做,就費了很大的力氣,做起來的時候更是接二連三冒出來這種拖後腿的事,一聲令下、從者雲集、同心協力這種美事,他隻能做做白日夢了,現實中根本不存在。

衛衍他們站在人群裡,聽著爭吵聲,聽著看熱鬨的人群,七嘴八舌地說著先前發生的事,慢慢拚湊出了整件事的前因後果。

這些田裡灌溉排水的溝渠,以前應該也是有的,但是像田壟一樣,今天你填掉一點,明天我填掉一點,到了最後,這些溝渠都被填滿種地了。

齊遠恒他們來到了村莊裡,除了指導農戶育苗之外,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組織他們疏通溝渠,有些地方沒有的,又重新設計了幾條四通八達的溝渠。

設計的時候,齊遠恒他們也考慮到了,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溝渠通過了自家的地,心裡不舒服,鬨出不讓其他人家用水的幺蛾子,所以設計路線的時候,特地設計成了每家都用了一點地,最裡麵的那一家,他們還有一塊地是在外麵,溝渠的起始點就經過了那塊地,保證了整條溝渠上,每家都有一點損失,但是也全都得利了。

可以說為了防止出現今日這種破事,齊遠恒他們設計路線的時候,已經很費心了,但是架不住胡攪蠻纏的人太多,依然鬨成了現在這樣。

“這張南未免太不講理了一點吧?”衛衍聽完這些事,驚愕極了。

損人若是利己,旁人還能想得通,但是這事純粹是損人不利己,張南扒掉了他家地頭的溝,最裡麵的那戶人家肯定不會罷休,這溝最後必然誰都用不成了,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他不懂?

“蠢人若是能想得那麼遠,知道他做的事會有什麼後果,就不是蠢人了。”景驪“嗬嗬”笑了幾聲。

聰明人會審時度勢,無論遇到什麼事,都會選擇對他們最有利的立場,但是“蠢人”就喜歡一條道走到底,心思不正的“蠢人”,殺傷力一向很高,至於心思很正的那些“蠢人”,比如他身邊的某人,每次直道而行的時候,其實也很可怕。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