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楚最強姑爺

第574章 一路的艱辛(2/2)

“你們分成數組,圍繞包圍梁山的這片包給我跑一遍,傳令下去,讓他們加強巡視,除了我們的人以外,任何人,不管他是誰,都給我抓起來,把他們集中起來,讓先前的那些學員把我印的那些八卦報讀給他們聽,在他們聽完之後,就把他們全放回梁山,順便在把這張懸賞榜,一起告訴他們。”曹焱轉過身說完,指了指桌麵上的一張紙。

曹焱最近算是想明白了一個問題了。

為什麼自己的擾亂計劃始終沒什麼動靜。

這個時代的文盲實在太多了。

江南那邊應該算是好的,大概一百個裡麵應該有好幾個識字的。

可其它地方,幾千個人中有一兩個就算好的了。

因此,那被放回去的十來號兄弟,他們願意做那些秘密任務。

這在那些密信中有提到。

可發八卦紙條,一直都沒有聽到這方麵的消息。

後來仔細想想,曹焱就明白過來了,不說他們手底下那些棒槌不識字,估計就那十來個被自己放回去的能有一半識字,自己就笑了,這些八卦紙條撒出去,估計最終的命運也隻是被人拿去擦屁股了。

自己太理所當然了,把這時的社會當成了後世那教育普及的時代。

“是!”

“你們看看還有什麼問題沒有?”

他們其中領頭的那人,上前拿過榜單,細細看了起來。

榜單上麵寫著,梁山一些主要頭目的頭顱值多少錢,當然能抓活的獎金更高。

比如,宋江就值一萬貫,死的就隻有九千。

吳用值八千,死的七千。

盧俊義等人值五千,大頭目值一千,小頭目值五百,一般的小嘍嘍值十貫到一百。

上麵都有詳細的劃分。

“大人,要是那些人抓著人來領賞呢?”

“給錢,吩咐他們彆克扣,敲鑼打鼓的宣傳,讓他們結合實際,反正要把這些事給我宣揚的在京東兩路是個人都知道,明白了嗎?”

“明白了大人。”

“那好,去通知吧,叫那些學員們也多交流交流,一起想辦法,我想看看他們學的到底如何!”

“是!”

傳令兵領命全都出去了。

霎時,大帳裡的人都自覺的走的一乾二淨。

為曹焱與秦千凝留出了獨處的空間。

“梁山上的人是不是很難對付?”秦千凝想了想,最終還是問了出來,她是來學習的,有什麼不明白的事,她可不會跟曹焱客氣。

“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曹焱好笑的看著她。

“難道不是嗎?”秦千凝也笑了,你曹三火都在對麵安排了十多個細作了,還用這樣的手段對付他們,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剛才她可把那些信件全看了,類容都差不多,數了數,數量有十多封。

“不是,如果我真的要打梁山,不說很容易,可最多也就是幾天,應該能剿滅他們。”曹焱回想了一下最近一個多月自己一方的訓練,給出了一個保守的答案。

不說現在自己手裡的那些軍隊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就說在全火器武器的狀態下,隻要槍支彈藥能跟上,這個時代就沒有任何東西能阻止這支軍隊的步伐。

這個時代的火器部隊就是這麼的逆天。

“嗬嗬!”冷場笑聲響起,顯然秦千凝是不相信的。

可曹焱也不與她爭辯,也跟著她笑了笑。

……

……

這次吳用去開封府的時候就沒有帶那一百零七將。

隻帶了幾個信的過的手下。

最近梁山上的情況太過詭異,惡作劇的人一下就多了起來。

他總感覺自己隊伍中出了叛徒。

當然這是沒有證據的,隻是他的直覺而已。

每次他們的計劃好像都能被曹焱提前感知。

特彆是那些被曹焱放回來的人,整天都有點神經兮兮的。

可你要是說這些人是叛徒,那又不怎麼像,誰家的叛徒不是小心翼翼的潛伏著,那像他們那麼愛做死?

對!吳用可不是像李逵那麼傻,在哪十幾個人回來後,就讓手下偷偷去跟蹤他們了。

發現李逵與最近山寨那些倒黴事差不多都是由他們弄的。

不過他也沒感覺到好奇,畢竟他們回來時,李逵那句光頭與矮腳虎王英在一旁笑的格外刺耳,實在是有點揭他們的傷口,沒當場打起來就算好的了。

可不是他們又會是誰?

這個問題著實讓吳用頭疼。

隻從宋江起事之後,來投奔的牛鬼蛇神太多了,裡麵難免就摻雜著,朝廷那邊的細作,這是有很大幾率的事。

可現在卻不能深究。

自從被曹焱圍困之後。

缺衣少食,加之被曹焱圍而不打,弄得大家十分憋屈,人心已經不穩了,再一查,那人心就徹底散了。

必須要一場大勝,才能重新穩定人心,可是對上曹焱,那敵退我進,敵進我退的王八蛋,這壓根就沒法打。

一定要讓朝堂對他產生芥蒂,把他調走,最好再把球場巨星高俅送來,這樣就穩了。

自己對上高俅那就是全方位上的碾壓。

“軍師,到了!”一個手下提醒了他一句。

吳用遠遠的眺望著那做夜裡的光明之城,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這一路上來太不容易了。

也不知道曹焱是怎麼想的。

不說那些大路了,就算是田間小路,向京師這個方向,也到處都是巡視的士兵,當然他們不知道其他方向也是如此,讓他們白天根本就沒法走,隻能晚上摸索著趕路。

雖說,大楚比西方那邊更早了解夜盲症。

知道吃些肝類食物緩解。

可隻借助月光,不敢點火把照明,當然也沒有電筒,這還是很悲劇的。

幸好這邊都是平原。

要是有山嶺,幾人在夜間趕路,能不能活著走開封府還是個問題。

“不容易啊!”有人發出這麼一聲感慨。

引得周圍一片讚同的聲音。

吳用為了自己的麵子,沒有出聲。

這一路他就最慘的那個,他本來就是書生一類的人物,身體素質,協調性想想就行了。

這麼連夜的趕路,能受得了就是有鬼了。

就算有一眾手下的護衛,可狗啃屎之類的經曆還是不可避免的,而且還是多次,這時可沒有後世那種平著閉眼也能走的路,就算有他們現在也不敢走,隻能走一些鄉村小道,在夜間趕路出現狀況摔上幾跤也屬正常。

這半個月來,吳用都不知道自己摔了多少跤。

最慘一次還把牙磕掉了兩個。

現在說話還漏風。

“今天就暫時在這睡吧!明天一早再想辦法混進城去。”看了看四周的環境,吳用用那漏風的嘴吐出這麼一段話來。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