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帝紀事

第七十一章 陛下聖明(1/2)

景驪站起來,走到了衛衍麵前,伸手攬住了他,將他擁入了懷裡。

“朕知道錯了,不要再生朕的氣了,好不好?”他摸著衛衍的頭,低聲說道,語氣中滿滿都是歉意。

每次他低聲下氣,做小伏低的時候,衛衍就要招架不住了。

“陛下!”衛衍慢慢抱住了皇帝,整個人都靠在了皇帝的身上,“臣也有不對的地方。”

皇帝固然做了許多錯事,但是有些事,分明是皇帝對他的心意。若是沒有他,皇帝也不會去做。衛衍想到這裡,就沒法再去責怪皇帝了。

景驪本來正在努力哄人,不過聽到衛衍這麼說,他瞬間又理直氣壯起來了。

“你自然也有不對的地方,朕哪裡做得不好了,你該好好和朕說,一走了之算什麼事?”景驪嗔怪道。

衛衍待在宮裡,就算他生氣了,景驪隻要花點心思哄人,很快就能把人給哄好了,但是衛衍出宮了,景驪哄人就不方便了,很多話,通過內侍傳來傳去,肯定沒有他當場對衛衍說效果好,所以他才要這麼說。

“臣好好和陛下說,陛下肯聽嗎?”衛衍反問他。

同一個坑,衛衍跌得多了,如今也知道不能再去跌了。他要是留在宮裡,皇帝連錯都未必肯認,隨便糊弄幾下,就能把這事糊弄過去了。

“朕哪次沒聽你的了?”景驪覺得他很冤枉。

每次遇到這種事,衛衍都要揪著他不依不饒,他為了耳根能夠得到清淨,該認錯的全都認錯了,能改的也全部改了,哪裡不聽衛衍的話了?

“陛下哪次聽臣的了?”衛衍再次反問道。

“衛衍……算了,朕不和你計較,你也不許再和朕計較。”景驪發現這麼說下去,他和衛衍又要吵起來了,趕緊打斷了這個話題。

“陛下不再去做這種事,臣再也不會多嘴。”衛衍的要求也很簡單,隻是皇帝未必能夠做到。

“朕剛才不是說了嘛,下次再也不會了。”

“這話,臣好幾日之前好像才聽過。”

“哪有,你肯定記錯了。”景驪忍不住有些汗顏。

衛衍的記性,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了,早就過去了的事,他竟然還記得?

看到衛衍還想說點什麼,景驪馬上搶先開口了:“衛衍……朕想你了!”

他一邊說,一邊湊過去,親了親衛衍。

衛衍本來還想說說前幾日的事,但是皇帝這副模樣,有些話,他就沒法說下去了。

“臣也是!”

他抱緊了皇帝,由著皇帝親著。

所謂的招式不怕老,管用就好。景驪哄住衛衍的招式,也就這麼三板斧,但是每次都很管用,所以他就懶得去想新招式了。

如此這般,景驪終於哄好了衛衍,這日子又如往常一般過了。

京城的二月,尚在冬季,不過越往南走,天氣就越暖和。

二月上旬,衛澤終於盼到了大兒子衛敏誠從青州回來,又想方設法,把他塞進了兵部,再把家事都一一交代清楚了。到了下旬,衛澤拜彆了皇帝,辭彆了家人,前往雲州就職去了。

沈泉因為衝撞禦駕,被判了流刑,此時也被押解出京了。他父親的冤死,則算在了吳盛的頭上,吳盛被充軍,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父親以及李大郎的冤死。當然,這些事能被定罪,卻是因為其他人的落井下石。

離開的人,毫無波瀾地離開了,京城裡麵的其他人,依然過著他們原先的日子。

又過了幾日,衛衍在近衛營坐鎮的時候,收到了兒子讓人送過來的一個匣子。

他打開匣子一看,發現裡麵放著一本線裝書。

“侯爺,齊公子的這本書,終於印好了,世子讓人送來給侯爺一觀。”奉世子的命令來送匣子的小廝,沒有入營,不過他的話,依然被侍衛帶進來了。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衛衍點了點頭,示意來人退下。

這本書,當日他是和齊遠恒一起實地考察的,大致的內容,他都知道。後來,大概齊兄和孫狀元又一起做了修訂,如今多了許多他覺得陌生的內容。

衛衍從頭到尾認真看了一遍,才合上了書。

“來人!”他站了起來,向外喊道。

“大統領,有何吩咐?”外麵候著的侍衛,馬上就進來聽令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