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紀事

第七十二章 康平縣事(1/2)

弘慶元年二月下旬,孫柯在賦閒多年以後,被授為康平縣縣令,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被朝廷再次起用了。

縣令,品秩不算高,在景朝,一般在正七品上下浮動,但是這個位置很重要,這是親民官,是朝廷中最臨近百姓的官員,掌著一縣的刑名錢穀等事,俗稱百裡侯。

同為縣令,其實也有高低之分,因為縣與縣之間,實際上有著很大的不同。

縣分上縣、中縣、下縣,又有富縣和窮縣之分,也有文風民風物產之類的不同,再者,離京城的遠近,也能區分知某縣到底是美差還是苦差事。

孫柯原先任職的壟安縣,是個下縣,在荊州最南端,遠離京城,是許多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壞去處,而康平縣,是個上縣,位處冀州,就在天子腳下,顯然是個好去處。

再說,孫柯原先任職下縣,品秩是從七品,現在授了上縣縣令,品秩水漲船高,升為從六品,連跳二級,肯定是晉升。

但是不管怎麼往好裡說,實際上,比起他的同年,孫柯在仕途上,算得上備受蹉跎了。

這事鬨成這樣,他固然有錯,不過皇帝的錯也不算少。

偏偏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孫柯身為臣子,沒法和皇帝去計較這些事誰對誰錯,隻能生生受了皇帝對他的種種不公正。

直到如今,他才算看到了一點仕途平坦的盼頭,也是相當不容易了。

孫柯上任之後,齊遠恒帶著一些友人,也來到了康平縣。

齊遠恒的這本實錄集,收集了許多民間百姓的農桑經驗,偏重於水利方麵,如今就要實地操作演練了。稼穡農桑,是國之根本,他的朋友中,不少人對農桑有興趣,也跟著來幫忙了。

轉眼間,就到了三月初三上巳節。上巳節古時章程較為隆重,不過到了如今,已經式微了,隻留下些春遊踏青、臨水宴飲的習俗。

這一日,景驪按照慣例,攜群臣去城外踏青,到水邊宴飲,到了午後,他又開始突發奇想了。

“衛衍,齊遠恒不是在康平縣做事嗎?我們去看看他有沒有偷懶?”景驪既打算去看看情況,又想去抓一抓齊遠恒的小辮子,降低一下他在衛衍心目中的靠譜印象,才提議去康平縣的。

“陛下,今日是上巳節。”衛衍聽著不對勁,提醒他。

今日,他們在過節,齊兄應該也在過節,現在去堵人,怎麼可能堵得到?

“朕知道,今日過節嘛,去安排吧。”他這話,言下之意就是過節了,衛衍該順著他行事,而不是一天到晚勸諫反對。

衛衍見他興致這麼高,猶豫了一下,最後恭聲應了是。

他很快點齊了人馬,陪著皇帝在官道上疾馳,向康平縣而去。大概行了半個多時辰的路,他們隱約看到了縣城的輪廓。

離著城門口還有一段距離,景驪就勒馬減速了,其他人也跟著他慢了下來。

“去,找個人打聽一下,看看他們在哪裡做事,我們直接過去。”

既然是突擊檢查,景驪肯定不能給齊遠恒準備的時間,所以他不打算進縣城,而是要去他們做事的地方直接看看了。

齊遠恒的行蹤並沒有保密,實際上京城中來了不少士子,其中還有名動天下的名士這事,在康平縣早就人儘皆知了,衛衍譴人去隨便打聽了一下,就知道了具體的地點。

孫柯沒有在康平縣全縣境內推行這事,而是先挑了三個相鄰的村莊,讓齊遠恒等人練手。

這三個村莊離縣城很近,莊裡的大戶,都是地方上的有力人士,對於縣令的工作也是非常支持,孫柯就選了他們的地頭來試驗了。

皇帝一行人到達其中一個村莊的時候,隻見莊裡麵到處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衛衍看到人多,立即策馬向皇帝身邊靠近了一點,手掌按到了劍柄上,整個人都警醒了起來。

“不要緊張,太平盛世,天子腳下,能有什麼危險?”景驪倒是一點都不緊張,看到衛衍這樣,還要笑他杞人憂天。

“公子!”衛衍的聲音沉了下來。

“好吧,你要怎樣就怎樣吧。”景驪不和他爭這個,端坐在駿馬上,看著眼前熱鬨的場麵,隨便掃了幾眼,他就挑出了錯,“齊遠恒其他方麵先不論,明顯沒有用人的才能,這麼多人,亂成一團,太浪費人力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