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楚最強姑爺

第570章 這是個陰謀(1/2)

這些股票都被曹焱拆分過了,實在是前段時間股票的價位太高了,不利於全民參與。

現在東南亞開發總公司被拆成了一送九十九,由最開始的一億股變成了一百億股。

西印度殖民公司這個萬年老油條隻拆了四股,變成了四億股,主要是它沒有漲多少。

憶月如武器工業集團由於上次的五億貫下單,股價也漲到了一萬四千多,被拆成了三十股。

大楚機械工程總公司被拆成了四十股。

下午的時候,曹焱終於見識到了這些人渣,學了一個多月的坐莊水平。

東南亞開發總公司的股價就跟坐過山車一樣。

股價就沒平穩過,每時每刻都在大幅波動著。

這讓很多人都在四處打聽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曹焱回來這事,看見的人不多。

又被他們拜托暫時不要露麵,曹焱也很配合的躲在暗處默默的觀察著。

這樣他們也就沒打聽出任何的消息。

不過到了晚上的時候,曹焱回來的消息終於被人捅了出來,畢竟他開始進城的時候,是沒有想到這些,雖說看見的人少,可也是有人看見的。

這下很多人就在猜測,是不是京東路那邊出了什麼狀況。

更有膽大者,甚至拋出了曹焱也像高俅那樣被梁山的人抓了,現在逃了回來,畢竟當初高俅也是這種情況,突然就回來的。

這種擔憂在有心人的推動下,被傳播了開去。

一個晚上鬨的開封府人儘皆知。

大家都怕曹焱被處罰,當初高俅回來可是被狠狠的處罰了一番的,而他被處罰的話,那股票會不會有事呢?

肯定是會出大事的。

這個擔憂在第二天的時候,就直接反應到了股票的價格上來。

第二天,四隻股票以大跌開盤,價位直接掉了三分之一。

接著還在不停的往下探。

不過很奇怪的是,好像在一個低位總會有人很快的把砸下來的籌碼吃了,接著拉升一下,又被人砸了下來,一直就這麼重複著。

在股票交易大廳,有些股評家們紛紛在猜測這應該是曹焱在護盤,為的就是不讓股票被砸的一錢不值。

對是就是股評家,是由先前在相國寺算命的那一批人自動轉職而成的。

反正兩者都是耍嘴皮子,這事他們熟,常乾。

隨著這些人的吹噓,恐慌的人更多了。

很多人都加入到砸盤的隊伍之中。

隨著中午的臨近,好像護盤的力量越來越弱,股票價格也越來越低。

“鄧兄該怎麼辦?”新樊樓的幾個股東們也急了,昨天雖然跳的厲害,可他們手裡的股票還是賺的,而且還是賺了好幾萬貫,他們沒著急賣,可現在不但賺的錢被抹平了,現在還虧了幾十萬貫,他們怎麼不急。

“看這樣子,我估計下午怕是守不住了。”鄧逸春看著那越來越少的護盤掛單,捏了捏拳頭。

“是啊!我看也玄,弄不好下午還要腰斬,要不我們先賣了,下午找個低位再接回來?”

鄧逸春抬頭看了一眼,大廳的點子屏幕,十一點二十分的時間,離中午停盤還有十分鐘。

再看著那節節跌落的股價。

點了點頭。

“行,那就先出了,下午再找個低價接回來。”

“走,大家快去掛單出掉。”

幾人打定主意,連忙去到大廳找了幾台機器掛單把手裡的股票賣了。

在買了之後,他們不覺的鬆了口氣,還好還有人護盤,能出掉,沒虧太多,要不變成廢紙那就悲劇了。

現在交易大廳很多人已經哀嚎不已了。

很多人甚至一邊看著自己的賬戶,一邊大喊著,自己不玩了,讓曹焱把錢退給他們。

可就在這時。

交易大廳,有人突然喊道:“大家手裡的股票千萬彆賣了,這是個陰謀。”

這話讓整個大廳都安靜了片刻,接著所有人全都呆愣愣的看著他。

這人大家對他都很有印象,是這裡一個有名的股票家,好像他們都叫他股評大霄。

就像先前解釋的那般,隻有在專業領域得到彆人肯定,彆人才會把那個專業後麵加上你的名字。

這人最近一個月所做的股評都很犀利,讓很多跟著他的人都賺了錢。

可現在他喊出陰謀兩字?大家都有點感覺,這是不是有點過了?

回過神來的人指著他笑了出來:“這還牽涉到了陰謀論了,這股票都跌的不能在跌了,還叫大家不要賣?這怕是有病吧!”

這嘲笑他的人,話還沒有落音。

就好像在印證股評大霄的話一般。

股票的價格以一種坐火箭的速度,直線向上拉去,把所有低價的掛單在最後幾分鐘內全都吃了下去。

四隻股票在瞬間都翻了好幾倍。

股票交易所安靜的針落可聞。

“到底發生了什麼?”

“誰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刹那間所有人就像昨天一樣,在瘋狂的喊著,想要打聽糾結出了什麼問題。

可是曹焱此時並不在股票交易所,想找他打聽顯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沒讓他們等多久。

確卻消息就傳了出來。

曹焱上書準備清空京東兩路的人口,把這兩路的人口全都運到東南亞那邊搞開發,這些人口的總數高達四百多萬。

這是一個讓在場之人都感到恐怖的提議!

接著就有股評家在股票交易大廳開始分析了起來。

如果一個人在一年內,能幫東南亞開發總公司挖四千斤的銅的話,也就是每天每人挖十斤,算是一天兩貫,這個數字算低的了,那麼四百萬人一年就能幫大楚弄來三十多億貫,這還不算其他,加上鐵礦,糧食,香料,玉器,珍珠等等,應該在五十億左右

而現在東南亞開發總公司一共是一百億股,剛才低價的時候是一百文,現在漲到了一千來塊,也就是一百億貫的總股本,對應利潤這個價格應該還能翻上一倍,股價應該能到兩千塊。

這就是一根大陽線改變信仰,散戶的記憶隻有七秒。

剛才賣掉的人一聽到這番分析腸子都黑了。

而原始股東不賣的話,按照那人分析來說,下午的資產能翻到兩百倍,隻經曆了短短兩個月不到,這麼算起來,可比任何東西來錢都要快了。

當然他們現在很多人手裡的股票已經被他們賣掉了一部分,開始用手裡的錢買田買地,買機器準備大乾了,這些人對錢財的是無止境的。

加入書架 章节报错